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威胁西方束手无策?习延长主席制后走哪条路?

中共对西方国家自由民主价值观的威胁由来已久,包括意识形态、军事等方方面面。中共第19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将于本月召开,主要议程是讨论研究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分析认为习近平很可能延长主席任期,但习近平不大可能成为戈巴契夫(戈尔巴乔夫)或「蒋经国第二」,走民主化的道路,中共集权制度的本质不会改变。

中共对西方自由社会的威胁和渗透

美国之音1月5日文章称,早在1950年代初,也就是在中共刚刚在中国大陆掌权的时候,就有美国学者发表专著指出中国的高等教育会出现“娼妓化”的问题。

他们所说的“娼妓化”是指中国高校的教授和学生将不得不对中共政权惟命是从,中共政权要什么,中国高校就会给什么。

中共将活生生的学生打造成没有思想、只是唯命是从的人肉螺丝钉的手段是在学校对教师和学生进行监视和威胁,凡是言行不符合中共宣传指令的教师和学生就会受到程度不一的惩罚,其中包括开除公职或开除学籍、不分配工作、投入监狱,甚至枪毙。

文章指出,中共已经将这套打造螺丝钉的作业方式大规模、大面积地出口到了西方国家高校,给西方国家高校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难题,给西方国家大学赖以立足和安身立命的学术自由、表达自由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专门报道美国高等教育界新闻的网站《高等教育内情》元月3日发表一篇调查报道,标题是《中国的‘长臂’》,其内容是介绍当今中国给美国和澳大利亚大学的学术自由乃至对中国留学生个人带来的威胁,这种威胁令西方大学难以对付。报道说:

“凯文·卡里科在他任教的6年里曾经两次有中国学生找他跟他说,他们在他的课上对一些敏感问题的发言不知怎么让他们在中国的父母知道了。

“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时,卡里科是在美国的一所大学教书。当时一个学生告诉他,他在课上讲述1989年天安门民主抗议活动的课堂发言被他在中国的父亲知道了。卡里科说,那名学生的父亲是一个政府官员。‘虽然那名学生没有跟我讲详细的情况,但告诉我他父亲的上司向他父亲提起了这件事情,表示他父亲应当知道这种事。’卡里克现在是澳大利亚麦格理大学大学的讲师,教授中国研究。

“第二次发生这种事情时,卡里科已经移居澳大利亚。一个学生跟他说,她在课堂上宣读有关西藏人自焚抗议的论文被报告给了她在中国的父母。

“卡里科说,‘这种事情能让在中国那边的人知道只有一个途径,这就是,课堂上有人向中国打了小报告。我想,还有一个可能性是,学生的电脑被攻入了,电脑里面的文档被取阅了,但这种事情不太可能。’

“‘这种局面造成了一种复杂的问题,这就是,从道德伦理上说,我在一个名义上自由的教学环境中教学,而我的一些学生则可能是来自不那么自由的环境,因此,他们在课堂上发表的言论可能会被报告给 中共当局,在这样的教学环境中,在教授当代中国问题的时候,我究竟应当怎样做?’”

除了意识形态对西方社会的渗透和威胁之外,中共的军事威胁也与日俱增。

中共的威胁是全面的和全方位的

1月2日,美国《新闻周刊》网站发表报道,标题是,“中国专家说:中国新的超音速导弹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打到美国任何地方。”

报道说,“中共军方分析家声言中国新的超音速弹道导弹东风-17可以低空高速飞行躲避监测,摧毁美国的防御系统。

“中国的人民解放军在去年11月发射火箭,飞行速度高达一小时7680英里(大约1万公里)。日本《外交家》杂志报道说,这种导弹飞行了大约1400公里,以10倍于音速的速度穿越地球大气层。

“由于超音速滑翔运载工具可以低空飞行,美国的防御系统在它们打到目标之前可以拦截它们的时间不多。

中共的这种独裁专政体制,对中国所有民众都是一种威胁。

美国之音文章表示,中国大公司老板在会突然失踪,小贩会突然被砸烂货摊,律师会被突然抓走几年不见消息,网民会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令中共不高兴的言论被喝茶或被抓走判刑,打工族在住所里会被突然敲门被驱赶;中国的学生甚至在西方国家留学都不能幸免于中共无时无处不在的监视和威胁。

习近平如延长国家主席任期,路向何方?

中国官媒近日报导,中共第19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将于本月召开,主要议程是讨论研究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有分析认为,此次修宪包括将习近平思想写入宪法、确立国家监察委的宪法地位,并可能修订国家主席任期,使习近平出任国家主席可超越两届。

世界日报5日评论文章引述消息称,「中办」已着手推动宪法修正工作,对国家主席任期或将有重大修订,修宪时可能删除国家主席任期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只留下「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的措词。

文章称,从2018年1月1日起,武警部队为党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实行「中央军委─武警部队─部队领导」的指挥体制。这表明,习近平进一步将武装力量管辖权收归自己掌管,扩充手中权力,将军权从中央到地方政府手中「完全」夺走,以消除政府要员坐拥大权,可能与中央分庭抗礼的隐患。这也是在纠正胡锦涛当权时,军权由徐才厚、郭伯雄把持。习近平集权不断加大,也为今后「连任」和权力接续提供资产。

文章认为习近平延长任期有其合理性。习近平上任以来,在中共内部大力反贪、整肃官员,几乎「冒犯」了整个官僚体系。如果习两任届满之后按规矩退下,则不能百分之百保证今后不被后继者报复清算。所以只要有可能,并能做到,习完全有「理由」推动延长任期制。

文章认为,习近平集权过程中会做好两手准备。

习近平一般会有两个选项和思想准备:一,集权成功,且其他条件也成熟,而实现超过两届的连任;二,如集权不理想,其他必要条件也得不到充分满足,就放弃「野心」,并为自己离任后不受整肃而选好可信任的接班人,在组织上为保全自己铺垫好路子。

文章表示,将武警指挥权收归中央军委,也意味习近平集权又更上层楼。至少今后五年内,习团队着力改变国家主席任期制,或对中共中央政治局和常委等制度进行改革,如进一步架空或虚化常委职能等,均大有可能。

但文章指出,习近平延长任期后,不大可能成为戈巴契夫(戈尔巴乔夫)或「蒋经国第二」,朝民主化改革。中共集权制度的本质不会改变。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