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林忌:中共灭绝香港粤语文化 和希特拉做法一样

——香港粤语有灭绝危机

纳粹德国的希特拉说:“要消灭一个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先消灭承载它的语言;要消灭这种语言,首先从他们的学校里下手”——中共正以此从根本上,去改变香港年轻一代的想法,亦因此触发已有自我意识,较年长一群的年轻一代,产生强烈的身份危机,以及对中共意图的质疑。

自七十年代经济起飞,学校实行免费教育之后,香港的粤语一直都是强势的语言;然而随着近年特区政府全面推行大陆化政策,先以推行“普教中”把中文教育改以普通话进行,再引入来自大陆的教材与教师,把语文教育加入“爱国爱党”的洗脑原素,加上早几年的双非高峰潮,近四成几接近一半的新生婴儿,都是来自大陆的双非学童,香港粤语的地位,已经由不可动摇,陷入危险的地位;无论在港铁车厢内,在公园以至公众场所,小学生或更年幼的小朋友,往往改以普通话来交谈;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就等如早些年在广州,再早些在深圳,粤语文化的最后大本营香港,正步向灭绝。

反对论者常说董建华年代,香港曾推动“母语教育”,即把原本英文的教育,改以广东话来进行,却受到广大社会的劣评;真相是当年的“母语教育”,本质仍是那些所谓“反殖民”,而不顾现实的荒谬施政:即本身大学为求国际地位与和国际接轨,专上教育继续以英文作教育语言,因此学生年幼时以母语教育,长大又要再过渡到英文教育,则只会反过来增加学生长大后,再重新接受英语教育的困难,以及把“母语教育”变成次等的地位。

因此香港的教育局就在打残母语教育之后,承势宣布要“普教中”,即以普教话教授中文;很多人以为所谓“普教中”,只不过是把平日的粤语教材,改以普通话来朗读,本质不应该和以往有任何不同;然而对中共来说,所有可以政治化的地方,都必定会借此政治化,由于“普教中”的“语言专才”,多来自大陆,则借此机会把中文课变成洗脑教育,借此破坏香港的粤语文化,就变成因利乘便的事情。政府多次宣传“普教中”可以改善学生的语文能力,然而立法会文件显示,连政府委任大学进行的研究,都指出“普教中”学生的中文能力不但没有改善,甚至比不上原本“粤教中”的学生表现。

香港的学校之所以争相转为普教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借此得到政府额外资源资助;特区政府以钱收买学校,令其转为普教中,数据显示对学生完全没有得益,甚至令学生语文能力倒退,其原因是:家长与社会的语言是粤语,与“外佣姐姐”所说的是英语,普通话本来就是第三种语言;强迫学生在学校学普通话,所用的词汇与字眼,偏偏和社会使用的粤语拉不上关系,所以不但无助于语言能力的改善,反而令学生对中文的掌握更混乱。

学校为强行“改善”普教中的成效,去解决平日不用普通话的缺憾,于是变本加厉,在学校禁止学生使用粤语,令学生只能说普通话;于是学生习惯了只以普通话交谈,即使在课外也是普通话交谈,于是普通话教育成功了——建立在完全驱逐与消灭粤语的基础之上。

纳粹德国的希特拉说:“要消灭一个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先消灭承载它的语言;要消灭这种语言,首先从他们的学校里下手”——中共正以此从根本上,去改变香港年轻一代的想法,亦因此触发已有自我意识,较年长一群的年轻一代,产生强烈的身份危机,以及对中共意图的质疑;然而对目前仍在牙牙学语,受到中共由上至下铺天盖地洗脑的一群呢?这些以普通话交谈,受到普通话“爱国爱党”教材所教导长大的一群呢?他们长大之后,会否对中共政权与北方的文化,增加了认同感?这就是香港粤语文化,他日会否灭绝最关键的问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