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基因论又胜一局

评述中国现代史、论中国人,以及中国的修宪维旧,做一名KOL,站稳此一定点,即结论清晰、科学、公正。Come on,这是全球化的二十一世纪,天下为公,地球并不围绕某一个民族为轴心而转的。

中国政治改革,修改宪法,千呼万唤,废除了邓小平的废除国家领导人终身制,回归初心,就是重新迎来一个可以终身铁腕统治的强人,亦即皇帝。

读通中国历史,或了解中国文化,于此必水波不兴,一点也不“震惊”。二十年来,本人研究中国小农人口的民族DNA,于之多有不带情感的客观论述,有的文人看不过眼;但今日在大陆,中共官方讲“红色基因”,中国的社会科学学者也讲“中国文化基因”,可见“中国人DNA论”之深入民间。中国人永远不可能实现西方的议会民主,一百二十年前的“戊戌维新”已经失败,到今日的“戊戌维旧”,一切回到起点,其间由胡适到雷震、魏京生、司徒华之类,都错了,鲁迅、林语堂,和本人,却对了,我很欣慰。

民族基因和“国情”一样,在社会科学之中,皆无所谓对,也无所谓错。读文学的人,富有感情;读历史的人,却必须不带感情。文史的训练,是感性和知性的平行修养。世界是一座森林,奉行社会达尔文主义。在人类社会的生物链之上,有供猛兽猎食的兔子、羚羊;有供麻鹰捕猎的田鼠。麻鹰有双翼,一振翅就能飞;地上的母鸡也有翼,却永远学不了飞。

这一切,不是禽畜的错,也不是指出“物竞天择”此一生物定律的达尔文的错,不,达尔文没有歧视或贬低田鼠、兔子、母鸡的基因和智商,这一切只是上帝祂老人家——这位唯一永不退任的最高强圣——的安排。

读中国历史,观察中国人这个民族,要像英国自然世界纪录片大师大卫艾登保禄和国家地理的摄影师一样:Stay detached,看见猛虎扑杀斑马,麻鹰擒杀田鼠,你的职责是冷静纪录、分析、解说;而不是感情洋溢地批判老虎和麻鹰残暴,继而热泪盈眶地想拯救生物链仅供肉食的下端生物。

不是你没有怜悯之心,而是此时此境,你的身份先是自然生态的摄影家,而不是一名锄强扶弱的侠士。在达尔文主义社会,或会有许多刺客侠士出现,如在秦王战国时代;或者几乎完全没有,如文革中国仅一林彪,但这种人不应该是生态圈之外的你。

评述中国现代史、论中国人,以及中国的修宪维旧,做一名KOL,站稳此一定点,即结论清晰、科学、公正。Come on,这是全球化的二十一世纪,天下为公,地球并不围绕某一个民族为轴心而转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