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子华:百姓的泪水将汇成吞没中共的惊涛骇浪

据统计,近年来中国每年有两千万上访人士,这些满身冤屈的上访人士,在新年期间是怎么过的呢?还有一大批挣扎在社会底层的困难户,他们的新年是怎么过得呢?还有那些被中共无理打压的维权人士、宗教人士、有信仰的好人,他们的新年是怎么过的呢?鞭炮声中淹没了多少人悲痛的哭泣,灯红酒绿遮掩著多少人凄惨的泪水。

对中国人来讲,传统的中国新年是一个最隆重的节日,新年之际,万家团聚,普天同庆,骨肉之情,天伦之乐,都在浓浓地烘托著新年的气氛,带给人们幸福和快乐。

笔者小的时候,常听老人们讲,从前每当过年时,大年初一这天,人们都要相互拜年、问候、祝福。即使有过节、有矛盾的人,这天也都互相拜年,在人们的相互问候中,那些过节、矛盾都随之化解,重归于好。

古老的中国新年,不只是单单的喜庆,那是半神文化(也称传统文化)最闪亮的集锦,是激浊扬清,展现社会风貌和人们善良、友好、关心、诚挚及互相尊重的最佳节日。

如今的中国大陆,新年已经变异了它的内涵,人们表面上还在礼尚往来,但大多是做做样子、走走过场而已,而那种真诚、友爱却越来越淡,欢声笑语中充斥着人们陶醉于利欲的轻浮放荡,寒暄问候中塞满了人们相互利用的虚情假意。现在人们只顾自己吃好玩好,有多少人去想周围一些困难的人是否需要帮助?有几个官员真心去想此时自己的百姓还有多少陷于窘迫过不好年?电视上报道的一些官员去慰问老百姓,只不过是作秀、骗骗人而已。中共向来只关心它的政权,根本不会真正关心百姓的疾苦。

据统计,近年来中国每年有两千万上访人士,这些满身冤屈的上访人士,在新年期间是怎么过的呢?还有一大批挣扎在社会底层的困难户,他们的新年是怎么过得呢?还有那些被中共无理打压的维权人士、宗教人士、有信仰的好人,他们的新年是怎么过的呢?鞭炮声中淹没了多少人悲痛的哭泣,灯红酒绿遮掩著多少人凄惨的泪水。

今年大年初二,一位熟人给我讲了两件事情,听后令人心绪不宁。这位熟人的老家在河南商丘,他说商丘市近几年大搞开发,现在已发展到市郊一些农村。开发的第一步就是强拆民房,根本不容群众说理,政府与开发商合伙,调来推土机就推房子。商丘近郊有一个薛刘庄村,新年前政府在这个村里强拆民房时,有位八十多岁的老人躺在屋里不让拆房。开推土机的司机对他说,你不出去,我就推倒房子砸死你。老人说,砸死我也不出去。开推土机的司机就真的推倒了房子,活活砸死了老人。全村的人义愤填膺,忍无可忍,围上去对司机一阵暴打,差点把他打死。最终司机被迫拿出二十五万元钱赔偿了死者家人。

俗话说人命关天,一个开推土机的司机与老人无冤无仇,为什么就敢砸死老人呢?这背后若没有中共的官员为其撑腰,这司机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当着全村人把老人砸死。回顾六十多年来,中共一味地用无神论和斗争哲学毒害人们,让人们蔑视生命,不相信善恶有报,因此有些人干起坏事来无法无天。越是受中共毒害最深的人越是心狠手辣,毫无人性,也就越能为中共卖命。中共窃政后的每次运动,不都是在利用那些中毒最深的人去整人、杀人吗?直到今天都是如此。这个开推土机的司机也不例外。

司机砸死了老者,自己也险些搭上了性命,并且还损失了二十五万元钱,双方都成了受害者。是谁害死了老者?是谁害了开推土机的司机?真正的罪魁祸首就是中共。这个新年,死者的家人和司机的全家是怎么过的呢?

第二件事是,有一家的房子被强拆掉了,全家人没地方栖身,就在地里搭建了几间简易房解决燃眉之急,可临过年的时候,政府又把人家栖身的简易房给推倒,无奈之下,一家人就去了上级部门上访、告状,谁知状没告成,反而全家人被抓。

有道是:新年不寻常,遍地是冤枉,贪官把福享,冤民坐牢房。

这两件事只不过是中共罪恶的冰山一角。如今不知有多少家庭都被中共推向了水深火热之中。中共还在吵吵大搞扶贫,可是在它扶贫的口号声中,谁知又制造出了多少新的贫困者。扶贫只不过是中共收买人心,掩盖罪恶,为欺骗百姓耍的花招而已。其实中共的强拆滥建和所谓的治理污染等毁掉和侵吞的百姓财富,不知是它用于扶贫的多少倍呢?大陆现在已是民怨四起,怨声载道,冤民们上访无门,告状无路。民间有歌谣写道:抢我地,损我粮;泪汪汪,去上访;众贪官,互相帮;挨了打,蹲班房。民无奈,呼爹娘;被冤死,别告状;天不清,日不亮;共产党,似豺狼。

在中共的社会里,被欺压的百姓们是越来越没有说理的地方了。全国上下,人们都知道江泽民最坏吧?

在他执政期间,带头贪腐淫乱,出卖国土,掏国库、榨民财,处处祸国殃民,无人不恨,无人不骂。这么一个全国人民公认的大坏蛋,应不应该告他?谁都应该告他。从二〇一五年至今,已有二十万法轮功学员用真实姓名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控告他对法轮功的无理迫害。法轮功是让人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好人,教导人们在社会上只做好事,不做坏事,没有违犯国家任何法律,可江泽民由于妒嫉与中共相互利用,制造出一个个谎言,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中共两高不但不给立案,还利用各地公安机关,几乎对每一个起诉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打击报复,有的被骚扰恐吓,有的被非法拘留、判刑,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

中国的访民们,受害的百姓和蒙受千古奇冤的法轮功学员,不都是无辜地在遭受着中共的迫害吗?就连那些为了利益紧跟中共的打手们,将来被中共卸磨杀驴时,不也是被中共所害吗?现在社会上有一部奇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正在广传,涉及到每个人的未来,是上天在历史巨变的最后关头,恩赐人们生命得救的无价之宝。读到此书的人,一定是幸运的人。

俗话说玩物丧志。在当今中共的治下,物欲横流,性淫泛滥,众多的人都陷在其中不能自拔,丧失著良知,毁灭着志向,误入歧途,还把歧途当作正道,就像醉酒驾车,且又行驶在中共布下的阴霾中,不能自主。

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江泽民执政期间,笔者曾在中共公安机关工作过一段时间,专门负责写通讯报道。

去公安机关之前,在我的印象中总认为公安机关是为了维护社会治安,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为天职的,应该是个执法如山的部门。当去了之后,看到了其真实情况时,却让我觉得如吞进了一只苍蝇。那时常听一些公安内部的人毫不掩饰地说,穿上警服我就是警察,脱掉警服我就是流氓。

有一次当地有一家银行被抢,劫匪持枪打伤了银行职员,然后两个人抢了现金,骑摩托车逃跑。当时我所在单位有两个警察开车巡逻正经过现场。这两个警察驾驶警车很容易就能把劫匪追上,可是他们当时不仅不作为,反而停在那里看热闹,眼睁睁让劫匪跑掉,被群众举报。得到此消息后,我和一个同事找到单位一把手,要求把这件事报道出来。可没想到领导把脸一沉说:你们不想吃这碗饭了!

领导们为了抓名誉,就急着让多发好人好事的报道,但是并没有多少素材可写。一天办公室主任对我说,没有实事,你不能编吗!

通过亲身经历,使我见识到了在中共的治下公安部门竟沦落到了这种地步。那时我就很坚信中共不会长久,并在心里对自己说:这辈子绝不入党。公安部门都可以在新闻方面造假,那其他行业更不用说了。

事实证明,在中共的天下几乎就没有不造假的部门,连央视都在无所顾忌地造假。说到底,中共在新闻上,根本就不去考虑百姓的知情权,为了它的政权清一色地给自己涂脂抹粉,混淆是非,有意地误导人们,让人们在大是大非面前善恶不分。中共自始至终都是以谎言和暴力来维持统治,越到最后就越显突兀。中共是西来幽灵,本身就是魔鬼,越是好的、善的、正的事物,它就越是仇恨,就越要抹黑、打压。二〇〇一年新年即到的大年三十,央视竟冒天下之大不韪,推出了震惊世界的所谓法轮功学员“天安门自焚”的造假新闻,用来栽赃陷害法轮功,煽动全国人民对法轮功的仇恨。可是纸里包不住火,后来人们得知“自焚”是江泽民、罗干和时任央视台长的李东生等人,雇人冒充法轮功学员表演的一场令人发指的骗局。中共为了迫害一帮手无寸铁的只为做好人的善良群体,竟以政府名义制造出此等卑鄙无耻的谎闻,散布全球,它还有什么坏事干不出来呢?

李东生因搞“自焚”有功,后被中共提升为公安部副部长,给公安部门又增添了一个杀人的恶棍。殊不知人算不如天算,正当李东生青云直上时,恶报却降临到他的头上,表面上是其在权斗中落马,成了被中共推出的替罪羊,而深层的原因却是善恶报应的必然结局。

笔者只是根据自己的经历、见证和所在层次的背景,揭露中共滔天罪恶中的一点劣迹,想以此唤醒更多的还有良知善念的同胞,认清中共本质,不要再被其迷惑、欺骗,明辨是非善恶,才是真正为自己负责。现在很多人都看到了中共不会变好,也看到了它治下的社会没有了出路,冥冥之中觉得大难就要降临。

不少人无可奈何地叹息道:天塌砸大家,要死一块死!

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大难之前,上天也给人安排了逃生的办法。就看人们能不能识得天象,顺从天意?古代许多预言和当今一些高人们都在告知今天的世人,中共用无神论和假恶斗教唆人们无法无天地去干坏事,导致整个社会道德全面败坏,必将招致天降大难。天降大难,天灭中共,这是历史的必然。

只要自愿退出曾加入过的中共党团和少先队组织,分清善恶,就能得到上天保佑,躲过大难,走向新的纪元。

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共运动连番,杀人如麻,致使无数的受害者苦熬血泪人生。如今天象的昭示,历史的巨变,都在呼唤著中华儿女的觉醒,当人们普遍觉醒时,那无尽的冤泪就会汇成不可阻挡的力量,化为吞没中共的惊涛骇浪,在上天的帮助下,使中共这个毁灭人类的恶魔从历史的舞台上永远消失,使我中华民族从新崛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