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张扣扣父姐亲属被控制 政法系无视习政令 批党媒造谣无合议

陕西汉中退伍兵张扣扣除夕为母复仇案,引发民众对中共司法不公的愤慨。中共党媒称要对22年前张母被杀案再次合议,但随后政法系罕见直指上述党媒报导「不实」。此外,22日海外中文媒体采访披露,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政府已控制张扣扣的父亲和其他亲属,有知情村民透露打死张扣扣母亲的王家有权有势,在当地口碑不好。村里基本都支持张扣扣,但现在网上支持的都被删了,成了反对的一边倒。

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中共当局否认合议张扣扣母亲被打死案,控制张扣扣的亲人不让发声,表明中共当局仍旧采取“维稳”模式,对习近平当局正在推行的“扫黑除恶”、“深挖保护伞”置之不理,习近平还是政令不出中南海。从目前的情况看,政法系还是要一条道走到黑,维持贪赃枉法的冤案不变。公检法的这种做法,也预示他们要致张扣扣于死地。习近平这个总书记,对江系郭声琨治下的政法系也是无法管束。

张扣扣母亲案合议成空政法委罕见指党媒造谣

北京时间2月23日,中共中央政法委、中央综治委官方新闻网站官方微博「中国长安网」发文称,「陕西高院并未委托汉中中院对当年张扣扣母亲案件再合议!新京报此前报道消息不实!请各位不信谣,不传谣!」

中共政法委官微指《新京报》「造谣」。(网页截图)

上文所称《新京报》此前报导,是该报21日所发《汉中2·15杀人案"续:官方通报称嫌疑人对母亲被杀怀恨在心,陕西高院已委托汉中中院合议庭对当年案件再次合议》一文。

文中称,该报记者从汉中市南郑区新闻办相关工作人员处获悉,南郑区法院已将张扣扣为母报仇一事向陕西省高院汇报,省高院已委托市中院合议庭对当年案子进行再次合议,如有最新结果会进一步通报。

汉中官方对《新京报》表示,将对张母被杀案进行再次合议。(网页截图)

微博显示,在被政法委官媒指责「造谣」之后,《新京报》官微已经删除了这篇报导。

微博显示,《新京报》已删除相关报导。(网页截图)

《新京报》目前由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该报曾是中共首家跨地区联合办报试点,记者至今仍有进行异地监督的权限。与「南方系」一样,《新京报》也被认为是善打「擦边球」的敢言媒体之一。

本月初,《新京报》也曾深度揭露「被全家『性侵』」的黑龙江汤兰兰案,质疑当地政法系统制造冤假错案。《新京报》因此遭遇官方激烈攻击。

目前,中共政法委出面指责法院合议是「造谣」,显示政法系统已启动「维稳模式」。地方法院的合议或无果而终,或已被叫停,或者根本没有开启。

张扣扣父亲及亲属被控制

海外中文媒体希望之声广播电台22日采访报道,陕西汉中退伍兵张扣扣连杀王家父子三人为母复仇案持续升温。据悉,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政府已控制张扣扣的父亲和其他亲属。

知情人透露,“这边的朋友两次到南郑。昨天他们去,当地政府已经把张扣扣的父亲、包括他其他一些亲属已经隔离起来、院子门也锁了,他们的手机也被(政府)收走了,等于切断了他们家属和外界的联系。”

旅美刘士辉律师认为,这是共产党一贯的维稳手段,张家人对外界的信息传播都会被当局视为不安定源,他们的用意很明显,就是为控制真相的流出。

旅美刘士辉律师认为,这是共产党一贯的维稳手段,张家人对外界的信息传播都会被当局视为不安定源,他们的用意很明显,就是为控制真相的流出。

“因为他姐姐和父亲,是向外界传播信息和发声的渠道。他们能够证明当年的凶杀案。这里面有惊人的司法不公、存在‘顶包’嫌疑、而且一条人命判7年,3年执行(3年出来)、赔款(判决书里)8千,而且说是一笔巨款,96年,其实8千块钱算不上是巨款。这里面都能看出来,判决书是有问题的。当局肯定不希望更多的司法黑幕被揭示出来,所以他们要控制信息源、控制外界对事实真相的挖掘。”

刘士辉分析,应该去查当年王家的杀人案如此轻判、而且真正的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及有关未成年人顶包的事情。

“这里面有贪赃枉法、有徇私舞弊、有受贿嫌疑的都应该把它揭示出来!如果有这种情形应该以犯罪论处,因为这个案件影响深远,它不仅仅影响了张扣扣母亲个人的司法不公、应该追究犯罪的没有追究、相反造成了一代人心理的扭曲。张扣扣实际是这种不公正的司法改变了他的一生!以至于他20多年以后去寻仇。”

刘士辉说“他仇恨的是对方仗势欺人、这个社会不公、作为社会主义最后一道底线——司法没有公正!他在20多年后去寻仇,是事出有因,所以应该要酌情轻判。我们担心张扣扣案件的走向。”

旅德学者仲维光表示,当地政府控制张扣扣的父亲和姐姐,说明中共惧怕罪行曝光的恐惧心理。

“中共政权是一个非法的政权!没有法治的政权、它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从国家大事到张扣扣家庭纠纷的事情,中共都是怕事情真相曝光,它不是以法律的公正为首要考虑,而是以中共政权和统治为首要考虑。张扣扣的事情,无论是20年前、还是今天发生的事情,中共立刻的反映就是考虑,怎么做对自己的政权有利。”

中间二层小白楼是张扣扣家的房子。(受访者提供)

知情村民披露:王家在当地有权有势

海外中文媒体23日报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村民向大纪元记者透露了一些内情。

这位村民首先表示,媒体报导的张扣扣15日杀人细节基本上都对,他还特意强调,张扣扣杀人的时候对王家的女人与小孩没有动手,并且说“当年的事情和你们没有关系”,烧车的时候也让离得近的车主将车移开,张扣扣还是觉得会涉及到,就从车后方烧。

他还透露,事发后警方上山找张扣扣好几天也没有找到,张扣扣杀了人之后到自己母亲的坟前烧纸,在街上蹲了几天,后来回家看望父亲还是取钱不得而知,之后就去自首了。

他还向记者透露了张家与王家当年纠纷的事情。

张家与王家平时就因为地基问题吵架。张扣扣母亲被打死时,母亲和王家老大争吵,老三过来也跟着骂,母亲打了王老大,老三和老大打母亲,王家的父亲说:“往死里打,打死了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说的土话,大致是这个意思)。”张扣扣估计是听了这个话,一直怀恨在心。

“张妈确实动手在先,不过没被激怒会动手吗?”村民说。

“张扣扣的母亲被打死后,王家的三儿子一人承担了此事,被判刑7年,赔偿张家8000多元,判决书上是赔偿9000多元,当时安葬费张家自己掏了1000多元,后来此笔款项王家是否给张家不得而知,王家的三儿子坐牢3年就出来了。”

这位村民还说:“王家在当地口碑不是很好,村民基本上都在说张扣扣做得好,后来网上也在说,说做得好的微博现在都被删除了,现在(舆论)已经一面倒了。”

他还表示,张家现在就张扣扣父亲一人,其姐姐早已嫁出去,他的父亲很可怜。

张扣扣家门前。(受访者提供)

死者王自新家,现在已空无一人,只剩一只狗在那里。(受访者提供)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