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持续清洗上海帮 市政府秘书长被撤换

中共上海市高层职位接连被习近平的人马接管后,上海市日前又任命了22名市政府组成人员,包括上海市长应勇的“大秘”、市秘书长被撤换,此前包括上海市委书记、纪委书记和政协主席等都已被习近平人马接管,习近平当局在全面清洗上海帮。不过,美学者指出,在江泽民用“三个代表”旗帜的鼓吹下,腐败已成为中共的一种文化,习近平反腐治标不治本。

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表示,中共官员全面腐败,而江泽民是腐败总教练,擒贼先擒王,不拿下江泽民,习近平的反腐恐怕是白忙活一场。

据中共上海政府网站消息,2月24日,在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上,审议并通过了22名市政府组成人员的任命名单。

包括任命汤志平为市政府秘书长,马春雷为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陈鸣波为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尚玉英为市商务委员会主任,陆靖为市教育委员会主任,张全为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花蓓为市民族和宗教事务委员会主任等。

这是应勇自担任上海市长以来,最集中的一次调整市政府官员。其中,最受外界关注的是市政府秘书长被撤换。

应勇去年1月出任市长后,53岁的汤志平去年8月从黄浦区委书记的职位调任为市政府副秘书长,5个月后,汤成为应的“大秘”。

而原市政府秘书长肖贵玉,是在江派大员前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前市长杨雄任内提拔的官员,他曾长期任市政府副秘书长,从2016年3月开始任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兼市政府秘书长。

今年1月28日,54岁的肖贵玉被贬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闲职。

上海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政治老巢,江泽民的两个儿子江绵恒、江绵康及其侄子吴志明一直在上海“发展”,江家在上海建立了庞大政商关系网。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被指是上海“大哥大”,涉嫌多起大案。

除上海市长应勇是习近平的浙江旧部外,习近平的浙江大秘李强去年10月底也出任上海市委书记,今年1月28日出任政协主席的董云虎也是浙江人。

上海市纪委书记廖国勋曾任栗战书的“大秘”,而栗战书是习近平的前“大内总管”,栗料在下个月的两会上出任中共人大委员长。

另外,上海市常委、上海警备区政委凌希少将,也被指是习近平阵营的嫡系将领。

石实表示,习近平对江泽民把持的上海进行周密布局,习的人马接连接管了上海市长、市委书记、市纪委书记、上海警备区政委等要职,江的老巢全面失守。

《维基解密》几年前披露,中共高官在瑞士银行大约有5千个账户,三分之二是中央级大员。从中共的副总理、银行行长、部长到中央委员,几乎人人都有一个账户。而且,在香港工作过的局一级的官员大部份也都有瑞士银行账户。

国际反贪组织“透明国际”最新公布的《2017年廉洁指数》显示,在全球180个国家及地区中,中国大陆得分为41分,排名第77位。而10年前的前一届政府是排第72位。

《美国之音》2017年3月29日报导援引美国学者魏德按的分析表示,主要因为中共有一种贪腐的文化,腐败已经成为中共官场中无处不在的病状,这种腐败文化是2002年江泽民用“三个代表”将经济新贵们纳入政治体系而滋生的,这样的腐败文化最终会拖累经济的发展。习近平不可能会查办所有官员,这不是一个行政命令或是反腐运动可以解决的。

早在2016年5月10日,海外媒体人士姜维平在自由亚洲电台撰发“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一文爆料:“(中国)最大的贪污受贿的正是江泽民,江带头贪占,这在上海不是秘密,他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子都贪得无厌,1999年,薄熙来以大连百年建市为借口,为了巴结江泽民,把他请到大连,不仅挂出他的彩色画像,而且还准备数百个银行卡,赠送江泽民及其随员,当时一个目击的官员对我说,俺一看江的孙子收钱的笑脸就明白了:中国玩完了。”

《中国事务》曾透露:“江泽民在瑞士银行存有3.5亿美元的秘密账户;在印度尼西亚的峇厘岛买了一栋豪宅,1990年就值一千万美元,由前外长唐家璇替他办理。”

原中行副董事长刘金宝狱中曾招供,设在瑞士、专门对口各国中央银行的国际结算银行在2005年12月发现一笔无人认领的20多亿外流美元。这笔钱是江泽民在十六大召开前夕,为自己准备后路而转移到国外去的黑金。

江泽民当政时,江泽民之子江绵恒短短几年就建立起庞大电信王国,同时还插手几乎所有的上海大项目,成为上海的“大哥大”。

江绵恒及其弟江绵康牵涉中国近年多起最重大贪腐案其中包括“周正毅案”、“刘金宝案”、“黄菊前秘书王维工案”、中国最大金融丑闻“上海招沽案”等,这些案件都涉及到天文数字的贪污受贿、侵吞公款。

《美国之音》今年2月13日刊发对旅居美国的红二代罗宇的采访报导。

罗宇表示,1989年“六四”之后(江泽民借此上台),中共已经腐败不堪,中共领导的一切党政军都腐败了,中共的整个官僚系统都已经到了买官卖官的程度,搞了二三十年的买官卖官,没有一个可能是好的了。

罗宇认为习近平反腐治标不治本。

罗宇在前述受访中认为,因为全党都贪腐,实际上反腐就是反中共,所以这个问题对习近平来说,如果他真的想反贪的话,唯一解决贪腐的办法是逐步有序地实现民主化,就是官为民选,然后贪官才能无处藏身。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