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科教 > 正文

业力大小或导致疾病的不同结果

业力大小或导致疾病的不同结果。(图片来源:Adobe Stock)

Levin和Antia(Department of Biology,Emory University)联名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他们探讨的是:我们为什么不生病。其中有两点值得一提:

1、对于病毒、细菌、原虫和真菌来说,人及其他哺乳类动物就像一个病原孵箱。每当我们在吃饭、刷牙、摩擦皮肤、性生活,被蚊虫叮咬和吸入时,都会有大量的能在体内繁殖的微生物会进入体内,但因此而得病的个体是有限的。有趣的是,大量的细菌在我们的消化道、皮肤和粘膜上寄生,但和人体却相安无事。

2、即使病原是导致疾病的原因,也不能解释有的人为什么不生病和有的人生病。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个体的防御保护系统,即阻止病源增殖的免疫系统,也正是致病的罪魁祸首。免疫系统一向被认为是一把双刃剑。有人把这种现象称为友谊之火(Friendly Fire)。目前药物公司的大多数的精力都放在对付免疫系统在对抗微生物、保护机体时产生的细胞素(Cytokines)和活性过度增强的细胞。

由此可见,病原体也许是诱因,但疾病的严重程度却取决于个体,即个体对病原体的反应的不同。实际上,就是一个个体死于感染,细菌直接作用的部分是微乎其微的。真正的死因乃是机体过度反应所致的。

那么为什么机体对病原体的反应不一样呢?为什么机体会过度反应?为什么不同机体的反应程度又会不一样呢?因为这些问题都是现代医学无法回答的问题,现代医学必须回避这些问题。现代医学的实验室研究的动物是纯系动物,即用种内交配的动物作试验。从现代医学的角度看,尽量不考虑个体差异,将所有个体都统一化、简单化,也不考虑人体对病原体的反应的不同。

现代医学不考虑个体的不同,是因为现代医学无法研究什么是个体不同的基础。任何一种疾病,很多医生和研究者能看到机体产生的各种分子的水平不同,反应不同,但没有一个科学家或是医生能告诉我们,为什么会不同。其实正是这些不同导致了疾病的不同的结果:生或死,病重或病轻。对于一个有限的、封闭的、僵化的研究系统,个体的差异永远是一个研究不透的谜。

个体对病原体的反应差异其实就是业力的大小。而业力的大小是无法用实验室的手段获取的数据。因此,现代医学就永远不能解释个体的差异。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有相当一部分白人不会得爱滋病,因为这些人的白血球上的HIV的辅助受体是变异的。研究人员找到了这些人不患爱滋病的基因基础,但无法解释为什么这些个体会拥有这些变异的基因。在他们还没有出生时,就注定了他们不会得爱滋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正见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