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心灵之灯 > 正文

看懂了水的四重境界 就是人生最好的修行

清人张潮曾在《幽梦影》写道:“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读书的境界与年龄相当、阅历相称,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少年懵懂,青年热血,中年沉稳,老年安详。人生,如果要用一种东西比拟,一定会是水。

孔子说水仁义俱在,智勇双全。怪不得他一遇到水就要停下来观看,因为观水,就像在观看人的一生。

➊图片来源于网络➋图片来源于“草木君摄”

少年如溪|烂|漫|天|真|

辛弃疾说:“少年不识愁滋味。”少年,是人生中最烂漫天真的阶段,心地纯洁、无忧无虑,如潺潺溪流,一路欢歌。

少年如溪,涓涓细流,清澈见底。它不如海宽广,不比湖深邃,更没有江河的一泻千里,但它稚嫩可人,胸无城府,即使流淌缓慢,也要带着简单纯粹的心,奔向远方。

在我们眼里,鲁迅总是严肃冷峻,然而,他的少年时期也如溪流一般烂漫天真。在迅哥儿眼里,“百草园”便是他的乐园,即便是短短的一带泥墙,也能玩出无限趣味。

➊图片来源于“江南Frains摄”➋图片来源于网络

迅哥儿在这听油蛉低唱、蟋蟀弹琴;翻开断砖来驱赶蜈蚣;用手指去按斑蝥的脊梁。当他得知吃了人形的何首乌能成仙,便常常拔起它来,结果弄坏了泥墙。有时摘到覆盆子,又酸又甜,只要含进嘴里,便欢喜得不得了。

少年就是这样,有了一方“百草园”,便拥有了一个新奇的世界。其实,世界新奇源于一颗少年心,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会强颜欢笑,不会咽泪装欢;遇到挫折,大可绕道而行,如小溪遇到障碍,便蜿蜒而行。曲曲折折,流水叮咚,便是少年光景。

溪流虽小,曲折蜿蜒,终须有日汇成江河,聚成湖泊,浩瀚如海。

青年如河|朝|气|蓬|勃|

人到青年,溪汇成河,生命变得澎湃汹涌,带着一泻千里的张扬不羁,一路引吭高歌。三毛说:“小孩子只想长大,青年人恨不得快长胡子。”青年,是人生中最朝气蓬勃的阶段。

青年当如李白一样朝气蓬勃,如一泻千里的江河,愿意接受各种挑战。他行蜀道,登剑阁,“夜发清溪向三峡”,“千里江陵一日还”;他渡荆门,游楚国,仰望庐山瀑布飞流直下。

青年如河,一往无前,不拘于传统,敢于打破常规。李白寓居终南,醉酒长安,使玄宗调羹,让力士脱靴,“天子呼来不上船”;又骑着驴“仰天大笑出门去”,因为青年人相信:“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他也曾骑高马,配利剑,梦想着像古之侠客:“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因为青年有志向,不愿做断线的风筝;河流有方向,才不会成为一潭死水。

青年李白游渝州谒见李邕时,李邕不喜欢这个青年的不拘俗礼、高谈阔论,李白便回敬道: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青年人就如扶摇直上九万里的大鹏,即使风停了,也要用翅膀拍打沧溟之水。千万别嘲笑他们,孔圣人尚说后生可畏,他们朝气蓬勃、理想热血,他们对世界的憧憬,足以压倒一切。

就如鲁迅所说:“我愿中国青年只是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生活在让我们遍体鳞伤的同时,也在让我们变强。

中年如湖|静|水|流|深|

人到中年,江河汇成了湖泊。梭罗在《瓦尔登湖》里说:“湖是风景中最美、最有表情的姿容。它是大地的眼睛,望着它的人可以测出自己天性的深浅。”

溪水浅显,湖水深邃;江水喧腾,湖水宁静。人到中年,心胸变宽,思想成熟,犹如波澜不惊的湖水,含蓄而内敛,少了青春时的轻狂迷茫,未及年老时的暮气沉沉。

中年之美,在于静水流深。陈道明人到中年,演过《围城》里的方鸿渐,当过《康熙王朝》里的康熙大帝,恰逢演艺事业的巅峰时期,然而,他却在此时选择深居简出,自辟一方净土。

陈凯歌找他拍《梅兰芳》,胡玫找他拍《孔子》,他都一一谢绝。他说:“生命,该由繁入简了”,经常一个人待在家里,没事弹弹琴,读读书,发发呆,看看天,为妻子女儿缝制皮包,远离外界的喧嚣浮华,一切简单而宁静。

人到中年,从涓涓细流到一泻千里,走过了万水千山的曲折,经历了波涛汹涌的澎湃,归于波澜不惊。中年人的睿智豁达,就如湖水的蔚蓝宁静。有了厚积薄发的容量,而能虚怀若谷;具备满腹经纶的深邃,不再为世所惑。

如陈道明自己说:“不为无用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人到中年,由繁入简,深邃如湖,有一面观照自我的心镜,既看清自己,也看轻外物。

中年如湖,静水流深,看似深邃,其实简约朴素,平稳安然。

老年如海|包|容|万|物|

人到老年,历尽了世事沧桑,褪去了人间繁华,心胸变得如海宽广,百川归海,是人生中最包容的阶段。

林则徐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老年如海,阅尽一切,更懂得包容人生的无常。历尽了艰难险阻,不再抱怨天有不测风云;经历了喜怒哀乐,不再忧患人有旦夕祸福;尝遍了酸甜苦辣,愿意理解人生的五味杂陈。

如果说青年人求进,那么老年人则求淡。林清玄说:“老年无味”,这种无味是尝遍五味之后的淡然。青年梦想“人定胜天”,老年懂得“顺其自然”,如此才“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老年如海,是一种淡淡的清欢。周国平说:“喜欢谈论痛苦的往往是不识愁滋味的少年,而饱尝人间苦难的老年贝多芬却唱起了欢乐颂。”老年人悲不是真悲,喜也不必是狂喜,是“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的从容。

老年如海,过尽千帆,阅尽星汉,走过年少时的溪流蜿蜒、青年时的江河奔腾、中年时的静水流深,才变得如海洋一般宽广包容。

人的一生,就是水的一生,逝者如斯,不舍昼夜,终有一日奔向大海,但并不妨碍我们享受每一阶段的快乐。

文字为物道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物道:用文字诉说美好生活方式,为你搜罗全世界匠心好物。在这里,找回你想要的精致生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宋云 来源:新浪看点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心灵之灯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