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北京访民心脏病发求医受阻 维稳人员冷血被逼跳窗自救

2018年3月9日,患有心脏病的北京访民王春荣被控制在家,不能出外求医。(王春荣提供)

两会期间访民被严格控制,不少人被软禁在家中,其中一名中年女访民,周三(7日)疑心脏病发作,要求看管她的人员放行出外求医,但是却被阻拦,她被迫一度企图从九楼跳窗离去。(杨默报道)

54岁的王春荣与其他一众访民的遭遇一样,在两会开始前已被控制,至今已经接近两周。王春荣对本台记者说,周三她突发心脏病急需去医院救治,却被维稳人员堵住大门,不让出去,她情急之下,企图由九楼跳窗,过程中一众维稳人员完全不为所动。

王春荣说︰十点钟,我就起床,心脏好像空了似的,除了心脏好像甚么都没有,我说我心脏挺难受的,想出去吊个针,他们就不让我出去。堵住人墙不让我出楼梯,我就没办法,说你不让我走,我就走窗户,我在九层,就把窗户打开了。我在窗上,都哭著,哇哇大哭,没人理我,没人理我。

王春荣又说,一直拖延近半日,待心脏好一点,她才离开窗台。她又指自己一度想过就此轻生,幸好丈夫及儿子打电话给她安慰她,她才没跳下去。

王春荣说︰我一天都没有吃饭,一直僵持到下午,你说我犯了心脏病,家里没人,怎么办。我是特别气愤,特别绝望,不想活的感觉。我心特别凉,感觉到没有甚么希望,那天,就是我老公跟儿子知道我的情况,给我打电话,一直给我打电话,如果不是我老公和我儿子跟我打电话,我那天没准气不过就跳下去。

另一名访民秦德利,当日得知王春荣企图跳楼后,立即赶往现场劝阻,他对本台说,他到场后立即报警,但是当局却没有理会。他又指,每日都有七、八个大汉在王春荣及附近的访民家门外堵塞,除了公安局的人,还有一些看似黑社会的彪形大汉,而自己拍下的照片和影片,都在事后被维稳人员删除了。

秦德利说︰我听到她跳楼,就赶紧过去了,打了119。市政府的人根本就没人理,没人管这事情。我给市政府打电话,因为你在两会期间,出现了重大事故,你们是怎么解决。(对方是怎么回应?)当然没有跟我回应啊。警察、市政府相关人员,还有黑社会的人,三边都堵在她家,不让她出门。七、八个人吧,市政府还有派出所的。全都是雇佣的。手上、身上都是刻龙、刻凤。你想啊,有人权的话,她能去跳楼吗?

王春荣是北京市朝阳区三间房乡白家楼村的农民,因为徵地拆迁,当地政府在没有正当手续的情况下,将她的房屋强拆。而乡政府安置她的房子却是违法建设,几年来都办不到房产证。王春荣到北京市国土资源局举报,至今仍然无果。

另外,湖南维权人士李铮然月初到北京探望朋友,日前返回湖南时,被当局以「涉嫌上访」为由抓捕。他的朋友邵凤平对本台记者说,当局抓捕李铮然是恼羞成怒的报复行动,但就留下他80岁的母亲,这段时间要独自生活。

邵凤平说︰他不是上访的,他是到北京访友,去玩的,国保没这么说,但是那天我打电话到南岳派出所,人家就是这么回答我,说他想到北京上访。因为他恼羞成怒、没管住他吧,因为在他的管控之下,离开南岳到北京去了。反正关起来了吧,不准我送饭甚么的。他妈妈80岁了,眼睛也模糊了,背也驼。

邵凤平说当局并没有对李铮然下发罪名,只是将他扣留,估计两会后就会释放他。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