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吴祚来:保不住三尺讲台 大陆知识份子还能保卫什么!

所谓的改革开放,无论动机与目标,都与国民无关,改革权开放权,都属于中共,改革开放的利益或成果,也归于中共红色集团,如果说保卫1978,等于说我们要保卫属于他们的改革开放成果,这是错把中共的成果当成自己的成果。

大陆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先生在2018年的新年期许中喊出,要保卫1978,保卫改革开放成果。

这是在当下大陆文革复辟之风日盛之时大声喊出,震耳发聩,让人警醒。现在大陆的个人崇拜造势与打压言论自由的令人窒息的现状,有良知的学者们被逼到一个没有空间的空间中。所以此时章教授的发声,不仅是勇敢的,也是真诚的,追求自由,保守良知,体现公共知识份子的价值与存在的意义。

沿着许教授的保卫1978、保卫改革开放成果的话语,我们思考一下,我们保卫改革开放成果的可能,或者我们能保卫住属于自己的什么?

一、改革开放的解释权归中共中央

今年是戊戌变法120周年,当时还有一个君主立宪,目标在民主宪政,虚君权实民权,知识份子在这场变法的中坚力量。120年来,知识份子既保卫不了皇帝或君主立宪,也保卫不了曾经的共和民国,历史在苦难的怪圈中空转,令人感喟叹息。

中国的高考1977年就开始了,平反活动也在持续进行中,农村的经济改革与中共的高层决策无关,是安徽小岗村农民的创举。1978年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性质并不是一次关于改革开放的决定性的会议,而是邓小平颠覆中共最高领导人华国锋,重新组建领导班子的一次宫廷和平政变,是邓小平获得个人威权的决定性的会议,邓小平通过枪指挥党,罢黜了党的第一领导人华国锋,此举也开启了邓小平幕后决定改革开放政治命运的悲喜剧,也就有了后来对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与赵紫阳的废黜。

由此可见,中共最高领导人保卫不了自己,中共全体党员也无法保卫自己最高领导人(华主席、胡总书记、赵总书记),即便这些人民望更高,特别是胡赵,更有可能引导中国进入民主宪政新时代,人们不得不依从威权或垂帘听政的幕后皇帝,因为他获得了持枪侍卫,军队为国家改革开放保驾护航,实则为邓小平个人极权保驾护航。

邓小平与华国锋的1978之争,华国锋只是在低层次上讲两个凡是,对毛泽东表示一种忠诚,邓小平则在更高层次捍卫毛泽东,用四个坚持,继续对红色皇权进行保卫,邓小平废黜胡耀邦是因为反精神污染,邓小平废赵紫阳,是因为政治改革将要废弃红色皇帝与红色皇权,所以,邓小平与对手的战斗,仍然是一场保皇战,只是这个皇帝不是传统中国皇帝,而是秦始皇加马克思,披着红色政治外衣的新皇帝。

因为邓保卫了先皇(毛泽东),所以他自己的红色帝王身份也得以确立。邓小平从来没有担任过中共最高总书记,但他却自命或被视为中共第二代领导人,其红色帝王身份不言自明。

毛泽东思想战无不胜,中国共产党万岁,毛泽东、毛思想、中共,三位一体,只要这种政治信仰不变,中国人就不可能保卫任何政治与经济成果,三位一体决定了中国人悲剧性的政治宿命:上没有自由,下没有私地,核心是没有人权保障。

保卫自由,保卫私有财产,保卫人权,这三项保卫如果沦陷,其危害胜过华北沦陷、黄河沦陷,全中国沦陷。

所以,说穿了,1978是中共或邓小平的1978,并不是国家民族的1978。

改革开放,是中共话语中的改革开放,并不是中国人民的改革开放,只要毛泽东的神圣地位在那里,只要红色皇权没有被废弃,中国就不可能划时代。

二、三四十年来,知识份子一直在路上

最初我们在进城与升学的路上,后来我们在评职称或共同致富的路上,再后来我们在出国、证职称、申请课题、当博导的路上。

1978,我们相对公平地参与中考或高考,我们进入城市,农民们好获得了一定的土地自主播种权,社会也获得了一定的市场经济权,这些是我们搭上了中共在恢复经济的顺风车,这是中共体制内倾向于市场经济的力量在发挥主导作用,因为自由奴比不自由奴可以为中共创造更多的财富,可以使中共的党国,更加强大而不可一世。

1978年以来,中共改革了吗?中共开放了吗?

是的,中共没有改革也没有开放,中共仍然是一个封闭的堡垒,党国是一个现实的存在,而共和国成为徒有虚名的空壳,人民成为各种标牌上的无意义符号,国家改革只是下半身的改革,而开放,也只是中共最高领导人划了一个又一个圈子,圈子里面,人们可以唱歌跳舞,升官发财,任何逾越者,都是颠覆者或者破坏者。

中国知识界意识到改革开放的有限性,1986年是一次知识界声势浩大的要求真开放的精神自由运动,失败。(注:八六学潮)

1989年,是一次学生发起的知识界与社会各界共同参与的更大的民主运动,要求真正的改革开放,遭到更大的失败,古老的北京,和平的抗议示威者,第一次被统治者屠城式血洗,知识份子什么都保卫不了,而邓小平、李鹏们却誓死保卫他们红色权贵们的既得权益。(注:八九民运,天安门事件)

我们保卫不了什么,也争取不了什么,而抗争,也只是在有限的时间里,发出的怒吼,或者显示不屈的意志,而他们对红色政权与红色权贵利益的保卫总是成功。

1992年邓小平南巡,中国改革开放了吗?还是没有,一手反左一手反右,让权贵经济共同体发展,甚至骗取世界经济贸易组织对中共的开放,加入WTO多少年过去了,党国经济仍然没有市场化,也就是没有对世界真诚开放。

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圈子里的改革开放,任何超出他圈子的内容都要清理删除,正如那首歌曲唱的,他在南中国划了一个圈,那个圈子里就有了繁荣与特许权,而红色权贵集团,则是看不见的圈子,他的一切保卫,就是基本这个圈子的共同利益。

知识份子们,小的保卫不了手中的选票,大的保卫不了共和国宪法中关于自由的条文,当然保卫不了尊严与一切社会进步的成果。党国随时可以用各种方式、名目,巧取豪夺属于人民的一切私有果实。

三、保卫不了三尺讲台,知识份子什么都保卫不了

知识份子,保卫不了属于自己的三尺讲台,一切争自由的言论只能表示自己基于良知,仍然怀有梦想。

我必须说句真话,一百年来中国知识份子什么都保卫不了,特别是中共建政之后,知识份子更是在劫难逃,知识份子承受着文字狱迫害,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连免于饥饿的自由都没有,何况言论与信仰自由,伊或保卫言论与信仰自由?

保卫自己或保卫家园,保卫自由或保卫正义,战争年代借助枪杆子,和平年代借助法治,而中国建政之前与之后,都控制了枪杆子与“法律”,党或党的领袖不仅指挥了枪,还指挥了法律。以革命的名义通过暴民运动,更是超越法律与人伦底线,对知识份子的基本人权与生命权进行迫害与摧残。反右与文革之时,达到顶峰,摧残知识份子,进而将知识的教育与研究基地学校、大学与研究机构一并废弃。知识份子受双重夹击,上有中共军警枪杆,下有暴民棍棒。

用普世价值的方式来改变中国,还是用毛泽东的方式来管制中国,习中央仍然在选择后者,而明令不允许谈普世价值,对整个高校、知识界、媒体人下达七不许禁令,普世价值、民主宪政、军队独立等等,均不允许公开谈论,而文革式歌颂领袖却铺天盖地汹涌而来。

知识精英们有了第二次文革的危机感,这样的时刻,我们听到了许章润教授的新年期许,要保卫1978保卫改革开放成果。

我理解许教授的良苦用心,更对他的勇敢发声表示敬意,但现实的残酷却摆在面前,知识份子,保卫不了自己三尺讲台,知识份子的保卫持续失败,也许可以保守良知与道义底线,但无法保卫任何属于自己的社会权益。

所谓的改革开放,无论动机与目标,都与国民无关,改革权开放权,都属于中共,改革开放的利益或成果,也归于中共红色集团,如果说保卫1978,等于说我们要保卫属于他们的改革开放成果,这是错把中共的成果当成自己的成果。

上没有自由,下没有土地私有,1978年以来随机属于普通人的财富或权益,随时都可能被归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风传媒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