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投书 > 正文

金逢星:《苦菜花》人物原型的真实人生

————兼评析《苦菜花》

本文还原《苦菜花》人物原型的真实人生,不仅是尊重历史,还公众与读者知情权,昭雪冯德英通过《苦菜花》制造的那段黑白颠倒的历史冤案,告慰九泉下的冤魂。并通过揭示《苦菜花》的历史人物虚伪性与中共文艺作品的政治模式化,帮助公众更加看清中共政权的两大支撑——暴力与谎言的真实面目。

网友热评《苦菜花》

2005年,署名“爬山”的网友,在大陆凯迪论坛上发文:《我所知道的<苦菜花>中的王柬之》,引发网友跟帖热评。

“《苦菜花》里的人物基本上是现实世界中的真人,不过作者将姓名稍作改动而已。可是其中很多事情都是颠倒的。《苦菜花》一书大肆污蔑王柬芝这个一心办教育的知识分子为汉奸,是非常恶毒的。王柬芝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当地最有学问的人,怎么可能主动做汉奸,与鬼子勾结呢?事实上,王柬芝这样地主家庭出身的大知识分子,在当地名声又好,G(共产党——笔者注)不可能不污蔑他、镇压他。王柬芝真名冯柬芝,年轻时求学,后回到家乡办教育,很多人受益。我的姥姥和冯柬芝是一个村的,也是一个家族的。据说冯柬芝被严刑拷打,其状甚惨。他的哥哥也被G镇压,他的妹妹被迫自杀。千古奇怨谁能解?”

凯迪网友跟帖热评《苦菜花》

免疫力:“我姥姥家也是观上冯家村,你说的是事实。”“王柬之在枪毙之前,共产党曾经争取过他,但是被他拒绝了,所以在国民党看来他是英勇就义了。共产党能去争取汉奸吗?所以他从来就不是什么汉奸。而冯德英,原是村子里的穷光蛋,因眼上长jiu,村里的小孩都叫他‘德英jiu’。后来他大姐跟了区里的共产党地下党,可能是当时区委书记职务,因为保密,村里的人都不知道。因此,共产党建政后,冯德英得势。”

西风寒剑:“毛时代的作品,并不是按真实的人或事实写的,而是先定好一个好坏的框架,再把人填进去。这个原则就是所谓文艺为政治服务,因为对毛的这一文艺政策提出批评,王实味被砍了头。明白这点,对任何歪曲事实就不会奇怪了。那个有名的林海雪原、红岩等,都有大量的美化与丑化。这不是冯德英的错,找出毛朝代的书,没有不这样做的。”

爬山:“西风寒剑,你不了解,这本书是对号入座的,几乎全部对应着真人,极恶毒。作者的老师就是冯柬芝,没见过这么写小说的,比报告文学还详细,只不过一切都是颠倒的。”

飞瀑剑客:“毛时代的文艺作品都是骗人的!否则小小一个山村怎么可能出现那么多汉奸、特务!”

十字军骑士:“冯德英写此书时不到20岁,可以说是我党短期培训的结果。”

龙皮大衣:“今年2005年春天,北京琉璃厂邃雅斋举行了一次旧书拍卖,中国历史上各个时代的旧书都身价百倍千倍地增长,只有上世纪50年代的有阶级斗争意识的小说,一元一本也无人问津,其中就有山东作家冯德英出版于1958年、反映抗日战争那段历史的长篇小说——《苦菜花》。”“现在我们知道,这种反映是片面的,是许多历史事实被有意无意遮蔽的结果。这就难怪人们对其不屑一顾了。”

铁肩:“那个时候几乎所有的小说都是这个调子,像《红旗谱》等,确实误导了一代人。”

ZHAOLAOHAN:“制造谎言、煽动暴力是他们的一贯做法。”

Niuer:“毛时代很多电影和舞剧完全是以为政治服务为根本目的的,胡编乱造的东西多了。文艺是要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什么是政治,我搞不懂!”

芒刺:“毛共本身就是一群地痞流氓!他们所谓的‘革命成功’全都是因为‘打土豪分田地’——拿土地来欺骗广大的农民,因此取得农民的支持而非法执政。”

水边风子:“土匪掠人家财,当然要害苦(地)主性命,否则受害者岂肯轻易放过?灭口之后,还要造谣,方才有利‘稳腚’。阶级斗争的本质,其实就是鼓吹仇恨、制造仇恨,挑动一部分人斗另一部分人,以便浑水摸鱼暴富起来。摸到鱼后怕被人用相同的手法抢,所以就要求‘稳腚’了。哪是摸石头,其实是摸鱼,石头有什么好摸的?”

Kkpkkp:“‘地主’、‘富农’跟‘苏维埃’一样都是俄国外来语。其汉语本意是美好的,例如‘尽地主之谊’。”

秋天已冷:“暴力和欺骗,是某些人取得政权的法宝。”

yangyoup:“建议兄可以抓点业余时间,做一个详细点的调查。特别是60岁以上的老人。如果条件许可,可以考虑采用录音的方式记录相关的信息。”

李三来也:“楼主应把王柬之的生平写清楚一点,生于何时、死于何时、生于何地、死于何地等等,把缘由说清楚,可以说是功德无量。”

爬山:“我一般一年才回老家一次,我的93岁的姥姥身体不太好,暑假回去时她只是说王柬之是个好人,学问多,基本就是上面说的那些。我小时侯总听我妈和一些亲戚谈论王柬之,当时没太注意。我妈是一位优秀的教师,文革时累坏了,对学生很好,帮助过很多人。已去世十多年了。王柬之有一个儿子,在县一中做语文老师。现在应该退休了。”

Correct:“作汉奸总应该有个原因,可是王柬之的原因却不明不白。小说作者是受阶级斗争教育毒害太深。”

还其道:“一个黑白颠倒了的世界!但至今还没正过来!邪教不除,正义不会来临!”

北天:“每一个真相的暴露,都把邪教的末日缩短了一天。”

九、给冯德英

冯德英在《我是怎样写出<苦菜花>》一文中说:“《苦菜花》基本上是以真实确凿的素材写成的,有不少情节完全是真实情况的写照,大部分人物确有其人。”不知道冯德英写这段话的时候,肝会不会颤、手会不会抖?

冯德英在《我与三花》这篇文章结尾写道:“作家和作品都是有时代局限性的,我对自己是有自知之明的……不足和浅薄甚或谬误之处,可称屡见不鲜。”

冯德英这段话,如果用来掩饰其作品中一些小小不言的疵瑕的话,尚且说得过去。但是,如果用这来检点作者通过《苦菜花》制造的历史冤案及其谬种流传六十年、谬种遍及多个国度,给亿万读者造成的心灵荼毒与戕害的话,那就远远不够了。

本文还原《苦菜花》人物原型的真实人生,不仅是尊重历史,还公众与读者知情权,昭雪冯德英通过《苦菜花》制造的那段黑白颠倒的历史冤案,告慰九泉下的冤魂。并通过揭示《苦菜花》的历史人物虚伪性与中共文艺作品的政治模式化,帮助公众更加看清中共政权的两大支撑——暴力与谎言的真实面目。

同时,我们也想提醒冯德英先生,您已经高龄八十有四,诚望您在有生之年,能够把这段冤案向亿万读者和观众,有一个基于历史事实的交代。

说明:由于本题材跨越年代较远,本文披露的史料难免会有粗疏或错漏,敬请读者或当事人谅解!

我们诚望本题材的更多知情人,把相关真相写出来投寄媒体,还其历史之本来完整面目。(全文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