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长平:“啪啪打脸” 武统台湾呢?小粉红羞愧而死

有人写文章苦口婆心地劝导他们“将心比心”。这实在是误解了当代爱国爱党逻辑。在这种教育中,“人同此心”指的是,每个民族都在想要侵略别人,尤其是日本、美国以及受他们蛊惑的“走狗”们,亡我之心不死,没有一刻稍停。“落后就要挨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勿忘国耻,牢记仇恨,大国崛起之时,不正是雪我百年国耻之日吗?

这个春节,爱国小粉红过得殊为不易。才刚刚捍卫了央视春晚的种族歧视,辱骂了用“Happy Lunar New Year(农历或阴历新年快乐)”拜年的超模刘雯,回头却又看见一架美国空军行政专机降落在台湾松山机场,美国参议院“台湾连线”共同主席殷霍夫(James Inhofe)率领包括军方幕僚在内的代表团访台,商讨区域防御和对台军售。有些专看小粉红笑话的不爱国网民讽刺说,这正是中国驻美大使所说的“美军进入台湾之日,就是我‘武统’台湾之时”(大意),为什么搜遍网络,还没见到小粉红弹冠相庆呢?

尽管网管忙着删帖,但是这类讽刺以图片等形式传播甚广。除了取笑之外,转发者显然也“寓教于乐”,希望爱国者们自觉被“啪啪打脸”,尔后幡然醒悟或者有所省思,看清世界形势,改掉说大话的毛病,甚至转变立场。

这种谆谆教诲从来没有缺席。其实就在小粉红怒斥刘雯逼她改错的同时,“Lunar New Year”或者“农历新年”也出现在China Daily、新华社及央视等官方权威媒体上。据说他们愤怒的原因,是越南和韩国企图通过这种“话术”将中国新年据为己有。这让人想到屡见不鲜的中国人抵制日语的困境。前不久有一群“爱国医生”上书抵制“患者”,被人提醒说,抵制掉医学中的所有受日语影响的词汇之后,他们只能改行了。

这甚至可以追溯到光绪末年,担任体仁阁大学士兼管学部的张之洞,看到一所新式学校的教学大纲中使用“健康”一词时,批注道:“‘健康’乃日本名词,用之殊觉可恨”。尤其可恨之处在于,“名词”二字也是日本名词!张之洞自觉尴尬,遂发明了“日本土话”一说。在抵制这些新鲜的“洋词”时,“土话”之谓实在是有点自不量力,殊为可惜。

为什么百年困境未能阻止今天的爱国者抵制“西方土节”(圣诞节)?连官方媒体都不得不加上“农历新年”才能说清楚春节是什么,小粉红却为别人用这个“中国洋词”而愤怒出征?他们不觉得尴尬吗?

如果说这百年来有什么进步的话,那就是政治教育让人们解除了张之洞的尴尬:面对同样的事实,有了不同的逻辑。

被误解的爱国爱党逻辑

的确如此,官方才刚刚号召抵制圣诞节,却又立马宣扬西方国家处处迎春节。新华社喜气洋洋地报道,中国春节全球刮起“红色旋风”,尽显世界领导“范”儿。报道说,连日来,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不约而同”(网民夸这个词用得好)地举办各种形式的中国“农历新年”(小粉红对这个“辱华用语”视而不见)庆祝活动。

自相矛盾吗?讽刺爱国者的网民的逻辑是“己不所欲勿施于人”,可是爱国者自己的逻辑是,抵制圣诞节,就是为了让更多人过春节啊。严防西方文化入侵,并不意味着自己的文化不去侵略别国。

另一个被用来期望小粉红反躬自省的例子是,为什么他们处处“玻璃心”,动辄感情受伤害,却能容忍央视春晚小品公然歧视非洲人甚至为之辩解呢?有人写文章苦口婆心地劝导他们“将心比心”。这实在是误解了当代爱国爱党逻辑。在这种教育中,“人同此心”指的是,每个民族都在想要侵略别人,尤其是日本、美国以及受他们蛊惑的“走狗”们,亡我之心不死,没有一刻稍停。“落后就要挨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勿忘国耻,牢记仇恨,大国崛起之时,不正是雪我百年国耻之日吗?

有人惋惜说,央视春晚严格审查,层层把关,为什么出此纰漏,多么丢人!这未免太善解人意,小看审查了。宣扬歧视并非意外的纰漏,而是春晚的核心价值——专制政权,正是建立在包括阶层歧视,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在内的种种歧视之上的。当局比谁都明白,人们真的在乎公平正义之日,正是专制政权坍塌之时。

接受了这些教育的爱国者们,不会在乎讽刺者的逻辑。比如,有人指出,毛泽东多次感谢日本人,以为会让崇拜他的人尴尬。结果人家更加崇拜了:原来他老人家这么有智慧!所谓“美军到达台湾之日,正是解放台湾之时”,不就是话语策略吗?“宁可台湾不长草,也要解放台湾岛”、“哪怕华夏处处坟,也要杀光日本人”,喊了这么多年,只说不练,有谁为此尴尬过?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