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修宪投票结果出炉 西媒:让人大跌眼镜

中共官方已宣布修宪案表决结果,收回的2964票中,只有两票反对,三票弃权,一票无效,其余都是赞成票。外媒指出,如果有许多人投“反对票”,甚至'弃权票'都是值得关注的事件。中共全国人大观察网的总编魏常昊(音)向法新社表示:"这次大会将对整体的修宪草案就行表决,不会单独就有关取消任期限制的内容进行表决。"

全国人大今日闭门进行不记名投票

今天(3月11日)上午9时,人大会议代表团已审议宪法修正案草案建议表决稿,将在下午3时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投票表决修宪草案,5时30分会有记者会讲解情况。外媒指出,如果有许多人投“反对票”,甚至'弃权票'都是值得关注的事件。有消息称,2013年,有大约500名代表对江泽民时代的政府预算案投下了反对票。另有三分之一的代表投票反对当时检察机关的报告。

中共全国人大观察网的总编魏常昊(音)向法新社表示:"这次大会将对整体的修宪草案就行表决,不会单独就有关取消任期限制的内容进行表决。"

目前,中共官方已宣布修宪案表决结果,收回的2964票中,只有两票反对,三票弃权,一票无效,其余都是赞成票。

时事评论人士胡少江表示,这部宪法的修改过程再次充分显示,中国的宪法从来就不是一个制约政府权力、保护公民权利的根本大法,而是一个不断地将执政党的最高领导人的意志和执政党的特殊利益置于国家利益和公民利益之上的宣言。

中共在北京时间3月11日投票宪法修正案,包括对宪法提出的21项修正案草案,以及删除国家主席及副主席不得连任超过两届的条文。

新的修正案还将加入习近平的政治思想和远见,这是自中国创始人毛泽东后任何中共领导人的第一次。

港媒苹果日报3月10日报道,早前全国人大主席团通过,修宪草案用票箱方式投票,每名代表获一张表决票,除了汉字外,上面印有六种少数民族语言。票上有赞成、反对、弃权三个格,宪法21个修订是捆绑投票,各代表要将决定涂满格内。

投票有指定选举专用笔、必须在「秘密写票处」填写,之后到指定的投票箱投入表决票,票箱共28个。整个投票过程闭门进行,记者不得入内,表决结果由主席团常务主席、政治局常委栗战书公布。

官方指修宪体现了人民的心声,但外媒记者在街上找民众谈修宪被人扣查,报道修宪又被中止讯号。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表示,驻北京记者施密特前日在北京街头采访民众,邀请他们谈论修宪看法,结果遭到公安干涉及短暂扣查,被迫删去所有采访片段。施密特表示,她已就事件向外交部抗议,向法国驻北京大使馆求助。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记者雷普利报道外界对中共修宪恐变「终身制」时,新闻在中国播放时讯号突然中断,变成了黑画面。雷普利节目中说:「你看,现在我们的讯号被中国切断」,直斥中共下重手干预新闻自由。

不过也有记者成功突破了这一封锁。

香港的《Now新闻台》的记者突破了封锁,成功在街上访问19人,其中4人听到问题耍手拧头及掉头走。停下来的民众有6人不知道修宪,余下的9人则知道修宪,其中一名民众说:“它如要修改一定有一定道理,我们老百姓过自己的日子就好了,对这个没太大关心”。

美国之音网站3月10日报道,尽管修宪提案引发了国内外的争议,但被称为橡皮图章的全国人大几乎全部代表没有表达反对意见,甚至担忧。在本周的修正案审视会议期间,代表们除了赞扬习近平和修宪条款之外别无其他表示。在美国之音记者参加的两个独立会议中,没有一个代表提到修改领导人任期的建议。

德国之声网站3月10日报道称,习近平可以终身决定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命运,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但是,任何对这一安排暗地里不满的人大委员还是有办法来谨慎表达不同意见的。

专家们向法新社解释了这一历史性投票会如何展开:中国人大大约3,000名立法人士来自社会各界,既包括党员干部,也包括像腾讯CEO马化腾这样的亿万富翁。

"如果有许多人投'反对票',甚至'弃权票'都是值得关注的事件。如果该草案没能获得通过所需的三分之二赞同票,就更是令人大跌眼镜了",美国纽约塞顿霍尔大学的法学教授刘易斯如是说。

历史上,确实也有人大代表投过反对票。

按照香港浸会大学的政治学家高敬文的说法,2013年,有大约500名代表对江泽民时代的政府预算案投下了反对票。另有三分之一的代表投票反对当时检察机关的报告。

南加州大学美中学院主任杜克雷3月10日接受BBC中文采访时认为,今次修宪并“不是这么大的一件事”,他解释说:“党总书记、军委主席的职务更为重要,但没有任期限制,今次取消任期限制的是国家主席,相当于一个仪式头衔。”他亦提到,当年江泽民即使卸下国家主席一职,也继续担任中央军委主席,反映要掌权超过十年,不限于一个职位。

杜克雷不赞成中国把权力集中在个别人士身上。他认为,一个拥有全权的领袖或只听从少数人的意见,可能会误判形势,增加了不稳定的风险。不过他强调这个问题不是出自今次本身修宪或是习近平身上,而是“体制的问题”。

时事评论人士胡少江3月10日在自由亚洲电台撰文分析,每隔几年,中共不断地将执政党领导人的所谓“思想”、“观点”加入宪法序言,不断地强化执政党的对权力的垄断。在此次修改中,专门加入了“习近平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思想”,加入“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最本质特征”,而且还根据执政党的意志,任意更改国家政权机构的基本设计。

胡少江强调,所有这些做法都与一部现代的、公正的、可操作的根本大法背道而驰。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