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频用毛语录 为何又推崇有神论王阳明?

德媒近期关注习近平推崇中国传统儒学,欣赏王阳明,而王阳明是有神论者。习近平在讲话中又频现无神论者毛泽东的话语,比如“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等。习近平曾在中共政法工作会议上告诫官员“头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但是其提拔起来的官员中组部部长陈希明确要求信鬼神的干部不能提拔。

为何中共高层如此分裂?《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断言,“虽然有人真心想要恢复传统文化,但是在中共意识形态的管制下,在无神论指导下追求个人利益,这种恢复只能是不伦不类,乱象丛生……表面上中共也声称要整治各种乱象,但是,这些乱象背后最大的乱象就是‘党的领导’。”

习近平推崇王阳明,为反腐生死置之度外

1月6日,《德国之声》引述《新苏黎世报》记者Urs Schoettli报道,关注了习近平所推崇的儒学,以及其深远影响。

文章先是简述了儒学在中国经历的发展历程,其中也包括"批孔"的文革时期。文章认为,习近平属于亲身遭受过文革迫害的一代,“也许正是这些早年的艰苦经历,促使他在后来掌权之后决心要除掉同为红二代的薄熙来,因为后者在重庆担任书记期间大张旗鼓地搞唱红打黑,这一套颇具文革遗风。”

而对儒学颇为推崇的习近平,格外欣赏的一位哲学家就是明代学者王阳明。据不完全统计,习近平从担任总书记至今至少已经六七次提到王阳明,或者引用过王阳明的学说。王阳明的一个主导思想就是,每个人从出生之日起,就有辨别善恶的本能。无论做什么事,人们都必须遵从天生的良知。

《新苏黎世报》记者认为,王阳明的道德理论,是与习近平的治国理念最为契合之处。“习近平在他的改革计划中发展出来的那种充满能量的实干精神,如果要仅仅归结于追逐权力的话,却不免有些以偏概全。”王阳明所倡导的“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的实践精神,就多次被习近平提及。

2014年8月,中共党媒《新华网》引述《长白山日报》当月4日头版,以题为《习近平谈反腐:个人生死毁誉无所谓》报道,中共吉林长白山市在市委扩大会议上,传达了习近平有关巡视工作的重要讲话。习近平十分坚决地称:〝与腐败作斗争,个人生死,个人毁誉,无所谓〞。习近平还称,要担当起这个责任。

此文随后被删除。

新年军队开训动员,习近平再提毛泽东的“不怕死”

习近平身上不仅有儒家思想的痕迹,也有很重的毛泽东的党文化思想。

中共中央军委1月3日上午举行军队开训动员大会,在河北省保定市的主会场上,有7000多名官兵全副武装列队,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全军发布训令,要全军“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发扬“不怕苦、不怕死”的战斗精神。

据《新华社》报道,习近平要全军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要锻造“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精兵劲旅。

然而,1969年4月,毛泽东在九届一中全会的讲话中说:“我赞成这样的口号,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这段话在“九大”之后以“毛主席的教导”形式公开发表。

此外,近日,中共央视《新闻联播》播放的画面显示,习近平询问的数字化单兵作战系统,即为曾在网络大热的QTS11武器系统,亦被网友称为“战略步枪”。习近平不仅询问了QTS11武器系统如何使用,而且还亲手端起枪试用一番。

编辑部设在北京的“海外”党媒多维网报道,习近平端起新式枪械,令不少人想起毛泽东于1964年在北京西郊射击场端起国产56式半自动步枪的画面。毛泽东当年举枪的背景中共军队开展规模空前“全军大比武”。

有中共军官在个人微博称,“1964年,毛泽东端枪,推动群众性练兵比武;2018年,‘新统帅’又端起枪,号召开展群众性练兵。历史经常有惊人相似之处。”

习近平告诫官员“头上三尺有神明”

陈希谈提拔官员:信鬼神的干部不能要

中共十九大前,当局推出的十集大型政论专题片《将改革进行到底》,其中第四集《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在7月20日晚上播放。其中一个片段提到2014年1月7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

片子中引用习近平当时在这个会上的讲话:“实际上那些错误执行者,他也是有一本账的,这个帐是记在那儿的。一旦他出事了,这个帐全给你拉出来了。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今后拉清单,这都得应验的。不要干这种事情。头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

哥伦比亚政治学博士、时政评论家李天笑表示:“实际上共产党是无神论的,而且在中共建政之后,所做的一切都是否定神佛,并采取很多措施破坏传统文化。现在习近平如果重新讲‘三尺头上有神灵’,要有‘敬畏之心’,从这个角度来做这件事情,那实际上他就是否定共产党无神论的做法,这一点是非常值得注意的。”

但李天笑也表示:“但是今后他到底能走到哪一步,这有待观察,但是这个说法和想法应该还是正面的。”

然而,2017年11月16日,中组部部长兼中央党校校长陈希在谈论培养选拔干部的文章中,提到5类人不能用。

一、对党不忠,不能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和党中央唱对台戏的,有政治野心的人不能用。

二、信鬼神,敬“大师”,信奉西方三权分立、多党制,对社会主义前途命运丧失信心的不能用。

三、在涉及原则问题的政治挑衅面前无动于衷、遇到重大政治事件和敏感问题没有态度,当“墙头草”的不能用。

四、马克思理论功底不深,缺乏政治敏锐性和鉴别力,甚至对挑战政治底线的错误言论和不良风气听之任之的不能用。

五、视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为儿戏、我行我素、无所顾忌的人不能用。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解释中共官员矛盾心理的根源

习近平和其他中共官员为何有如此矛盾的心理状态?《九评》编辑部推出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诠释了原因。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之七中说:

“中共自称也要搞传统文化之后,民间积蓄的文化寻根冲动马上就爆发出来了。不幸的是,虽然有人真心想要恢复传统文化,但是在中共意识形态的管制下,在无神论指导下追求个人利益,这种恢复只能是不伦不类,乱象丛生。在庸俗化、低级化、娱乐化乱哄哄的文化热潮中,变相地再次对传统文化进行了阉割。表面上中共也声称要整治各种乱象,但是,这些乱象背后最大的乱象就是‘党的领导’。”

书中还说:“人是神造的,每个人都有神性,回归产生自己生命的天国世界是每个生命的夙愿。共产主义利用了人的神性和对生命升华的渴望,把共产邪教的邪恶内容注入其中。传统宗教信神,相信神的意志或曰‘天意’,共产主义崇拜虚幻的‘历史必然性’;传统宗教让人回归天国,共产主义让人追求共产主义社会;传统宗教有一个教士阶层,共产党声称自己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

“在中共成立初期,一些忧国忧民的热血青年,听信了共产党的蛊惑宣传,加入中共为其卖命。但中共是个黑帮邪教,许进不许出。这些人稍稍醒悟时,早已成为同谋共犯,只能越陷越深,难以脱身。即使在今天,某些加入中共的年轻人仍然不乏善念和理想,但在黑暗龌龊的现实面前不得不把良知抛得精光。他们中的很多人在理想幻灭和心灰意冷之时转向同流合污、纵欲和堕落。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既利用了人的贪婪和欲望(从其党的名字就可看出来——共产,共他人之产也),也利用了、并最终毁灭了人的神性和向善之心。”

书中还分析说:“文艺形式是共产党从来没有放松的‘改造思想’工具。最近三十年中,高唱‘主旋律’的文艺作品依然是重要灌输手段,但是因为党文化已在全社会立足,把党文化装扮成中国的民族文化,或者把中国数千年历史中沉淀下来的渣滓,特别是符合了党文化的那一部分加以提炼,向全民以至海外推广渗透,无声地腐蚀传统道德文化,是文革之后邪灵在文艺领域败坏中国文化的手段。”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