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马来西亚华人:狗年注定不平静

马来西亚槟城的香山会馆,后因同乡人孙中山曾在这里募捐改名为“中山会馆”。(2016年3月16日,美国之音朱诺拍摄)

进入农历新年还不到半个月,马来西亚的华人已经感受到,与过去的几年相比,狗年有着明显的不同。从政府“鸡代狗叫”的贺岁广告,到华人说唱歌手被拘捕,再到“糖王”郭鹤年被指“政治献金”,对马来西亚华人来说,大选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

郭鹤年金援反对党?

近日,沉寂多年的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忽然成为媒体的焦点。先是有人在网上披露,郭鹤年向华人为主的反对党——“民主行动党(DAP)”资助1亿马币(大约相当于2500万美元),以图推翻执政党——“国民阵线(Barisan Nasional)”的政权。随后,执政党的多位领导人在公开场合指责郭鹤年“忘恩负义”,是“反咬主人的狗。”

民主行动党的党魁林吉祥否认接受了郭的捐款,并称这一消息是“假新闻”。郭鹤年的侄子郭孔怀也已出面否认自己是郭鹤年“献金的中间人”,但执政党对于郭的讨伐却并没有停止。

据马国媒体《中国报》(China Press)报道,旅游及文化部长纳兹里(Mohamed Nazri)于2月26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措辞严厉地指责郭鹤年“出钱倒国阵政府,非但破坏马国各民族的和谐,也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他还说,郭鹤年忘恩负义,国阵政府宛如给狗喂食,反遭狗噬。

此前,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Najib Razak)也曾表示,郭鹤年建立的商业帝国伟业应该归功于政府“给了他一把钥匙”。

郭鹤年以经营白糖业起家,迅速垄断了亚洲白糖市场,被称为“亚洲糖王”。吉隆坡的华商陈老板告诉记者,2009年,“郭鹤年的糖厂被马来西亚总统夫人的一个亲戚看上了,非要抢过去,当然,他们可以用各种政治手段。郭鹤年一气之下,把资金全都投去了印尼和澳大利亚,全家也搬去香港,不回来了。”

如今,94岁的郭鹤年早已退居幕后多年,但他的商业帝国仍然在亚洲蓬勃发展,包括香格里拉酒店、金龙鱼食用油、《南华早报》等多个知名品牌,使他一直保有马来西亚首富的位子。

大选年华人淡漠

2018年,马来西亚进入大选年。选举的具体日期尚未确定,但宪法规定要在8月之前举行。

在上次2013年的大选中,华人选民临阵倒戈,抛弃了他们一直支持的执政党,转投反对派联盟,上演了一场被称为“华人海啸”的政治秀。但是,尽管在那次大选中,反对党联盟获得了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却不足以推翻国民阵线的统治。随后,反对党联盟内部因领袖人物入狱、党派意见不合等原因而分裂,看似无力在新一届的选举中挑战纳吉布和国民阵线的地位了。

此次大选前,反对党重组联盟后,推出的总理竞选人是从执政党“叛变”过来的前总理马哈蒂尔,而这位曾经统治马国20多年的“铁腕独裁者”是“维护马来人利益,消减华人势力”的始作俑者。马哈蒂尔因不满“自己的学徒”纳吉布而加入反对党联盟,大有“为了政治而政治”的味道。

新加坡《海峡时报》发表文章称,两个对立阵营的候选人都不是华人所拥戴的,所以,马来华人对于今年的大选显得无所适从,大多数人已经失去了5年前的热情,处于冷眼观望的状态。

对少数族裔包容性变差

马来西亚自建国之后,就制定了旨在保护多数民族——马来人——的平权法案,使得为国家经济贡献最大的华人团体因得不到相应的回报而倍感不公。记者此前曾经报道过,越来越多的马来西亚华人选择移民他国,使得马来华人所占的人口比例正逐年下降。

而马来西亚国内逐渐抬头的伊斯兰宗教主义势力也让华人进一步感到,这个国家对以华人、印度裔为主的少数族裔的包容性正变得越来越差,狗年春节前后发生的一些事情,正是这种状态的直接反映。

农历新年时,马来西亚政府在当地华文报纸上刊登了贺年广告,但是,整版广告的正中央不是代表戊戌年的狗,而是一只昂首“汪汪”叫的公鸡。这样的消息引来中国大陆网民的哄笑,而人们很快就因马国政府“技术性错误”的道歉而淡忘了此事。实际上,生活在马来西亚的华人很清楚地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技术性错误”,而是政府不愿意冒犯多数人口的穆斯林而做出的“故意之举”。

吉隆坡的刘女士通过微信告诉记者:“他们伊斯兰教认为狗是不洁的动物,我们这里商店卖的带有狗形象的吉祥物都不敢摆在显眼的位置,你到商店里找店家问,他才会从里间给你拿出来。”她还说,“以前也过狗年,没有今年这么小心翼翼,很多商家说,有人在年前提醒过,不要把狗狗放在显眼的地方。你懂了吧?报纸上的‘鸡代狗叫’也是这个意思。”

狗年的抗争

农历新年前,CNN曾经报道,马来西亚唐人街出售的中华属相文化衫只印有10种动物,没有印上的两种属相,都是伊斯兰文化所不能接受的,狗和猪。

无论是“鸡代狗叫”的贺年,还是“猪狗不印”的衬衫,对于大多数马来西亚华人来说,这些并非不可忍受。马来西亚《星报》援引一位官员的说法,“华人社区‘务实’,不介意小节,当局道歉后,大家很快便‘忘了这个错误’。”

然而,在新一代的华人当中,隐忍不能代替抗争。大马华人歌手黄明志在新年期间制作了一首歌曲——《狗一样》(Like a dog),在其上传到网络的视频中,多名头戴狗面具的伴唱伴舞,在当地政府大楼前的一片空地上,“做出轻佻而具挑衅性的动作”。

很快,视频就被人举报了。举报人声称,黄明志歌曲视频的拍摄地点附近有清真寺,而歌曲中的一些词语有不尊重伊斯兰教的意思,并要求马国内政部对黄明志采取行动。

2月22日,黄明志主动前往当地警察总部自首,协助调查。临行前,他在社交网站上发文称:“我来警察总部投案了。相信马来西亚有公平正义。谢谢大家关心。”然而,警方在收录了黄明志的口供后,随即将其逮捕。

在马来西亚的华文网站上,人们对黄明志被捕的事件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有人支持他挑战马国族裔对立现状的勇气,有人批评马来西亚政府对言论自由的禁锢,也有人警告道:“大选风头在即,恳请大家谨言慎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