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鲜事 > 民俗风情 > 正文

百年岁月绚烂依旧 浅谈台湾老花砖

俗称花砖的彩瓷面砖于日治时期引入台湾,让台湾有机会慢慢发展出属于自己独特的花砖文化。(图片来源:中央社)

一片片四方形彩瓷面砖,在台湾一般称之为“花砖”,色泽鲜艳、图样多变,或镶在高处屋脊,或嵌在古厝外墙,看似建筑体上不起眼的小配角,却意外蕴藏丰富历史背景及文化意涵。

俗称花砖的彩瓷面砖最早应是发源于欧洲国家,在英国称为维多利亚瓷砖,日本在明治维新后大量仿制并外销,再于日治时期引入台湾,让台湾有机会慢慢发展出属于自己独特的花砖文化。

持续抢救花砖近20年的徐嘉彬说,最初发现花砖时,只觉得是很漂亮的彩色瓷砖,基于好奇展开研究,还曾向建筑专业人士请教花砖来历,意外惊觉当代台湾对于这些花砖几乎处于未知状态,随后徐嘉彬积极调查文献、做功课,才发现花砖的珍贵性及稀有性,也促使他决心为台湾保留这些美丽文物。

台湾花砖兴盛期约落在西元1915年到1935年这短短20年间,属于由日本导入的舶来品,也因此在早年社会可说是财富的象征,能够使用花砖的人家非富即贵。

对西方国家来说,瓷砖属机能性产品,用途多在防水,并不常见于建筑外观。曾有欧洲朋友看见贴在古厝高处的花砖,不解地问起徐嘉彬为什么台湾人要把瓷砖贴那么高?要防水吗?

台湾花砖古厝创办人徐嘉彬(左)假日时也身兼导览员,为来访民众解说花砖历史与故事。(图片来源:中央社)

“它对台湾来讲不是一个普通的瓷砖,它是个受肯定的瓷砖。”徐嘉彬解释,就像金门、澎湖地区早年很多人到南洋经商,努力工作取得富贵回到家乡,常会选择以盖大屋并镶嵌大量花砖的形式彰显这份喜悦。

贴得高、贴得多,好让人一眼就能望见。当年有钱人常把房屋外墙贴上满满的花砖,“你可能会觉得俗俗的”,徐嘉彬笑说,但他们就是透过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大家:“我衣锦还乡了。”

西方瓷砖配东方文化花砖也要入境随俗

花砖引入台湾后,为迎合华人需求,上头图样也愈显多变,入境随俗地采用中国传统祥瑞动物好比麒麟及蝙蝠、水果农产像石榴及香蕉,还有特色花卉如牡丹等,让花砖蕴藏更多本土文化意涵。

不只建物外观,台湾早年也会将花砖运用在家具上,像是媳妇椅、公婆椅、红眠床的床眉、脚踏及梳妆台等,件件如今都是少见珍品,更是许多蒐藏家的目标。

不只建物外观,台湾早年也会将花砖运用在家具上,像是媳妇椅(前)、红眠床的床眉、脚踏及梳妆台等,件件如今都是少见珍品,更是许多蒐藏家的目标。(图片来源:中央社)

台湾花砖古厝中收藏3组花砖床眉,徐嘉彬表示,他目前仅见过7组嵌有花砖的床眉,其中3组在古厝中展出,“我曾经想跟一名蒐藏家买,对方还反过来想收购我的。”徐嘉彬笑着说,不难想见这些古董花砖家具的价值。

手工精制立体浮雕片片皆是举世无双

台湾老花砖多是立体浮雕花砖,依图样及需求不同,在雕刻上则有深浅差异,即使是相同图案,也可视情况制成浅浮雕或更具立体感的深浮雕花砖;标准尺寸多为15公分乘15公分左右的正方形,但也有少数制成长方形腰带砖等型态。

“有没有人知道这一排花砖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徐嘉彬为访客导览时,指着墙上一排5、6片图案相同颜色却不太一样的花砖问,却只见众人面面相觑。“看起来好像都一样、只差在颜色,但其实每一片都是不同厂商生产的。”

每片花砖都有其“身分证”,徐嘉彬表示,花砖背面多会刻上各家产制公司的资讯等,也有少数并未标注,可能是当年工厂私自仿制或者规模太小而未写明。

墙上一排5、6片图案相同颜色却不太一样的花砖,台湾花砖古厝创办人徐嘉彬介绍道:“看起来好像都一样、只差在颜色,但其实每一片都是不同厂商生产的。”(图片来源:中央社)

营救台湾花砖近20年的徐嘉彬表示,花砖背面多会刻上各家产制公司的资讯,就像花砖的身分证一样。(图片来源:中央社)

“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花砖”,徐嘉彬说,由于当年花砖皆采手工上釉后烧制而成,即便是相同图案,但受到手工上釉的笔触、窑烧温度变化等影响,让每片花砖色泽浓淡深浅皆略带差异,每片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但相关技术于二战爆发后逐渐消失,百年来难以再现,也是因其手工雕琢成本偏高、且需对釉药特性有一定程度掌握。所幸台湾还有徐嘉彬这一群人,可说是不计成本投入研发,终于成功让手工立体浮雕花砖重生。

拆一片少一片快速消逝的台湾老花砖

尽管台湾老花砖有其独特性、文化性及艺术性,却也逃不了在时代洪流中随着老屋大量拆除而消逝的命运。

徐嘉彬等人抢救下的花砖约有4000多片,台湾花砖古厝目前展示约1500片,听来似乎不多,却已是全球相关馆藏量中数一数二,徐嘉彬自信地说,这样庞大的馆藏数量让法国大学教授造访时也深感不可思议。

当时徐嘉彬告诉法国教授:“台湾在拆房子,你才真的不可思议。”

徐嘉彬表示,新加坡6000多栋花砖老屋还有马来西亚当地花砖都是透过政府立法保护,但台湾的花砖老屋就拆得非常严重。

尽管台湾老花砖有其独特性、文化性及艺术性,却也逃不了在时代洪流中随着老屋大量拆除而消逝的命运。台湾花砖古厝内展示着约1500片救回的花砖,还有部分仍嵌在水泥块中,就这样摆放墙边。(图片来源:中央社)

“所以造就台湾有个很神奇的博物馆,保存了大部分的花砖,这是一件…”徐嘉彬说着顿了顿,露出微妙的笑容继续道:“不知道是庆幸还是一个悲伤的事情。”

拆一片少一片,能救一片是一片,但目前花砖老屋在北部已不多见,较知名可见的尚有新北市三重区先啬宫、深坑区德兴居,台北市内湖区郭子仪纪念堂以及中正区台北宾馆、中山区台北故事馆等。

中南部地区相对容易发现花砖踪影,但近年因都市更新计划等,中南部老屋开始加速拆迁,花砖亦随之消逝。而在离岛的金门、澎湖地区,由于对古厝聚落群的保存相对完整,让许多台湾老花砖得以存续。

或者哪天有机会路过几幢老屋时不妨留意一会,也许就在某个角落,台湾老花砖正无声诉说着它的美丽故事,等待你去发掘。

台湾花砖古厝。(图片来源:中央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中央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俗风情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