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臧山:终身制是中共专制的必然 最令人担忧的不是修宪

——终身制是专制体制的必然

专制体制有效运作需要权威,建立权威需要危机,解决危机需要体制有效运作,遂成为现代专制体制的一个恶性循环。

时下最热门的政治话题,当然非中共中央建议取消宪法中有关国家主席的任期的问题。也许很多人认为中共的这一举措非常突然,是典型的倒退,但深一层看,其实这是这种专制体制的必然逻辑结果。在过去一年中,笔者在本栏目中对此分析过多次,摘录如下:

十九大的主要关注点大约有三个。第一点,是这次会议是否会依照过去二十年的惯例,推出一个新的最高权力接班人。如果没有,是否意味着习近平将在五年后的中共20大继续执掌中共最高权力,因而改变中共的政治生态。(2017年5月《十九大改变不了中国》)

专制体制有效运作需要权威,建立权威需要危机,解决危机需要体制有效运作,遂成为现代专制体制的一个恶性循环。

现代中国的所有政治运作,基本上围绕着这个循环进行。坚决打倒内部的潜在对手;制造危机(最好是“可控危机”)以形成绝对权威;严厉控制舆论以免损害权威;其它如绝不承认错误,把最高行政长官塑造成为理论家和道德家,等等,也都是围绕着这样一个核心问题进行。

因此,实行专制最高掌权者的职位终身制,就成了一个最低成本和最有效的办法,因为上述的政治工具不需要重复使用。(2017年7月《共产专制走不通》)

在中共看来,中国的发展,如果不是在共产党的控制之下,就毫无意义。中国是共产党的中国而不是中国人的中国,崛起是共产党的崛起而不是中国人的崛起。在这样的逻辑之下,他们唯一的方向,就只有退回到领袖权威和绝对专制的时代,而并无它项。(2017年11月《现代专制无解难题》)

在中国的历史上,围绕着开放和封闭,曾有过好几次的所谓“体用之争”。清末有知识份子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严复批驳说,牛之体有负重之用,马之体有致远之用,中体西用,就是以牛之体作马之用,所以是非牛非马。

但中国政治制度中的“中体西用”终于延续了下来,共和国而无人权,社会主义而无自由,这种不和谐最终必然出问题。结果不是换牛,就是换马。现在大家看到的结果,其实就是把马换掉,成了体用一致而已。

但这并不是最令人担忧的。

有记者在北京国台办的发布会上发问,中共修宪改领导人任期,是否会对台湾造成负面影响,国台办官员回避问题,却说了一大堆统一的必然性和必要性。感觉上,这位官员从国家主席任期,下意识想到了统一,或许其中还真有某种联系。也许,这才是中共高层说服党内的真正理由。所谓“非常时期,必须采取非常手段”。

未来几年,是否会发生一场涉及两岸的战争?这才是最令人担忧的问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