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香港惨烈车祸的惊人原因

——只看一瞬间之出手

二〇一二年,梁振英上台,气数大凶,是年国庆日南丫岛附近海面,港灯举办游船河,游船被港九小轮拦腰撞沉,三十九人罹难,港灯老板李嘉诚即刻用基金会拨款三千万,另港灯名下每位死伤者即付二十万,不是员工,只要那天触了霉头的也有。老人家时在外国,即刻更改行程,飞回香港,带同儿子去医院探慰伤者,这是英女皇和泰国蒲眉王的仁心气派了。

香港社会大陆化,一架巴士,不过迟到十分钟,司机和乘客有点争执,据说司机把心一横,负气狂飙,与一帮马迷玩过山车,酿成十九死数十伤。

不论司机和死伤者,都是香港最基层的市民。此惨案发生,又是人祸:权贵有钱人,高高在上,决策投资,为了最大利润。

九巴不再是九巴,而是地产集团并购之后的附属机构,成为一部财团官僚机器的一环,下面的经理级,为了向上“交数”,刀削见骨,绞尽脑汁看看还有几片瘦肉切出,到了下面,巴士司机工时增加,培训不足即推上战场。日开十多小时,一辆双层巴士,可以像一架小飞机一样庞大。司机年纪轻,不知生命价值之轻重,心情不好,就此连人带车,富有中国特色,冲下悬崖。

香港是数字的社会,九巴及其母公司新地,事发后只合共捐出一千万给死伤者家属,大老板没有现身医院。钱不是一切,但在灾难突至的千机一变的瞬间,钱却代表了马上展现的诚意。

二〇一二年,梁振英上台,气数大凶,是年国庆日南丫岛附近海面,港灯举办游船河,游船被港九小轮拦腰撞沉,三十九人罹难,港灯老板李嘉诚即刻用基金会拨款三千万,另港灯名下每位死伤者即付二十万,不是员工,只要那天触了霉头的也有。老人家时在外国,即刻更改行程,飞回香港,带同儿子去医院探慰伤者,这是英女皇和泰国蒲眉王的仁心气派了。

相比之下,九巴及其财团的出手,未免有点不太够意思。年关在即,家庭破裂,双重悲恸,特区政府高层也许想到了当年特区煞星出、海难生;今年刚逢林郑也新埋的位,又有一宗陆灾。

饶宗颐先生研究天人之变,他引述“周礼”,指出天人之间有“六变”,第六变为“象物”之变,讲到天人感应,饶先生承认,宇宙间还有许多事情,他穷一生研思,还是不明白。人生从何处来,死往何处去?唯求在尘世之间,每遇巨变,有一念慈悲而已。身为富豪,在天人惊劫的一刻,也与平常人一样,可以做什么呢?唯有看那一瞬间出手之厚薄,见其四端之丰寡而已矣。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