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老照片】名作家洗脑文写得太多了 最后和赵树理一个下场

我们上初中时,语文课本上有《荔枝蜜》,作者杨朔,这篇课文讴歌社会主义,号召人们像蜜蜂一样投身社会主义建设,课本最后一句是:“这天晚上,我梦见我变成了一只小蜜蜂。”这篇课文非常矫揉造作,充满说教和虚假,但当时课后练习题要求全文背诵。杨朔文革中,被批斗而死,和赵树理一样。

李幺傻:民国和之前的时代,民间有乡规民约,关中叫乡约,大家互相遵守,互相监督,如果有人偷鸡摸狗,乱伦扒灰,族长和乡绅会出面惩罚。所以,那时候的民间比较遵守道德秩序。后来,族长和乡绅被打倒,而新的道德秩序没有建立,所以民间一片乱象。

白介夫:反右运动以后,做事情根据政治需要,不讲科学成了我们的特点。有人是真不懂科学,有人懂,却不敢讲反面意见。每场运动,都有一些知识分子紧跟形势,推波助澜。好多著名科学家出来论证,为什么亩产可以万斤,为什么要消灭麻雀,为什么在毛笔帽上刻个洞,接上自来水,就发出能洗碗的自制超声波。组织上要掌握每个人说过什么,想过什么,行为如何,是否忠于共产党。每个人的政治待遇,工作中的升迁,都赖于这种评价,于是千人一腔,万人一面,趋炎附势成为潮流。

李幺傻:我们上初中时,语文课本上有《荔枝蜜》,作者杨朔,这篇课文讴歌社会主义,号召人们像蜜蜂一样投身社会主义建设,课本最后一句是:“这天晚上,我梦见我变成了一只小蜜蜂。”这篇课文非常矫揉造作,充满说教和虚假,但当时课后练习题要求全文背诵。杨朔文革中,被批斗而死,和赵树理一样。

@sGCpBBPJyVEk:不要抱怨中国人素质不高。毛泽东夺得政权后,大量中华民簇精英被诛杀,大量历史真相被捂住。大量世界信息被封锁。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了。文化大革命又把林昭、张志新等等看透他本质的人又杀掉了。如此反反复复的杀,你说今天还有这些勇者。就相当不错了。

@luanma_:我奶奶的父亲当年“解放”时候率部投诚,后来虽然没被镇压但被捉去劳动教育,那时候我奶奶向党组织靠拢,听信忽悠就把家里藏的一些银元位置供出来了,后来整个家被掘地三尺,她父亲在里面所受待遇更差,放出来后没几年就病死了,我奶奶前几年重病卧床已经没什么意识了,但经常还自言自语跟她爸道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阿波罗网东方白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