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程晓容:西方媒体说什么“环球网”很在意

近年来,和中共相关的“敏感案件”一件件被曝光、揭露,美国、德国、澳洲等多国出重拳回击,阻截中共的攻势。中共受挫而“敏感”不安。因此,在行文间,作者从大陆警方抓人,转到了“间谍案”和“渗透”,恰恰说明中共的郁闷气结。

Kun Shan Chun和他的公派辩护律师离开法庭

近日,海外某中文网站转发了一篇来源为“环球网”、日期为1月23日的未署名文章,题为《中共警方抓人还需要向西方媒体‘报批’吗?》。文章吹嘘中共法治,批评西方媒体,力图粉饰“太平”。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中共其实十分在意境外舆论的点评。

文章称:“在今天的中国无缘无故抓人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尤其是涉及有外国国籍的人时。”

无缘无故抓人当然不可思议,然而,这种“不可思议”就发生在中共治下的社会,而且是“不可思议”的频密。

1月18日,北京律师余文生发出“建议修改宪法”的公开信。19日早上,余文生在住家楼下被十几名警察抓捕,关押在石景山看守所,20日又被抄家。当局通知家属,余文生因涉嫌“妨碍公务罪”被刑拘。至今,几位辩护律师多次申请会见都被拒绝。据悉,石景山区的司法局和律师协会已向石景山区的律师事务所发出指令:不许代理余文生案,不许为余文生发声。

余文生律师多年从事维权活动,无私地帮助弱势群体,曾代理许多法轮功案件。他从法律专业角度出发,建议修改宪法,就成了“妨碍公务”?他有什么罪?当局抓捕为民请命的律师,还不许他人为其发声,这就是“环球网”评论所称的“法律程度的缜密”?

据明慧网报导,今年1月6日,哈尔滨市双城区法轮功学员赵兴友因为家里院墙上写着“法轮大法好”而被人举报,派出所所长带着警察抄了赵兴友的家,绑架了年过七旬的赵兴友和老伴。两人被释放回家后又被警方限制人身自由,警察还逼迫亲人以工作和房契为其担保,并且以影响孙子出国为由恐吓老人的儿子。

赵兴友修炼法轮功得到了身体的健康,他在自己家里写一句“法轮大法好”,犯了什么法?警察不遗余力地迫害好人,非法抄家、绑架,还搞威胁、株连,这就是“环球网”笔下的“大陆警方的高度自觉”?

再看中共抓捕外籍人士。2017年2月19日,加拿大籍的女富商孙茜在北京被捕,当时她正在朝阳区家中休息,20多名警察上门将她绑架,警察还抄家8个多小时,抄走法轮大法书籍,手机、光盘、打印机、电脑等大量物品。3月28号,北京市第一检察分院以“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对孙茜非法批捕。

孙茜是北京利德曼生物化学公司创始人,身家35亿。多年为事业打拼令她患上多种疾病,多方医治无效。2014年,孙茜开始学炼法轮功,身体很快恢复健康,她感慨地说:“花了两百万治不好,炼法轮功后十天康复。”

孙茜的母亲李云秀说,孙茜创办的公司,遵纪守法,为国纳税,为民开创就业环境。炼法轮功有什么不好?2017年10月,李云秀聘请律师,控告北京公安部门和相关人员错误使用法律构陷以及酷刑折磨孙茜。中共最高检察院和北京市监察委互相推诿,都拒绝受理律师的控告。孙茜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以上冰山一角说明,中共治下的法制现状是:是非颠倒、无理可讲、无法无天。

“环球网”的文章还说:“如今在西方发生与中国人沾点边的‘敏感案件’经常被炒作成‘间谍案’等‘中国渗透’事件。

在这里,“中共渗透”被偷换成“中国渗透”。目前国际上普遍抵制的是中共的渗透动作,“环球网”自然心知肚明,但故意玩文字游戏、试图掩人耳目。

与中国人沾边的“间谍案”,不知指的是哪一桩?是被美国FBI调查的弗吉尼亚州管理技术大学的华裔女校长,还是新西兰议会里的中共党员杨健?是日本媒体爆料的数万名在日本活动的中共间谍,还是在网上伪装成各种身份、招募德国线人的华人面孔?

近年来,和中共相关的“敏感案件”一件件被曝光、揭露,美国、德国、澳洲等多国出重拳回击,阻截中共的攻势。中共受挫而“敏感”不安。因此,在行文间,作者从大陆警方抓人,转到了“间谍案”和“渗透”,恰恰说明中共的郁闷气结。

评论最后写:“西方媒体怎么说,有它们的舆论逻辑。中国大陆怎么做,有我们的法治逻辑。”

这句话让人笑了。破坏法治者竟然高调宣扬“法治”,看来,有时候,中共还要扯上遮羞布盖一盖。说到逻辑,对中共侵犯人权的恶行表示关注与抨击,遵循的是普世价值,是善恶有报的天理。而中共横行祸国,耍的是流氓逻辑。“环球网”的评论暴露出中共的虚弱和御用文人的不堪。中共的存在,是中国走向法治的根本障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