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娱乐 > 港台娱乐 > 正文

她是张国荣女神 嫁给爱情38年 70岁活成这样

>2010年CNN评选史上亚洲最伟大的演员。

香港有三人上榜:张国荣、梁朝伟,另外一位就是萧芳芳。

也许你对萧芳芳这个名字有点陌生,但你的童年一定单曲循环过这首歌;

《世上只有妈妈好》

▲萧芳芳是原唱

看过连手指都格外有戏,傲骨中带着温柔,一指一弹把生活揉成喜气的方世玉老妈;

被《女人四十》里穿上宽大的职业套装,裤腿在脚踝处荡着,坚韧挺拔,以中式女人的隐忍和坚强独自扛起一切的阿娥所惊艳。

香港鬼才黄霑曾说:

在我心中,萧芳芳可以绚烂,可以平淡,幅度之广,友人之中,以她最重。

幼年丧父,少年失学,中年离婚,晚年失聪……一个女人有多倒霉把世间的磨难都遭遇一遍,她却硬生生把一副烂牌打成王炸。

甩掉花心的秦祥林,踢掉情场歌手谢贤,你很优秀,但我也不差。

人生短短只有几十载,我希望,酒是烈的,风是暖的,而我是为自己而活。

提起萧芳芳,总会联想到她在影片里的精湛演技,一颦一笑尽是风流韵致,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老天爷赏饭吃”。

6岁从娱乐圈出道,处女座《梅姑》一亮相就斩获东南亚影展最佳童星奖;

8岁就和武打巨星李小龙搭档演戏;

11岁出演《苦儿流浪记》,很多人都是奔着30年后复出的影后胡蝶去,却被这个小小的戏精所征服;

年少成名,萧芳芳第一次尝到了走红的滋味,港媒还把她和其他六个女星列为影坛七公主。

那时候的美人都美得各有特色

由于独特的穿搭品味,她还一度被奉为时尚的风向标。

皮衣上身,配上复古妆容,英气逼人;

卸下浓妆,披上一袭水绿色的连体裤,简洁干练又摩登十足。

大红的裹身旗袍上身勾勒出婀娜多姿的曲线;

换上比基尼也是身材超好。

但往往好看的皮囊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在那个美女如云的年代,精致的脸蛋不缺,稀罕的是才情。

萧芳芳无疑是有才的。

父亲是留学德国的名门之后萧乃震,母亲是上海滩名媛成丰慧,后来父亲溘然长逝,家道中落。

柔弱的成丰慧动用身边人脉全力培养女儿。所以小小的年纪,教导她的老师都是傅雷、粉菊花、王仁曼这样的大师级别。

射箭、骑马、武术、绘画十八般武艺也没落下。

演技惊人又满身才情,萧芳芳赢得了所有人的掌声与喜爱,但其实她并不快乐。

张爱玲曾说过,成名要趁早,但每日演戏、拍杂志、走台步让她开始迷茫,这份代价太大,压得一个女孩喘不过气。

21岁那年,在终于攒够自己和母亲的生活费,推掉八部电影的邀约后,萧芳芳出发了,目的地是美国Seton Hall大学。

盛名之下激流勇退,处在烈火烹油的娱乐圈,萧芳芳却异常清醒,人生道路如此,爱情亦是如此。

谢贤曾对这个才貌双绝的女子苦苦追求,但相处后谢贤依旧不改浪荡的本性,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放浪形骸性情使两个人分隔越来越远。

终于萧芳芳成了第一个向情场杀手分手的女孩,时隔多年,谢贤依旧对此念念不忘。

但萧芳芳很清楚:无论是朋友,或是夫妻,如果只有一方进步,另一方没有跟上的话,准会分手收场。

步伐不一致的恋人始终走不长远,与其委屈迎合,不如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大学毕业后回香港后,萧芳芳出演电影《女朋友》一举拿下台湾金马奖的最佳女配角。

读书4年,业务水平也没落下

就在事业风生水起,情感一片空白时,一个男人出现了:秦祥林。

当时秦祥林和林青霞纠缠颇深

一个是流连花丛的情场老手,一个是浸染浮华多年却对爱情保有天真的女子,谁胜谁负,一目了然。

萧芳芳终究被秦祥林温柔似水的攻势打动,一向孝顺的她还不顾母亲的激烈反对,毅然成婚。

才子配佳人,不失为一段佳话,但剥开婚姻的锦被,也许里面是密密麻麻的虱子。

一个风流成性的浪子怎么会轻易被一纸婚书所束缚。成婚后的秦祥林依旧我行我素,风流韵事一箩筐。

攒够了失望就离开,在忍受三年后,这段被称赞为天作之合的爱情终究匆匆散场。

被爱情背叛,很多人都以为萧芳芳作怨天尤人的姿态,但内心丰满笃定的女子,即使偶遇渣男也能抽刀断水全身而退。

爱情没有了,生活还在。

她开始发掘自己的潜能,在很多女演员都以塑造完美佳人为重点时,她大胆出演了创造了“林亚珍”这个经典丑女形象。

自己演还不过瘾,一直拥有导演梦的她还自编自导自演了一部电影《跳灰》,电影一经上映不仅口碑爆棚还被誉为“香港新浪潮电影的开山之作”。

一个女人变优秀了,总会遇见真爱。

1980年,萧芳芳邂逅了张正甫,他因惊艳才情被誉为“香港才子”,虽没有谢贤和秦祥林的名气,却让萧芳芳感觉漂泊的灵魂有了归宿。

两个人在一起,彼此欣赏,相互崇拜。

最好的爱情就是,我知道你很好,但我也不差。

有了美满的爱情做底气,萧芳芳沉下心来打磨演技。

在如今替身、耍大牌泛滥成灾的演艺圈,她无疑是一股清流。

《方世玉》里有被扔鸡蛋的戏份,她坚持上阵,丝毫没有维护自己形象的自觉;

《女人四十》里把中年女性的爱与痛,烦与忧演绎得活灵活现;

《虎度门》里将冷剑心与自己从影30余年的心境糅合在一起,嬉笑怒嗔,媚眼红装,目断魂消吟凄凉。

她说:我希望你们别那么快就忘了我,一个在台上奋斗了三十年的一人,我,冷剑心(萧芳芳),今生无悔。

她深知,一个好的演员离开的是人,留下是作品,这是永远不会被遗忘的。

1995年她凭借《女人四十》夺得柏林影后

如今,萧芳芳鲜少出山,前半辈子在台上演绎别人的悲欢离合,卸下妆容后终于可以渲染自己的人生。

她写书,《洋相》成了无数精英的指导,在里面她还化身段子手,把时尚和社交礼仪谈笑间剖析得通通透透。

在年近70岁时,她获得香港理工大学颁发的院士殊荣。

为了给护苗基金募集捐款,几近失聪的她和郭富城跳完了一曲探戈;

别人的60多岁,日渐衰老,江河日下,她身上反而具备了汹涌的美人能量,依然具备美丽的无数可能性。

美人同台,毫不逊色

何为一个女人优雅的活着?也许萧芳芳给我们示范了最美的一种可能。

拍戏时就做最敬业的演员,拿生命去诠释角色;爱情来临时,大大方方地接受,不合适时潇潇洒洒地走开。

隐退就安心相夫教子、出书、做慈善,每一秒匆匆而过的时光,都傲骨中带着温柔,把挫折碾压成祥和。

努力过,拼搏过,美过,爱过,剩下的,都交给岁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丽 来源:爱奇旅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娱乐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