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韩正和这些常委都成笑料 江泽民开启教育大跃进

1月26日,陆媒梳理十八大以来142名省部级以上落马高官的履历,发现这些落马官员不是博士就是教授,而且他们获取高学历背后,均呈现速成多、跨界多、名校多、疑点多四大怪象。事实上,不止落马者,假学历、伪学历已是官场常态。此前,现任政治局常委韩正等人的高学历也被取笑。中共第五代里的高官们假学历更是层出不穷。江泽民执政后期,中国陷入教育大跃进的癫狂状态,以至于大学城变成了“第二国土局”。

图片:韩正

贪官学历造假怪象百出

统计发现,这些落马高官学历多存在跨界现象:48名博士高官中,有26人跨界,占54%;66名硕士高官中,有33人跨界,占50%。除了跨界,不少落马官员还拥有院长、教授、高级工程师、博士生导师等头衔。

武长顺

如,曾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局长武长顺工作40余年间,从未离开过公安岗位,却获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工学博士和高级工程师的头衔,其博士所学专业还是专业性极强的机械设计及理论。

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中文专业出身,经过某党校函授学院在职研究生班经济管理专业学习后,于2007年跨界取得了北京某名校自然地理学专业的理学博士。在他获得博士学位仅5个月后,还被聘为该校资源学院兼职教授。

此外,不少落马官员基础学历较差,甚至没有基础学历,但这些落马高官基本上都能在短时间内取得相关学历,硕士学历一般两年获得,博士学历一般3年获得,从公开报导看,没有哪位高官因为论文、答辩等环节“卡壳”而拿不到文凭。

如,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不仅是管理学、法学双博士,而且仅用一年就获得了国内某知名大学的法学博士学位。

韩正被取笑,因量身订做假学历

自由亚洲电台2016年曾刊发题为〈中共官场从政策源头鼓励伪学历、假学历〉一文称,越没有真才实学,越没有底气的干部,越是要弄上个“在职硕士”、“在职博士”头衔为自己充门面。

比如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官方简历中说他是“在职研究生学历,经济学硕士学位,高级经济师”,实际上他从上海徐汇起重安装队仓库管理员做起,在没有任何学历的前提下,即被提拔为上海市化工局团委书记。

文章说,在担任此职务的过程中,用括号注明(其间:1983至1985年复旦大学大专班学习),由此可见,他的这第一个学历就是所谓“在职进修”。

接下来,韩正在担任上海市化工专科学校党委副书记的过程,又用括号注明(1985至1987年华东师范大学夜大学政教系政教专业学习)。有了夜校的2年经历之后,韩正便成了大学毕业生了,并凭此“学历”当上了共青团上海市委书记。

文章称,到了担任上海团市委书记和改任上海市卢湾区党政负责人期间,已经具备了“大学学历”的韩正继续“学而不厌”,其简历中再次用括号注明(1991至1994年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国际关系与世界经济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获经济学硕士学位)。

由此可见,纯粹工人出身的韩正,没有经历过一天正式的大学校园生活,但却是具备“研究生学历”和“正教授级高级职”的“党内知识分子”。

文章还说,假如韩正有朝一日当上中央官员的话,其“学历”一定会成为世人取笑的对象。

陈破空: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2007年11月13日,时政评论家陈破空在自由亚洲电台发文披露,中共“十七大”选出的“领导班子”,所谓“第五代”,大多冠有“博士”或“硕士”头衔,但细究他们获得这些文凭的方式和时间,却令人生疑。

文章说,比如习近平,1998至2002年,在职攻读并获得清华大学“法学博士”学位。但与此同时,却先后担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又比如李克强,1988至1994年,在职攻读并获得北京大学“经济学硕士、博士”学位,但与此同时,却先后担任团中央书记兼全国青联副主席、团中央第一书记兼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院长。

期间,习、李二人担任的任何一个职务,都应该说极度繁忙,不可能专心向学;反之,如果专心向学,就不可能干出“突出政绩”,并因此获得高升。尤其习近平,人在福建,实难想象,4年时间里,他如何“攻读”并“获得”远在首都的清华大学“博士学位”?

“第五代”中的其他人,诸如刘延东、李源潮、薄熙来等人的“博士”或“硕士”头衔,都充满类似嫌疑,经不起仔细推敲。一句话:中共“第五代”,文凭真假成谜。《了望》周刊的文章,呼吁高官站出来,公开承认和废除自己“假的真文凭”,似乎意有所指。

在中国,不仅假货泛滥,而且假文凭成灾,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其中,又以官员造假为甚。正如《了望》周刊的披露:从县委书记、县长、副县长,甚至镇长、乡长、派出所所长,名片上大多印有“经济学硕士”、“法学硕士”等名头。“一般情况下,报名、考试、结业时,官员们会亲自出面,平时上课基本上就由秘书代替,甚至有时会出现秘书坐满一教室的滑稽场面。”

大学城变“第二国土局”

《北京之春》2010年8月1日刊登题为《高官假学历成政治诚信硬伤的文章,披露江泽民执政后期,中国陷入教育大跃进的癫狂状态:全国拟建五十余座大学城,两年内落成二十一座,但均未能达到当初的设计目标。比如廊坊的“东方大学城”预计十年间常住人口达到十五万,年盈利二到三个亿,而现在的情况是常住人口不到四万,年亏损超过一亿元,累计负债超过二十亿。一家香港资本背景的公司收购“东方大学城”绝大部分产权后,也陷入其中,叫苦不迭。

其他大学城的状况比廊坊“东方大学城”的尴尬处境好不那里去,如上海松江大学城不但负债累累,而且还出现了中国第一所高校倒闭的标志性事件。上海经贸学院于二○○九年八月宣布停办。

廊坊大学城的卖地似乎技高一筹,一万一千亩实际占地当中有六千六百多亩是高尔夫球场,高尔夫球场旁边的别墅“红火得需要预定”。长沙一家媒体记者在采访后惊讶于这个新发现。

阿波罗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