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江消习长 习近平强调颠覆性指向谁? 庆亲王抖起来了

在“十九大”后不断巩固权利的习近平,在出现“江消习长”的政治局面后,提出了中国绝不能犯战略性“颠覆性错误”,此意重在说明国际关系问题还是中共体制问题,引发联想与猜测。

中共官场趋势走向:江消习长

中共“十九大”前后的中央地方的几轮密集调动中,一个现象是江派势力逐渐消减,而习近平的同乡或旧部仕途一路走高。

时事评论人士崔士方的文章说,比如今年1月,北京市委副书记景俊海升任吉林代省长,他是习近平的老乡。两人都是陕西渭南人,习在富平县,景在白水县。地理上的高度靠近,也让景俊海的晋升给看客增添了几分联想空间。

无独有偶,习的对头阵营中,也有一对陕西老乡——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前联参部参谋长房峰辉。郭是陕西礼泉县人,房是陕西彬县人,礼泉县和彬县隶属咸阳市,所以这两名军委成员是很“贴近”的邻居。结果呢,老郭判了无期,老房被免职后不知所终。

还有关系更近的。习阵营这边是近期调任证监会副主席的阎庆民。他曾在王岐山手下办事,与老王都是山西大同市天镇人。尽管两人在央行任职时级别还差得挺远,但是,阎庆民被调到金融整顿的重头部门并非偶然。

在多数时候,中共官员中的乡党是籍贯地与任职地相互影响形成的。而中国政界影响最大的乡党就是江泽民父子一手打造的上海帮。这个上海帮内的人祖籍未必就在现在的上海地界,而是外伸到上海周边的江浙地带,甚而是发迹于上海、与正宗上海帮有一腿的都算,所以也可称之为“泛上海帮”。比如三任上海市长陈良宇、韩正、杨雄,都是典型的籍贯浙江的上海帮成员。

现在习家军占据政界的大片江山,明显出现“江消习长”现象。韩正进京,上海掌门人换成习近平“之江新军”的李强。

不过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认为,“江消习长”的确是事实,但并不能说明习近平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至少中共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并未落马,虽然习近平和王岐山多年前已经在大陆媒体上多次点名庆亲王,含沙射影曾庆红。

“在水一方”指出:点名庆亲王,就已经向手握国安系统的曾庆红宣战了,但目前中纪委还只是剪裙边,连亲属还没有碰到,曾庆红老婆的侄女王晓玲贪腐也被保下来了。反而是王岐山从常委退下了,赵乐际能否撼动庆亲王,大家都在观望。

“在水一方”表示,庆亲王不仅还没落马迹象,反而是和习近平手拉手的男同假照片在中文世界传播,所谓的中办绝密支持朝鲜文件上了美国媒体,还惊动了白宫。种种迹象显示,来源是国安系统,很多推友都有类似判断。可见如今,庆亲王不仅没有消停,反而又抖起来了。

重提“颠覆性错误”有何深意?

2018年1月5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党校发表讲话,讲话中提到〝前进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越是取得成绩的时候,越是要有如履薄冰的谨慎,越是要有居安思危的忧患,绝不能犯战略性、颠覆性错误〞。

〝颠覆性错误〞的概念是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大后提出来的,不过,这不是习近平首次提到〝颠覆性错误〞。2013年10月他在出席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发表演讲时第一次提及,习近平表示〝中国是一个大国,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

2014年2月7日习近平在俄罗斯索契接受当地电视台《星期六新闻》节目独家专访时说道:〝在中国这样一个拥有13亿多人口的国家深化改革,绝非易事。中国改革经过30多年,已进入深水区,可以说,容易的、皆大欢喜的改革已经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这就要求我们胆子要大、步子要稳。胆子要大,就是改革再难也要向前推进,敢于担当,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步子要稳,就是方向一定要准,行驶一定要稳,尤其是不能犯颠覆性错误。〞

海外媒体总结了各方对“颠覆性错误”的解读,即有五个方面:其一,就是向左转,放弃改革开放走〝回头路〞,回到计划经济老路上去。其二,就是向右转,走西方民主道路,中共土崩瓦解。其三,当前是攻坚期和深水区,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如果此时出现大的问题,就可能前功尽弃,无法挽回无法弥补。其四,就是像苏联一样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其五,包括国际问题,即中国要妥善处理大国崛起中的问题。

时事评论员周晓辉认为,习近平所言的“颠覆性错误”,其潜台词应该是无论如何改革,都不能挑战中共以及现高层所主导的权力结构和信奉的理论,也就是既不要向左转走回头路,也不走西方民主道路,尤其是不能改变中共这个“山头”。那么,如今危机四伏的中共到底要走什么路呢?能走得通吗?

目前,中南海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国内外的挑战,且很多都已近临界点。美国彭博社去年12月28日刊文说,中共当局2018年有五大关键挑战,即一是面临中产阶层的反对。近些年来,从经济到空气污染、教育品质和网络监控,及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如驱逐贫民,冬天停电、停暖气供应等,都在引发更多中产的不满。二是朝核危机能否和平解决。三是与日本、韩国、印度等亚洲国家的紧张关系能否缓和。四是如何应对美国加大的贸易制裁。五是中共能否真正推行改革。

此外中共面临的挑战还应包括预防党内阴谋问题、各种利益博弈问题、腐败能否得到根治问题、官僚体制内的消极抵抗问题以及政府公信力彻底丧失、民众不断用脚投票和暴力反抗等问题。

而坚决维护一党专政、力图在中共一党治下推行变革,但又不想让人民监督的中共,无法对应上述挑战,也不能彻底清除中共党内的“贰心”之人和官员不作为及消极抵抗的现象。恢复政府的公信力也遥不可及;更无法阻止人们用脚投票;此起彼伏的民众反抗将会愈演愈烈。历史早已证明,强化控制这样的路是走不通的。

至于习近平“颠覆性错误”的言论是对保垂死挣扎的中共的表态,还是警惕中共在全球意识形态扩张引发的国际反弹和国际关系紧张的回应尚无法定论。不过中共从建政不断杀人,兴起无数运动的政治斗争,三反五反、镇反、反右、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在血腥中维持政权,已经罪恶滔天。中南海最高层要继续沿着这条掩盖谎言、持续杀人、不断镇压的地狱之路走下去的结果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阿波罗网吴莉亚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吴莉亚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