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共地方政府纷纷承认经济数据造假 专家解画

近期大陆多个地方政府开始公开承认经济数据造假。一贯以谎言著称的中共,地方政府一反常态,引起外界关注。大陆经济专家和媒体人揭示了背后的深意。

1月11日,天津滨海新区人大会议上,当地政府公开承认2016年GDP造假,将2017年预期的1万亿GDP直接挤掉1/3,调整为6654亿元。天津挤去的泡沫3,348亿,这样2016年天津的GDP总数为17,885亿,实际剩下14,537亿。天津2015年的GDP为16,538亿。2016年相对2015年萎缩幅度12%。

上周1月3日,内蒙古经济工作会议上,区党委公开承认:“经审计部门核算后,内蒙古调减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30亿元人民币,占总量的26.3%;核减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900亿元,占全部工业增加值的40%。”

而辽宁则最早公开承认经济数据造假。在2017年初辽宁省人大会议上,省长陈求发曾自揭伤疤称,要认真地挤压水分,2015年夯实了财政收据,2016年以来努力夯实其他经济数据。

据政府报告称“辽宁省所辖市、县财政普遍存在数据造假行为,且呈现持续时间长,涉及面广、手段多样等特点。虚增金额和比例从2011年至2014年,呈逐年上升趋势。”

官方还称,“财政数据造假问题,不但影响中央对辽宁省经济形势的判断和决策,还影响到中央对辽宁省转移支付规模,降低了市县政府的可用财力和民生保障能力。”

中央以GDP考核官员导致造假

大陆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向大纪元记者表示:“经济造假很早就有了。因为中央拿GDP来考核官员,地方官员为了应对上面,就在GDP上造假,而且GDP因有很多模糊的地方,所以较容易造假。它不像飞机上旅客有多少人,每个航班都有统计。”

他认为,最近中国经济表现不好,中央加强了对GDP的要求,各省GDP问题才陆续公开。

早在2010年,大陆媒体就报导过,29省区市上半年GDP之和超全国统计数值八千亿。当时人大的副院长刘元春表示,除统计方法方面的因素外,本质上还是考核体制导致地方政府唯经济论,使数据出现“掺水”的可能。

地方政府日不敷出政权到了无法维持地步

大陆前媒体人、中国独立中文笔会荣誉会员魏桢凌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以前地方政府造假,它可能还有一定收入,至少还能维持下去。现在几年来看,一年比一年的经济形势恶化,地方政府日不敷出真的难以维系。”

他进一步分析,中共政府的收入之一靠税收,现在企业全部都亏损,税收减少。另外收入之一房地产,现在很多地方房子卖不出去,变成死城,土地也拍卖不掉。这么多年来可以盘剥的都差不多,能强拆的地方已经拆了,很难再找到油水。

大陆微信公号“老蛮评说”分析,财政数据造假问题已无从遮掩了。在经济日益萧条的今天,各地的财政越来越依赖中央财政的补贴。一旦中央削减对地方的补贴规模,那这个地方一定会破产。财政上的压力逼着辽宁、内幕、天津滨海不得不开始说真话了。

茅于轼认为,地方政府破产在中国从来没有发生过。地方政府会发不出工资,但没有最后宣布破产的,因为中央还会想办法挽救这些地方政府。

大陆新华社的微信公号侠客岛对此解读为来自中央与现实的双重压力所致。报导称,2016年10月,中央深改组审议通过了《关于提高统计数据真实性的意见》;对于统计数据造假的干部,要“一票否决”。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遭质疑

大陆官方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第二季度中国GDP超越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此中共就一直自居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魏桢凌表示各省都在GDP上造假,整个中国的GDP数字水分大的惊人,GDP是世界第二也是不可信的。中国的经济根本不像外面说的那样好,中共在经济上制造很成功的假象。

他强调,相反中国的普通百姓感受跟外界完全相反,物价拚命上涨,老百姓的工资收入根本就没怎么增长,体会不到中国的经济增长。

民间也对各省纷纷承认经济数据造假议论纷纷:“你直接就说全国还有几个不造假的?!”

“牛吹了,官升了。后来都戳破了,再向上面要钱,完了再吹,如比循环,谁买单?”

“全国地方政府的普遍造假,说明了什么?说明他们上下都是互相欺骗的,这体制真好。”

“脸皮得多厚多无耻才能几十年谎言造假不断,经济形势得多严峻才能逼得骗子们自曝造假……”

“官场在换届,把错推给前面,自己执政容易些。现在上面‘习核心’也越来越难对付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