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北京禁互助献血 市委书记蔡奇又上头条了

近日有多家媒体发布消息,称北京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和北京市红十字会下发通知,叫停互助献血。有北京市民表示,卫计委没有考虑到真正需要输血的患者,最终出现病人没血可用,只能等死。还有网友分析,停止互助献血至少带来四个方面的问题。有网友表示,卫计委要求3月停止互助献血,而北京是在2月10日停止的,市委书记蔡奇又上头条了。

农历新年前夕,北京市卫计委出台“亲人停止互助献血”红头文件。文件令不少正要做手术的患者因医院血库无血无法做手术。有患者近日发帖指,她在北京一家医院进行骨髓移植,北京官方一纸文件令其他病患者徘徊在死亡线上。

北京卫计委周四发布消息称,已紧急从外地调动血液来京,目前血小板库存327袋,节日期间每日用量约100袋,红细胞和血浆供应充足,能够适应临床用血需求。

美国之音致电北京市卫计委,接听电话的值班人员表示目前血库里的血液供应充足。当记者追问卫计委是不是没有停止互助献血时,该名值班人员用“嗯”、“啊”之类的语气词回应,没有明确承认,也没有否认。

但一位医疗界人士明确表示,全国大都存在血荒,用量最高的北京经过调剂后,也只有300多袋的库存,非常脆弱。过年大假一过,这点储备基本属杯水车薪。

自由亚洲电台2月15日报道称,在中国大陆,一位署名“蒲保珍”的患者就北京卫计委取消亲人互助献血的文件在网上发文批评当局,引起热议。她写道:自己是一名再生障碍性贫血患者,现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进行骨髓移植。2月5号已经进入无菌室,6号开始化疗,刚上化疗10分钟左右,医院接到北京市卫计委出台的取消亲人互助献血红头文件。医院考虑到血源不够,被迫停止对她的治疗。她还写道:回家后就流鼻血,打过化疗的人,血项会一直往下降。

蒲保珍称,已有很多人到北京市卫计委上访,该部门承认对血液病人的治疗和用血量欠考虑,称出台此文件是为了打击血贩子,没考虑到血液病人;但表示,“因这份文件是很多领导一起决定的,现要修改会很困难”。

北京居民刘女士本周四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北京卫计委出台此政策,原本为打击血贩子,却没有考虑到真正需要输血的患者,最终出现病人没血可用,只能等死:

“什么献血、卖血,都是政府搞出来的。白内障手术根本不需要血,还要家属献血。这些血哪里去了?还不是在他们医院的血库里,这个血就能卖钱了。如果自己去买血,要花1200元到1500元才可买到400毫升血。医院现在就是敲诈勒索。”

蒲保珍说,连日来,其家人和病友四处奔走。国家卫计委说文件不是他们出的,让我们找医院。医院说血库回复就两个字“没血”。她无数次的拨打北京市市长热线得到的回复是问题已反映。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表示,献血法中鼓励互助献血,确实涉及到献血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某种交易,这对无偿献血造成冲击;但是对急需用血的患者,却是一种可以救命的变通方式。

所谓「互助献血」,是当局鼓励择期手术的患者自身储血,以及动员家庭、亲友、所在单位以及社会互助献血,实际运行却沦为血液买卖生意,「血贩子」大行其道,多年来为人垢病。

有作者名字为“我不是谦哥儿”的网络文章分析,从目前看来,这个文件,至少有以下几个问题:

1.在新年寒假血液供应不足时停止互助献血,加剧血库紧张。

2.停止能够直接供应血液的互助献血的同时,提出的补偿措施,如宣传和鼓励义务献血、加强采血等措施,并不能在短期内补充血源。

3.在不对现行采献血制度、血液管理制度等进行改革,提高血液供应的情况下,突然停止互助献血,无法解决血源供应不足的问题,只会重蹈覆辙,引发血荒。

4.一刀切的制度安排,未能考虑危重病人和血液病患者群体的实际需求。

文章说,蔡奇又干了件上头条的好事。北京这次之所以又上头条,是因为计卫委要求3月停止互助献血,而北京是在2月10日停止的,这时候北京都快过节停摆了。病人叫天天不应。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