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华春莹愤怒发飙 驻华外国记者们尴尬沉默

几天来,中共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和驻华记者们就外国驻华媒体从业环境等话题发生了直接的言语冲突,可能是出于保住记者签证的考虑,大部分驻华记者们保持了令人难堪的沉默。

1月30日,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公布一份报告《A FCCC report on working condiitons in2017》。报告称,在受访的外国驻华记者中,超过40%的记者认为在华采访环境恶化,而2016年这一比例为29%。

FCCC称,“有力的证据表明,报告情况正在恶化”。在许多地区,报道越来越困难,尤其是在新疆。2017年前往新疆采访的受访记者中,有73%的受访者被官员告知报道被禁止或限制,而2016年则为42%。”

本周二(1月30日),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就提此提问,“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刚发布关于外国记者在华工作环境的年度报告,称中国政府通过签证续签手续对发表令其不悦报道的外国记者施压,禁止或限制这些记者到中国大部分地区采访。你是否看到这个报告?中方是否计划采取措施改善外国记者在华工作境况?”

这一提问受到到了中共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直截了当,甚至堪称粗暴的反击。

华春莹说,“我没有看到你提到的这个所谓报告,也不知道谁能代表这个所谓的组织。你们在场的外国记者朋友都是它的会员吗?都认可它的报告吗?我认为你提到的这个报告中的指责是无理的。我想请问在座的各位,你们认为在中国采访工作环境怎么样?外交部新闻司作为常驻外国新闻机构和记者的主管部门,是不是为大家尽可能提供了在中国采访工作的各种必要便利和协助?如果你们谁认为FCCC代表了你们的观点,或者赞同这个报告的内容,可以举手告诉我。”

遗憾的是,“当场没有一个人举手”,中共外交部网站偶尔会将最敏感的一些提问删除,但这次,外交部新闻官员带着明显的兴奋和得意,用括号描述这一场景。

华春莹乘胜追击,“所以,你可以告诉FCCC,今天在场的外国记者朋友不认可他们报告中的观点,所以它并不能代表常驻中国的近600名外国记者的真实观点。我们将一如既往地为外国记者在中国的采访和报道提供一切必要的协助和便利。”

环球网以《外国驻华记者工作环境险恶?华春莹的反应太赞了!》报道了这场风波,华春莹的霸道表现,在《环球时报》看来,自然是国家强大的绝好表现。

一位环球网网友跟帖说,欣赏这位女发言人(华春莹),“睿智、机敏,绵里藏针,不回避问题,平淡的语气中透露着果敢、坚毅、不容置疑”;另一位环球网的网友则追问,“FCCC代表了谁?是那几个国家牵头成立的?要让他们在中国无立足之地”。

又有小粉红愤慨地质问,“ FCCC的意思是阿富汗,伊拉克工作环境更安全,更舒适,那它还是滚到那里去呆着,别在中国。”

当天,在一些外国驻华记者及其助手的社交媒体群组内,就此事的讨论颇为尴尬。一个显然的问题是,这些驻华记者所以当场保持沉默,直接原因是担心自己的记者签证的安全,提问中和报告已经涉及了这个话题,却被粗暴地无视。

此前提及的FCCC的这份报告访问了一百多名现任外国媒体驻华记者,报告提及,中国政府加大了不更新记者签证的威胁,试图推动媒体撰写更友好的报道,五家国际新闻机构遇到与工作有关的签证困难。显然,对外国记者来说,与外交部直接对抗是不明智的,毕竟记者并非社运人士。但在外交部的发布会上,被新闻发言人如此羞辱,应该说颇为罕见。

2月1日,终于有勇敢的外国记者正面挑战华春莹。

当天,来自日本《产经新闻》的记者提了三个问题,分别涉及网络审查和防火墙、中国对外国公司地图的审查,以及FCCC报告等三个敏感问题。

“今天,新华社在日本开通日语版服务。国家政府或媒体加强对外发布信息是自然、正当的,应当受到欢迎。但在中国,大部分西方媒体网页和日本媒体网页都无法预览。这应该本着对等原则。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记者第二个问题和令外国公司如万豪、无印良品等战战兢兢的地图有关。但最有勇气的还是第三个问题。

“最后,我想说明一下,关于你在1月30日对“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报告的表态,你提到如果有赞同报告内容的记者请举手,但是《产经新闻》的记者当天没有参加记者会,现在我表示同意报告的内容,因为我们亲身经历过报告中提到的一些情况,我们此前也表示希望中方有所改进,这是我们对这个问题的立场。”

华春莹以“来者不善”评价这位日本记者。

对网络审查的问题,华春莹回答说,“坦白地说,我没有完全听懂你的话。但你问的明显不是外交部业务范围。所以,该问谁,就请你去问谁。”

回应完无印良品地图问题后,华春莹愤怒地爆发了。

她说,““驻华外国记者有近600名,我不知道属于FCCC的到底有多少?你说你赞同FCCC报告,那你是它的一个成员,对吗?我想请你回答几个问题:驻华外国记者有近600名,为什么其他媒体没有遇到你这种问题?为什么《产经新闻》会有这样的感觉?你觉得《产经新闻》自己有的做法是不是值得反思?”

华春莹最后总结,“我认为,当绝大多数外国记者和媒体在中国很顺利地进行工作和采访,唯独你们《产经新闻》觉得有问题时,你们自己需要做出深刻反思和反省。”

新浪微博上,华春莹的回应自然得到了一片叫好。许多网友义愤填膺,表示应该把这位日本记者“驱逐出境”。

不过难免也有人质疑,华春莹的回应逻辑大概显然是,“为什么那么多女人,就你被性骚扰了呢?是不是你穿得太暴露?你有没有反思过自己身上的问题?

强大的逻辑,很难不让人联想起另一位女发言人姜瑜的名言:“法律不是挡箭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法广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