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薇薇:一位安全部的叔叔告诉我:“我们早都死了!我们的灵魂死了。”

——青年“模范”叮嘱:不要说我是党员

在中国大陆,共产党员的身份曾经代表“先进”、“高人一等”。“又红又专”是目标,而“黑五类”、“白专”都被否定,因为颜色不对头。后来,渐渐地,情况翻转了。“党员”意味着虚伪、谎话;“我是党员”等于在说:“我是坏人”。和人对骂时,竟发展出了“你才是党员!你们全家都是党员”这种狠话。

有人随波逐流,及时行乐;有人追寻信念、坚守原则。终点何在,取决于各自脚下的路。

我不曾是中共党员,但却被无神论和党文化洗脑洗得很惨。从幼儿园就接受“阶级斗争”的熏陶,从小学到研究生,一直被迫读马列,考“政治”,背诵虚假的教材和骗人学说。

虽是华夏子民,却和五千年传统隔离。成长的路,失去自由;这种扭曲,充满悲哀。

在中共的个人信息表里,有一栏是“政治面貌”,有13个选项,包括:党员、预备党员、共青团员、某民主党派、群众等。党员脱离群众,真是荒唐透顶。据说现在“群众”一词改为“普通居民”,这是否在说:党员不是普通居民?

父母的几位老友经常到家里作客,他们都在军队任一官半职,常常带来一些“机密”信息。有时,我被允许“旁听”,当我听到他们大说特说共产党的“坏话”时,还用“烂透了”这类词,我非常惊讶。我不明白,怎么共产党的官儿喜欢骂这个“党”。最有意思的是,这些叔叔阿姨在询问我的学业情况时,总要加一句:千万不要入党,以后能出国就出国。

大学快毕业时,有好几个同学申请入党。当时,刚刚经历了“六四”的黑暗和“人人过关”,他们选择向党“靠拢”,倒令我们有些疏远了。一天,才递交申请书的朋友对我说:“谁不想找个好工作。你看参加“六四”游行的,分配都受影响。我父母无权无势,我只能靠这个。”“党票”才是唯一的依靠?

暑假里,我和几个同系学生去一家餐厅打工,比我高一届的学姐也在其中。她才毕业留校,已有两年党龄,还被评为先进党员,是重点培养对象。大家都说,出国培训的人选,她肯定排在前列。第一天上岗,这位党员与我闲谈时忽然悄声说:如果别人问,你不要说我是党员。她的叮嘱,泄露了“先进”心中的忐忑,也让我想起军队老党员对我的提醒。

工作后,见识了中共“政治学习”的网络——每周例行,人人厌烦,可谁也跑不掉。主管业务的主任发言后,党支书还要再传达指令,组织大家分组看报纸,领会“精神”。小组讨论由一名党员负责,带领非党员“学习”,而“学习”往往演变成发牢骚、传秘闻、搞幽默。记得一次,我们的小组长跑了题,居然分享一个笑话:把所有的中共处级以上的官员列队,全部枪毙,肯定有冤枉的;如果隔一个枪毙一个,又会有漏网的。十几年后,再听此说,不觉新鲜,因为我早就听过了,而且还是党员讲的呢。

在中国大陆,共产党员的身份曾经代表“先进”、“高人一等”。“又红又专”是目标,而“黑五类”、“白专”都被否定,因为颜色不对头。后来,渐渐地,情况翻转了。“党员”意味着虚伪、谎话;“我是党员”等于在说:“我是坏人”。和人对骂时,竟发展出了“你才是党员!你们全家都是党员”这种狠话。

多年前,一位曾在安全部任职的叔叔说:“我们早都死了!我们的灵魂死了。”他的意思是,跟随中共,令心灵死亡。

2004年底,我们全家声明退出中共,父母退党,我退团退队。我们脱离邪恶,奔向自由光明。

十多年来,我接触到越来越多的真相,关于中共,关于共产党、共产主义,关于发生在大陆的人权侵犯和信仰迫害。我也见证了许多不同的选择。面对强权暴政,面对利益诱惑、安逸浮华,有人随波逐流,及时行乐;有人追寻信念、坚守原则。我们的终点何在,取决于各自脚下的路。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