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外籍释囚:上海监狱给3M、C&A、 H&M生产

《金融时报》发表英国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雇佣的前调查员彼得•汉佛雷(中文名韩飞龙)的文章,讲述自己在中国被关押一年零11个月的经历,其中一处细节足以给一些国际公司在华生产敲响警钟。

“监狱是桩生意,帮企业生产。上午和下午,常常还有午饭后休息时间,狱犯就在共同的房间里'做工'。我们的人做的是配件部分。我认出了家喻户晓的牌子--3M、C&A、H&M。企业的社会责任很重要,尽管这些企业可能不知道监狱劳工是它们供应链的一部分。”

在《金融时报》的长文中,韩飞龙(Peter Humphrey)讲到了他被关在上海青浦监狱时目睹的情况。他写道:“关在中国人区的狱犯在我们厂生产纺织品和配件。我们早餐前,他们就士兵操练般走进来,晚上很晚才回去。在我这个区做工的外国人是不能从家里得到钱的非洲人和亚洲人,没其它办法买化妆品或零食。那都是计件工作,一百个这个,一千个那个。全日制工每月可以挣120元人民币(13.50英镑)。”

3M、C&A、H&M被点名

韩飞龙的这篇回忆文章迅速在国际上引起关注。尽管监狱让囚犯做工本身并不违反国际劳工组织公约,但包括3M、C&A、H&M在内的许多国际品牌都不允许供应链中出现监狱劳工,因为这很可能与强迫劳役挂上钩。H&M要求供货厂家签署“不接受强迫劳役、债役劳工、监狱劳工或者非法劳工”责任书,C&A和3M的供货商准则中都禁止强迫劳工和监狱劳工。

对于媒体的询问,H&M的发言人表示,据其所知,没有违反规则的情况,但他们将非常严肃地对待金融时报上的有关消息。C&A发言人表示,没有观察到或者意识到中国供应链中有使用监狱劳工的问题,违反约定的供应商将参加长期的整顿项目。3M也表示,没有意识到中国供应商有使用监狱劳工的问题,但将有关报道进行调查。

恶劣的关押条件

韩飞龙在文中详细讲述了2013年7月被抓后关在上海的拘留所,以及2014月8月获刑后被关押在上海青浦监狱,直到2015年6月提前获释并被递解出境回到英国的经历,包括拒绝认罪而遭到迫害。

回到英国后,韩飞龙2015年9月接受德国《经济周刊》采访,描述了被关在拘留所时的恶劣条件--十几个人睡在一个5乘3米的牢房里,“地上有个洞,算是厕所”,“灯一直开着,14个月里就没有关过灯”,“每天接受两小时审讯时,审讯时戴着手铐,被绑在凳子上”。

在发表在金融时报的文章中,韩飞龙更为详细地描写了拘留所里的恶劣的条件,并写道,被关7个月后,他和妻子终于被允许通信,虽然两人被关押的地方只有30米,一封信要走一个月,而且有的信被扣下。而这样的待遇还是关在那里的中国人所没有的。

2014月8月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两年半监禁后,韩飞龙被转到上海青浦监狱。在那里,他看见了上文所述狱犯们做工的情况。

2015年6月4日,身患疾病的韩飞龙被带到上海监狱医院。韩飞龙写道,在那里,没有医生给他看病,大家只是装出他得到5天医护的样子。6月9日,他和妻子被送到一个小旅馆软禁起来。6月17日,他们被带到浦东机场,登上了去伦敦的飞机。

回到英国后,韩飞龙被诊断出前列腺癌,并接受了一年半的治疗。他向中国政府递交了有关上海滥用中国司法体系的报告,并一直在等待回音。韩飞龙10年内被禁止进入中国,但《金融时报》写道,他自己并不排除有朝一日条件合适后再去中国的可能性。

Peter Humphrey2017年3月7日在英国的家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