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1959庐山大戏第二折:李锐“少不更事”得罪柯庆施 致大难临头

李锐只知道图一时的痛快,却将自己与这位“柯老”之间的关系置于势不两立、水火不相容的状态之中。而那位权位远比李锐高,却受气受辱的柯老又岂肯善罢甘休呢?怀恨在心、伺机报复是必然的。到了7月26日,李锐在作了第一次检讨后,在会议大形势的鼓舞并驱使下,同组的毛左开始对他围攻。

李锐

二、少不更事的李锐

李锐老先生是我很敬仰的“两头真”老人,“少不更事”的评价不是我说的,而是李锐自己说的,是李锐对在“庐山会议”上的自我表现的自我评价。

田家英的“三句话”是在庐山会议的前期私下里对李锐一个人说的。

正因为是知心朋友之间私下里的聊天,所以田家英才能一抒心中之块垒。家英的话无论从内容到情绪上都充满了从幻想到幻灭的矛盾纠葛,充满了从失望到绝望的郁闷与沉重。田李二人对毛有太多的共识,家英的话就像刀子一般刻在李锐的心间。于是李锐同志在得意之时或是感慨之时就不由自主地将此话告诉了他的另一位好朋友周小舟。

李锐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告诉周小舟的呢?李锐的《庐山会议实录》一书并没有交待明确,但书中却讲了两则小故事:

第一则故事就发生在这次会议上。

7月20日,李锐在第一小组发言时曾尖锐地指出“钢铁翻番”和“1959年高指标”同华东计划会议有关。矛头直指华东会议的主持者柯庆施。

于是小组会上就有柯的马仔揭发李锐在火车上说过:“1958年大跃进出了轨,翻了车。”也就是指证李锐攻击大跃进。

“大跃进”是禁区,只能歌颂不能怀疑。李锐当然不能承认也不敢承认,于是就追问揭发者:“你是听谁说的?”因为此人当时并不在火车上。

揭发者说是柯老。

李锐说:这就更奇怪了,柯老也不在火车上。

揭发人被追问得无奈,就将此话收回了。

本来此事至此也可告一段落,但李锐接着就对这位揭发者厉声喝道:“我同你今后只能谈风花雪月。”

揭发人哑口无言、铩羽而归。

李锐在这样的对话中表面上取得完胜,实际上却留下后患。传到那位当年被毛泽东都尊称为“柯老”的耳朵里,“柯老”会作何想法呢?

另一则故事则发生在1958年3月成都会议时。

当时柯庆施认为李锐为他写的一篇文章没有用心写,因而对李锐不满意,李锐因此不高兴。

有一天中午吃饭时,柯庆施就斟了一杯葡萄酒,走过来要跟李锐干杯。

李锐不仅拒绝干杯,而且还大声说:“柯老,你是看见过列宁的人,何必跟我们后生小子过不去。”

李锐转回餐桌不予理会,弄得位高权重的“柯老”下不了台。

当时满餐厅的几桌人都听见了这句话,都见到了这个场面。

李锐只知道图一时的痛快,却将自己与这位“柯老”之间的关系置于势不两立、水火不相容的状态之中。

而那位权位远比李锐高,却受气受辱的柯老又岂肯善罢甘休呢?怀恨在心、伺机报复是必然的。

到了7月26日,李锐在作了第一次检讨后,在会议大形势的鼓舞并驱使下,同组的毛左开始对他围攻。此时的李锐却还没有意识到大难已经临头,仍然坚持“真理与正义”不买账。小组会后就有一分“舌战群儒”大义凛然的得意,也可能为了给志同道合者鼓气,李锐就将这两件事告诉了周小舟和周惠,两个姓周的傻小子听了也颇为高兴。[注7]

人性中就有这样的弱点,喜欢谈“过五关、斩六将”,“走麦城”的事就不愿提了。李锐那时年轻,也有这样的毛病。甭看李锐当时42岁了,已经年过不惑,但其政治上还是相当幼稚的,而且又自恃有毛泽东的宠爱与信任。

李锐在书中承认自己当时是“少不更事”。

岂止喔!纯属“傻小子,睡凉坑,全凭火力壮!”

可以想像当年的李锐得意之时,有什么话不敢对他人说的呢?

笔者估计田家英的“三句话”也就是李锐在这样得意的时候说给了周小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