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戎装常委快速归位 习近平收放之间完成收权和维稳

近期中共省级〝戎装常委〞退而复返引人关注。一年前,〝戎装常委〞曾集体退场,如今又呈快速归位势头。分析指戎装常委的归位也意味着习在军中化解了两大毒瘤,即地方腐败和郭徐余毒。此外,武警管理体制的变化,也是〝戎装常委〞快速回归的重要原因。

中共官媒报导,近日,习当局任命了上海、河北、甘肃、湖北、安徽、辽宁、江苏、广东、湖南等十四个省市的戎装常委。在消失一年之后,戎装常委又大面积重现,引人关注。

〝戎装常委〞指的是各省级党委内的军方代表,一般由各省军区政委或司令员担任,参与地方〝重大事项的决策,负责协调军地关系〞等等。

中共官媒新华网27日报导,自2018年1月1日起,武警部队归中央军委建制,不再列国务院序列。武警部队建设,按照中央军委规定的建制关系组织领导。

这次领导指挥体制调整后,武警部队根本职能属性并未发生变化,也不列入“解放军”序列。

武警部队的维稳职能未变,而武警部队归中央军委建制,那么地方政府又该如何调动武警维稳呢?

新华社报道称,中央和国家机关有关部门、地方各级和政府与武警部队各级,相应建立任务需求和工作协调机制。

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戎装常委”应该是负责地方政府调动武警时,与中央军委的沟通协调作用。

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1月3日在美国之音政论节目中说,习近平上台后成立了国家安全委员会,由他自己一手掌控。这个委员会不仅负责保卫中国抵抗外敌,也处理国内安全问题,已经把公安、武警等的工作管过来。现在,无论军队还是武警或者公安都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体制的指挥下。

郑宇硕分析,此外,习近平对地方诸侯也不放心,尤其在重庆发生薄熙来事件之后更是担心。一旦地方发生事件,他要求自己能够亲自过问而不希望地方政府加以处理。

郑宇硕还说,习近平本次收回对武警的指挥权,主要考量是所有权力要集中于党中央,中央权力则是集中到习近平。现在,他做的是整顿整体国安力量,把部队、武警和公安都置于国家安全委员会之下。

《纵览中国》主编陈奎德在以上同期的政论节目中说表示,习近平把武警统一集中在中共中央军委的领导下,有这么几个原因。

第一是现实原因,他认为过去的政法委通过公安部控制武警,使得政法委有利用武警政变的可能性。

第二,王立军和薄熙来事件时,薄熙来调动武警部队包围成都领事馆,使得当时的中共中央大吃一惊,深感地方政府权力的震慑。

第三是四人帮被抓捕之后,上海民兵组织据称曾经企图组织起来对抗中央。这几起典型事件都让中共感到,一切武装力量都有必要集中到中共手中,而不能旁落到国务院,以免统治节外生枝。

〝戎装常委〞在其位不谋其政,中饱私囊

之前“戎装常委”在其位不谋其政,中饱私囊,深度参与郭徐势力范围。

时政评论员石实表示,〝戎装常委〞设立始于江泽民亲信徐才厚、郭伯雄架空胡锦涛军权的2007年,徐、郭在军中大搞卖官敛财,各省市军区的戎装常委成为他们两人卖官的重灾区。

徐、郭在军中遍布亲信,安插到地方的自然是江派人马。因此,〝戎装常委〞作为军队与地方的中间协调人,实际上是江派〝野心家、阴谋家〞们控权的一个重大布局。

在江泽民〝闷声发大财〞的号召下,很多戎装常委在其位不谋其政,反而天天计算如何发财。广东、深圳一些戎装常委以军用土地〝置换〞的方式开发军产房出售,主事者们个个变身为亿万富翁。

还有些戎装常委打着拥军爱民的旗号,向地方政府要钱、要项目、要官职、要土地,但所要之物并不是为了强军,而是为了中饱私囊。

〝戎装常委〞卷入地方〝野心家〞政变活动

习近平上台以后伴随着军中打虎风暴,地方〝戎装常委〞发生大洗牌。到2016年底,〝戎装常委〞更遭集体退场,已不成为省级官员的〝标配〞成员。

时评人士章立凡认为,习近平让〝戎装常委〞退场是为防范军中〝野心家〞。传闻涉政变的薄熙来,曾经召集成都、四川、西藏、云南、贵州、重庆警备区参与进行士兵演习,与军方来往密切。

原四川省〝戎装常委〞、军区原政委叶万勇2014年5月中共军纪委立案调查。曾有知情人透露,叶万勇落马是因为深度卷入了周薄政变。而接替叶万勇职务的李亚洲,在担任〝戎装常委〞仅一年也被免,内情亦引人揣测。

郭徐两个军老虎一死一落马后,军方展开肃清〝郭徐流毒〞影响,从〝彻底肃清〞到更加〝彻底肃清〞、〝深入彻底肃清〞再到〝全面彻底肃清〞。

由于郭伯雄、徐才厚长期掌控军权,军中亲信遍布。有消息指,郭伯雄落马前曾在一个场合叫嚣道:〝换掉我们,下面还是我们的人。〞其子郭正钢曾放言〝全军将领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由此可见军中问题严重。

据统计,至去年10月,习近平已拿下了近70名军级及以上的大〝老虎〞,其中大部分是江派人马。

中共十九大前,中共前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也被指是江派人马遭调查,张阳更于2017年11月23日在家中〝畏罪自杀〞。

而房峰辉被指与张阳是军中〝老搭档〞,港媒称,房张二人暗中抵制肃清〝郭徐流毒〞,并涉嫌在十九大前发动军事政变,被当局察觉后,果断拿下。

截至目前,中共军改已开展两年,已有200多个正师级以上的机构被裁,人员精简三分之一,数百名将军调整岗位。自十九大之后,军中上位的绝大多数是习的亲信,习家军初具规模。

陈奎德还表示,武警维稳功能近二十多年来不断发展,尤其周永康时期表现得更加明显。中共的主要武装力量基本都是重点对内和对自己的人民进行防守和维稳。维稳经费超过军费也就是这个原因。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