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韩调查纪录片《杀了才能活》 曝魔鬼医生黑心自白

——武警杀手沈中阳杀人魔鬼还被当精英介绍给布什

2017年11月15日,韩国最大报社朝鲜日报的下属电视台、韩国综合编成频道四社之一的〝TV朝鲜〞纪录片《调查报告7》栏目播出了专题《杀了才能活》,尤其提到韩国人经常光顾的一家移植中心。然而,目前韩国对本国人赴中国做器官移植没有限制性的立法,曾经涉事的医生知道移植的是活人器官后并不后悔。而参与其中的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武警杀手沈中阳被当作精英介绍给布什,他的团队杀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令人发指。

 

2017年11月15日,韩国最大报社朝鲜日报的下属电视台、韩国综合编成频道四社之一的〝TV朝鲜〞纪录片《调查报告7》栏目播出了专题《杀了才能活》,尤其提到韩国人经常光顾的一家移植中心。然而,目前韩国对本国人赴中国做器官移植没有限制性的立法,曾经涉事的医生知道移植的是活人器官后并不后悔。而参与其中的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武警杀手沈中阳被当作精英介绍给布什,他的团队杀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令人发指。

韩国人赴中国做器官移植违法,韩国政府未阻止

据TV朝鲜此专题片揭露,自2000年以来,约有两万名韩国患者去中国大陆,接受了器官移植手术,而移植的器官大多来自从中国的良心犯,特别是法轮功修炼者身上摘取的器官。

片中,《调查报告7》记者采访了多名移植医生和曾赴华接受器官移植的当事人,并调查了沈阳苏家屯的活摘集中营,以及王立军等人发明的杀人机器〝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揭露了中共的非人暴行。

韩国媒体纪录片

然而,这样的器官移植行为是违法的。片中说:

“ 中共当局在2008年奥林匹克前夕禁止了针对外国人的器官移植手术,但是仍有部分中国医院目前还在不受任何制裁的,堂而皇之的进行着针对外国人的器官移植手术。”

“我国(韩国)赴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患者只不过是数量上减少了而已,但其状如故,等待供体时间,之前也好,现在也罢,最多两个月。”

美国、欧洲、以色列等主要国家都开始了禁止赴中器官移植行为,但我国(韩国)无任何相关议论。

同时,该纪录片披露,其中一个参与帮助病人到中国做器官移植的韩国医生说,自己知道器官使用的不是死刑犯,还是受到宗教镇压的良心犯群体人士。

当知道那些人是良心犯后,韩国医生却不后悔自己曾参与过此事。他是这样回答记者的:

“为什么要后悔哪。设身处地想想,如果您是患者要是不做肝移植活不了一年,而且身体疲劳,会不会接受肝移植……即使这样你也不接受肝移植吗?”

该报记者最后说:“在采访途中,一位负责非法器官移植的中介医生的话犹在我耳边,他说,‘虽然非法,但如果你的家人快要死了,需要器官移植,你会怎么办?’ 但那位在活着的情况下被非法摘取了器官而死的人的家人(注:金河光(化名)),他的话却深深刻在我的心上:‘不要和魔鬼做交易!’

 

 

武警杀手沈中阳被当作精英介绍给布什

据武警总医院器官移植中心2005年11月21日报道,11月15日,来北京参加“北京论坛”的美国前总统、现任美国总统小布什的爸爸老布什利用会议间隙,游览故宫,并邀请各界精英共进午餐。其中被邀请的就有世界规模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院长、主刀杀手沈中阳。

2005年11月15日,沈中阳与老布什午餐会中合影(网络图片)

2010年3月,署名玉清心发表调查文章,披露了沈中阳如何从一个海归精英,沦落成杀人魔鬼的经历:

沈中阳自1984年在中国医科大医学系毕业后,到1998年的十多年里,他二次去日本研修,在那里取得了日本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和永久居住权,还在横滨的肝病中心找到了一份工作。期间他到过美国,通过了美国行医执照的两个阶段考试。出人意外的是,在海外给自己趟好了路子的沈中阳没留在日本、美国行医定居,而是选择了回国。但这并非官媒所说的是因为沈中阳的“一颗拳拳报国之心”让他“海归”。

1993年沈中阳第一次从日本回国后,1995年参与完成了天津市首例原位异体肝脏移植手术。从这例成功的移植病例中,沈中阳嗅出了令他兴奋的气味:中国大陆国内器官移植领域虽属空白,但中共权贵有需求。

“沈中阳”的图片搜寻结果

此外,沈中阳发现移植界一直难于解决的器官供体,在国内有途径搞到,而这是在日本,包括世界上最早开展肝移植手术的美国,都是根本无法提供的绝佳条件。留在国内搞器官移植,因供体不难找,会比国外有更多的移植临床机会,甚至有活体摘取的“优质”供体提供。这是沈留在国内的最重要原因。沈中阳毕业分配到的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支持他,1996年至1998年,沈中阳再次赴日本大学医学部专门研习肝脏移植临床。

1998年回国,沈中阳开始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组建移植学部、器官移植研究所,2003挂牌为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号称是亚洲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

期间,2001年正式成立了“天津武警总医院移植中心”,沈中阳任该中心主任。现在沈中阳是天津第一医院院长。

1999年7·20后江泽民动用警察、武警拦截抓捕了大量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至今尚有十万以上人数失踪。在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邪恶政策指导下,大批法轮功学员已被绑架在中共器官移植的手术刀之下了。

“沈中阳”的图片搜寻结果

沈中阳由此获得了特权,移植手术所需要的大量供体,可以从武警系统的法轮功学员供体库直接得到。在移植供体上,一般人往往得通过中间渠道获得器官供体,而沈中阳手里有关押法轮功学员供体库的钥匙,他不但自己可以随意取,还有“批发权”。沈中阳常以讲课、临床指导为名,到军队、地方的医疗系统中推广建立器官移植业务,帮助“消化”各地活供体“库存”。沈中阳俨然成了中共国内器官移植行业的“黑老大”,连当了卫生部副部长的黄洁夫都亲自登门叩拜。

沈中阳团队成员的业绩

据追查国际调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参与肝脏和肾脏移植的医生共有110位,其中包括46名主任医师和医师、13名主治医师。“追查国际”调查了数百家中国医院的医生编制,对其进行了编目。

从媒体报导、沈中阳同事的发言、该院网站及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表明,许多医生都做了大量的移植手术。

比如,“挂号网”资料显示,截至2011年,“一中心”副院长朱志军“已主刀完成肝移植1400余例,其中包括活体肝移植手术100例”。

截至2006年7月,副主任医师潘澄独立完成全肝移植1000多例、活体肝移植100多例。

潘澄医生。(追查国际)

“好大夫在线”网站未标明时间的网页资料也显示,该院主任医师高伟在十年的临床实践中完成了800多例肝移植;肾移植科的主任医师宋文利进行了2000多例肾移植(其中活体肾移植80余例),副主任医师莫春柏完成肾移植1500余例。

主治医师高伟。(追查国际)

沈中阳、朱志军、潘澄等七人联合署名的医学论文《供肝快速切取术中应注意的相关问题分析》透露,东方器官移植中心2004年1月至2008年8月间完成了1,600例供肝切取手术。

以上数字中,大部分供体为全肝(尸肝,以供者死亡为条件),活体肝移植只占很小一部分,后者只移植活体的部分肝脏,据称均为亲属捐献。

如果这些外科医生的平均移植量可以推及其他医生(当然这不一定可靠),截至2014年,移植总量就会高出该院官方数字(1万例)好几倍。实际上,仅只是将几位医生资料页的数据相加,就已接近医院宣称的总数。

当然,有资料可查的医生可能只是特例。或许他们也会夸大成绩或者合作手术,有各种可能。不过,任何情况下,即便是大打折扣,外科医生自己公布的手术数量都远远超过官方的统计。

该院建筑工程资料则显示,实际的移植量可能比上述估计高得多。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