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党媒 请不要用所谓的“爱”来为邪恶背书!

我强烈谴责目前官媒用报恩,用爱来绑架这个可怜的女孩子,你们吃完了“冰花男孩”的人血馒头,现在还要用所谓的道德将一个可能面对大好前程的不幸女孩送回那块伤心地,送回那个愚昧落后的山村吗?我看你们现在不是什么灵魂的摆渡人,而是人性的“送葬人”!你们要为你们所谓的“正能量”将这个目前还懵懵懂懂的女孩推入人生的低谷。

忽略“拐卖人口”的邪恶,渲染“感恩图报”的爱(网络图片)

看到了这样一个新闻:1996年,4岁的赵红梅跟着妈妈从河北保定回成都外婆家时,遇到自称“回川办案”的“警察”,母女俩被骗到四川通江县的一个小山村,几个月后,妈妈病重离世,赵红梅被人收养。后在好心人资助下,她考上西华师范大学。大四时,赵红梅在养父母的支持下开始寻亲,通过警方和《等着我》电视栏目,找到失散了20多年的亲人。而几个月后,赵红梅也即将成为一名老师,她说未来她将会留在大山,做贫困孩子的摆渡人。

在官媒的口中,这是个报恩的故事。可是,读这篇新闻的时候,天佑总觉得那里有些不对劲,心里五味杂陈,甚至非常的郁闷。我们现在逐一分析一下,看看这个新闻到底说了什么?

赵红梅(网络图片)

赵红梅在四岁的时候,在保定与丈夫吵架带着赵红梅回川探亲的母亲被一个所谓的“回川办案”的警察骗到了四川通江县的一个小山村。由于愤懑交加,赵红梅的妈妈到通江不久就病倒在床,也没钱了。期间,这个可怜的女人曾多次偷偷写信,央求村里人帮忙寄给成都的亲人,但那些信要么被村里人拒寄,要么被“骗子”发现后销毁。就这样,母女俩与保定、成都的亲人彻底断了联系。几个月后,妈妈病重离世,小红梅成了孤儿。看到这里,你明白了吧?这对母女被拐到深山里了,因为村里人冷血和“骗子”的阻扰,再加上由于没钱治病,当然“骗子”也不给她治病,不久就去世了。

这是个什么状况?赵红梅的妈妈被“骗子”拐到了山里,我相信她也被“骗子”睡了。这个“骗子”此时已经是刑事罪犯了,涉嫌拐带妇女和强奸两项。至于,赵红梅的母亲生病后,如果“骗子”有一点恻隐之心,让她跟家里联系,她也不会死。从某种意义上讲,“骗子”同时涉嫌谋杀。我一直想不通,“骗子”为啥宁可让她死也不让她跟家里联系,世上还有这么残忍的动物吗?

我们再往下看,赵红梅母亲去世后,“骗子”离家去外地打工了,举目无亲的赵红梅和男子的父亲相依为命。这个“爷爷”完全把她当成童工,她每天要做饭、喂猪,抱着茶壶去村里水井打水,下地割猪草、上山捡柴,农忙时,还要和“爷爷”种田锄草。到了读书的时候,她不能读书,或许有家里穷的因素,但是,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爷爷”不想让她读书。

直到8岁的时候,赵的命运才有了改变,乡政府干部赵必顶发现了她,将她带回家做保姆,同时让她上学。因为赵红梅勤奋好学,赵必顶夫妇想收养她让她上学。但是,那个所谓的“爷爷”不同意,为啥不同意?新闻里没说,估计怕赵红梅被收养,就不能给他赚钱了。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所谓的“爷爷”能养出那样残忍而无情的“骗子”儿子那绝对是正常的。

双方多次拉锯,“爷爷”坚决不同意收养。在这个问题上,我在这里不得不说说“底层之恶”,某些社会底层的邪恶你完全可以用没有人性来形容,这个“爷爷”无论如何也不让赵必顶收养的理由无至今想不通,是钱给的不到位吗?后来虽经村干部和派出所协调,对方仍然不松口。无奈之下,几方达成一个折衷的办法,书要继续读,小红梅由“爷爷”的一个侄子领养。养父母已经有三个孩子,小红梅的到来,让这个贫困之家又多了一张吃饭的嘴巴。就这样,10岁的小红梅成了村小二年级的一个旁听生。每天放学后,她做饭洗衣,照顾弟弟妹妹,忙完这些后才开始做作业,有时作业完成了,家里人都已入睡了。

在这个问题上,我一直想不通这个国家究竟怎么了,赵红梅明明是被拐来的,村里和派出所都知道,现在她母亲去世了。政府和派出所为什么不帮她找自己的亲生父亲,将一个被拐来的孩子留在“骗子”家里,让她成为“爷爷”的生财工具,这是什么行为?还有,派出所为什么不追究“骗子”的刑事责任?赵红梅是怎么上的户口?当然,她在养父母家的生活虽然像是童工,但是,我们按照农村的习俗,姐姐要照顾弟弟妹妹,这个也无可厚非。事实证明,她的养父母对她也真的不错。新闻里没有说养父母收养赵红梅时有没有给“爷爷”钱,如果给了,此人的邪恶那就无法形容了。即使没要钱,他不让赵必顶收养的行为也是自私、愚昧甚至邪恶至极。

赵红梅被收养后,由于学习刻苦,她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在村上读完四年级,养父母把她送到镇上一家私立学校,得知赵红梅的特殊情况后,学校让她免费读完小学,又继续支持她在本校读初中,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全县最好的高中,并且进入了“重点班”。高二开始,上海一家爱心助学机构向她伸出援助之手,三年后,考入西华师范大学。再后来,通过电视寻亲节目,她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和姐姐。

再后来,赵红梅选择了支教,选择了对养父母报恩。对于未来,赵红梅表示,“将会扎根巴中,自己来自大山,不怕再回大山里去,她愿意做贫困孩子的摆渡人,将他们送往幸福的彼岸。(官方宣传语)”

读完整个新闻,我心情非常复杂。首先就是“恨”,我恨这个“伟大”的国家,一对外地母女被拐到一个小山村里,村里、派出所、村民都知道,居然无人管,以至于让那个可怜的女人客死他乡,让一个可怜的女孩成为别人的童工;我恨那个“骗子”和他的父亲,或许,他们的初衷只是想“讨堂客”,但是,他们这种做法不仅害死了一个无辜的女人,还差点让一个女孩从此跌入人生的深渊;我恨这个国家变态的媒体,赵红梅的经历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一个悲剧,甚至是一个巨大的丑闻,但是,在这个国家的官方媒体口中,这居然成了“爱和抗争”的正能量典型,官方媒体甚至用克莱尔.麦克福尔那句“如果命运是一条孤独的河流,谁会是你灵魂的摆渡人?”来煽情,这是怎样的无耻?

其次,感激。如果不是乡干部赵必顶和赵红梅的养父母,赵红梅现在非常可能是个文盲,早早地嫁人生一堆孩子,过早地枯萎,人生陷入深渊;如果不是哪个私立学校以及后来的爱心助学机构帮助赵红梅,可能她也早早地辍学,出去打工了。可以说,赵红梅是不幸的,但是也是幸运的,在她八岁以后,她还是遇到了一系列的好人。只是这一切都是民间的行为,我们看不到这个“伟大”的国家为她做了什么。直到她的故事被外人所知,她又成了官方媒体宣传的题材,因为她有利用价值。

再次,我很同情赵红梅。如果说她童年到青年的遭遇值得同情,而我现在更同情的是,这孩子现在被官媒所绑架而无法自拔。官方媒体现在给她戴上高帽,同时也带上了紧箍咒。如果她不清醒的认识这点,她以后的命运很难预料。不管是因为妈妈的不幸还是那里的人文状况,她都应该离开那儿,对养父母的养育之恩的报答不需要呆在那愚昧落后的地方。

当然一个严肃的问题不知道赵红梅想不想知道答案:那就是自己的母亲是怎么死的?一个正常带着4岁小孩子的青年女人几个月突然死亡,仅仅是因为生病?生的什么病?是不是因为反抗侵害被打成重伤不治?至少也是被“骗子”耽误了吧?身为被拐卖女人的女儿,长大后不想着找到被拐卖几个月暴毙而死的妈妈死因,给妈妈一个交代,反而用所谓的爱回报这个村子,她的妈妈是不是会死不瞑目?她至少要知道,她要回报的这个村子的人当时的都是包庇“骗子”的吧?这个村子的人当年拒绝帮助自己的母亲,要不要为自己的母亲的死负责?赵红梅如果不在这个问题上为母亲和自己寻找一个答案,我真是觉得她的书白念了!

我支持她对自己的养父母报恩,但是,我希望她能走出那块伤心地,改变自己,以后多多帮助他们,甚至把他们接出来。我强烈谴责目前官媒用报恩,用爱来绑架这个可怜的女孩子,你们吃完了“冰花男孩”的人血馒头,现在还要用所谓的道德将一个可能面对大好前程的不幸女孩送回那块伤心地,送回那个愚昧落后的山村吗?我看你们现在不是什么灵魂的摆渡人,而是人性的“送葬人”!你们要为你们所谓的“正能量”将这个目前还懵懵懂懂的女孩推入人生的低谷。

赵红梅,贫困的孩子不需要你做“灵魂的摆渡人”,你现在需要的是“救赎”自我,你的明白?至于官媒,你们不去呼吁把拐带妇女的“骗子”绳之以法也就算了,一个不幸的女孩子有可能离开给自己造成巨大的伤害的地方,却被你们以她是“爱和抗争”的正能量典型送回去,这事怎么看都是一件残忍的事儿,是“人”做不出来的事儿,但是,你们正在做,因为你们需要这种题材煽情,而不管这个女孩子以后的命运。用句东北话说,这就叫:缺德带冒烟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