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陶杰:瑞士寄宿学校好

金正恩将军狎玩南韩,计吓美国,戏耍中国,身为家长的你,讨厌政治,却不由得以亲子角度,赶快打听金将军就读的那家瑞士伯恩的寄宿学校,出此英才,是何名牌,以及一年收几多学费宿费。

只看看英国的伊顿公学,教出了一个娘娘腔的软弱首相金马伦,公投留欧惨败,灰暗下台,就明白为何中国人家长为子女选留学寄宿,一面倒的盲目恋英,视野何等狭窄。

伯恩是德语区,有日耳曼优秀民族的铁血基因。首先,德国的中小学幼稚园教育,全部强迫性,家长若以不满学校为名,“在家里自己教子女”,即触犯刑事罪,可判处监禁。

香港屯门幼稚园的那个叫小临临的小女孩,被其父母以“想在家里自己教”的理由退学,原来家中暴虐死。香港如果曾经是德国殖民地,这位小临临,就会捡回一命。

德式教育分三端:高端叫Gymnasium,培养读大学,将来做军官、总裁、领袖。中端叫Realschule,毕业之后做文员白领。低端叫Hauptschule,毕业后做蓝领和生意人。一个小孩一旦被分配入一级,跳线升端的机会极微,可以定下一生运程。

德国如北欧,大学全免费,在这方面,幸好德语不在中国人之间盛行,否则家家之校园今日都变成唐人街,因此德国柏林大学海德堡大学等,教材和幻灯图片若将中国和台湾等同并列,可以不受喧哗滋扰,平静以德语继续授课,不必恐惧少收了几多欧罗学费,而失去某一个大国的留学顾客市场。

在这方面,英美就吃亏了。牛津剑桥的校园听见高分贝的普通话,一些寄宿学校的饭堂须加插宫保鸡丁和水煮鱼。而当一些英国人历史教师讲到西藏的达赖喇嘛时,课室里一群黄面孔顾客怒目迫视,而这位教师须在达赖喇嘛之前加上“那个魔鬼”(That Devil)或“流氓”(The Bandit)的冠称词。

德国瑞士奥地利则相对清静,不过报说这几国的大学加设英语课程,那就像南极,就快变成“景点”,南极企鹅和海豹的生存,就令人担心了。

金将军这样一代言,伯恩之寄宿学校不知十年后面貌如何。全球化潮流,网络讯息快速,中国陜西山西东北矿主富豪家长,这带的民族性据说喝狼奶大,我估计会因金将军的英勇启示,令他们子女的留学选择,向瑞士分流;而香港的中环精英胆子小,兼迷恋前宗主国难自拔,所以英国寄宿学校的第二语言,未来二十年,还会是广东话。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