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林彪密会陈云预言高岗结局:他会自杀

——徐庆全:高岗垮台与林彪

1962年春天,林彪召见高岗的夫人李力群谈到与陈云谈话时说:“54年元旦,陈云到杭州见我,说高岗有野心,想把刘少奇推倒,在外边进行阴谋活动。陈云还说:主席要退到二线,问大家由谁来主持中央工作,高岗提出多设几个副主席,轮流主持中央,高岗跟你说过这件事吗?”李力群说,“林彪听陈云说完,没有搭他的话,忽然问陈云:‘你想不想当副主席?’陈云连忙说:‘我不配。’林彪说:‘那就谁也别当,就算了。’”林彪还说:“高岗可能自杀。”

1953年12月19日,陈云“受毛泽东委派,离开北京到高岗南下去过的上海、杭州、广州、武汉等地,代表中央向有关方面负责人打招呼,通报高岗利用阴谋手段反对刘少奇、分裂党的问题。毛泽东还特别要陈云转告在杭州休养的林彪:‘如果林彪不改变意见,我与他分离,等他改了再与他联合。’陈云向林彪转达了毛泽东的话,并向他介绍了高岗利用四野旗帜,在全国财经会议上煽动各大区负责人攻击中财委的种种问题。林彪表示同意不再支持高岗。”林彪还说:“高岗可能自杀。”

高岗发表讲话时留影

1954年七届四中全会后的座谈会上,揪出了“高岗、饶漱石反党集团”,1955年3月,中共全国代表会议通过了《关于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的决议》,开除了高、饶的党籍,定性为“企图篡夺党和国家的领导权力的毫无原则的阴谋集团”。文革后,1981年6月,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仍然称高、饶是“野心家”,“阴谋分裂党、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

1980年邓小平谈到此事说:“毛泽东同志1953年底提出中央分一线、二线之后,高岗活动得非常积极。他首先得到林彪的支持,才敢于放手这么搞。那时东北是他自己,中南是林彪,华东是饶漱石。对西南,他用拉拢的办法,正式和我谈判,说刘少奇不成熟,要争取我和他一起拱倒刘少奇同志。我明确表示态度,说刘少奇同志是好的,改变这样一种历史形成的地位不适当。高岗也找陈云同志谈判,他说:搞几个副主席,你一个,我一个。这样一来,陈云同志和我才觉得问题严重,立即向毛泽东同志反映,引起他的注意。”[《邓小平文选》(1975-1982),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257页]

林彪是怎么支持高岗的,邓小平这里语焉不详。看现在已经公布的材料,在高岗问题被揭露之前与林彪有关的是这样两件事:

第一件是“有薄无林”名单。

高岗的秘书赵家梁回忆说:1953年4月上旬的一天中午,毛泽东的机要秘书送来一份文件,要他亲自签收,并立等阅后收回。在一般情况下,中央传阅文件,即使是很机密、很重要的文件,都是由中央机要局派专人传递,由秘书签收。唯有这一次例外,是由毛泽东的机要秘书直接送给高岗本人,而且阅后马上收回。可见此文件之特别机密和重要。后来得知,这就是安子文拟的八大政治局委员和各部委分工名单。高岗惊奇地发现,在政治局委员名单中有薄一波而没有林彪。这个名单,他以前从未见过。

赵家梁说,高岗认为,安子文只是中组部的一个副部长,怎么能擅自拟定中央政治局委员名单?他认为这是刘少奇授意的。为此,高岗和陈云、林彪、黄克诚等都谈过这个想法,还对林彪说:“我记得那单子上没有你。”

以当时高岗与毛泽东的关系,他应该将自己的看法向毛汇报,他却和陈云、林彪等谈了。这是高岗的一大错误。更大的错误是,毛泽东在中央的小会上严厉批评安子文:一个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哪来那么大的权力搞这么一个名单?安子文当即作了检讨。毛说,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许扩散”。高岗却不听毛的招呼,在财经会议和到南方休假期间,利用与地方和军队领导干部接触的机会,扩散了名单,藉以攻击刘少奇。这是违反中共纪律的行为,并且引起一些干部的不安。

1953年12月,叶剑英、谭政从广州来京开会,问及毛泽东“有薄无林”名单是怎么回事。毛很生气,在中央的小会上追问是谁泄露出去的,并说这件事一定要在中央的会上追查清楚。其实,彼时毛知道是高岗扩散的,但会议结束时,毛让高岗单独留下核实,高岗依然不敢承认,欺骗了毛。这件事引起毛的怀疑和警惕(赵家梁等著:《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岗在北京》,第118-121页)。

赵家梁认为,“有薄无林”名单的扩散,是毛泽东从借助高岗反对刘少奇,变为联合刘少奇除掉高岗的重要转折点。

看来,在这个过程中,林彪是被动地卷入到这件事中的。

第二件是高岗领头去看望在西山休养的林彪。

1953年中央财经会议其间,林彪因生病没有参加会议,但在北京西山休养。林彪是计委委员、华中局第一书记,一些大区负责人想去看望他,高岗便出面联络,带领几个大区和军队负责人,还有一些地方领导干部前往,总共去了二三十人。

高岗张罗的探望林彪的行为,有些大张旗鼓。高岗秘书赵家梁说:在那个年代,一切活动都会被加上浓重的政治色彩。何况这些非常之人(众多高级将领),在非常之时(正值“批薄射刘”高潮,又刚刚发生“有薄无林”名单的事),举行这样大聚会,怎能不引人瞩目?当时就有传言说,这是向刘少奇示威:你们不是搞“有薄无林”吗?我们偏偏如此看重林彪。后来高岗在反省时承认有这种想法。

高岗这样大张旗鼓地向刘少奇示威,显然不是很明智。但这次聚会后,高岗拣起林彪在聚会中的谈话说事,就酿成大错了。

这次探望林彪的聚会后,参与探望的王鹤寿曾对人说:“林总(林彪)的水平确实很高,看问题深刻、尖锐,击中要害。现在刘少奇这些白区党的人控制着中央的权力,有篡权的危险性和可能性,是毛主席身边的危险人物。”“看来,现在中央的领袖中,毛主席年纪大了,刘少奇是不行了,只有高主席(高岗)是久经考验的……”(张明远著:《我的回忆》,中共党史出版社,2004年版,第381页;赵家梁等著:《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岗在北京》,第135页)

这次聚会后,大概高岗就把林彪这些“深刻、尖锐”的话宣扬开来。赵家梁引述高岗在反省时说:“我散播苏区、白区的二元论;编党史的问题,说趁主席在,以根据地武装斗争为中心编写党史等等。这些都是别人讲的,我拣起来,好像自己很有水平。”“其实,这里有许多意见本来不是我自己的,而是我把别人的意见拣起来,作为自己的意见,加以散布,借此贬低白区工作的作用,贬低少奇。”(赵家梁等著:《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岗在北京》,49-50页)

财经会议结束后,毛泽东分别接见各大区负责人,在同高岗、张明远的谈话中,毛讲到:“谭震林对我说,中央有两个司令部,白区党的人掌握着党权(组织、人事部门)、政权(政法部门)和财权(财经部门);另一个是以我为首的司令部,大权旁落,这很危险,应该把权夺回来。”毛说:“这种说法是错误的,我已经批评了谭震林,不能说什么‘白区党’、‘苏区党’’只有一个中国共产党,一个司令部,就是党中央。”

高岗却是这样理解毛泽东的话的。高岗在反省时说:“我认为,这表明毛主席心里赞同谭震林的说法,我也赞成这些观点。这件事,我后来对一些人散播过。”(赵家梁等著:《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岗在北京》,第141页)

这件事和林彪有关。林彪说的这一番话,至少说明,他在对刘少奇的看法上与高岗是一致的这或许也是邓小平所云林彪支持高岗的例证。但是,林彪没有再讲,而高岗却在随后的南方休假之旅中散播这些议论;散播也没有关系,但把林彪的意见作为自己的意见说话,受整肃的就是高岗而不是林彪了。

毛泽东在陈云、邓小平揭发高岗私下进行串连活动后,下决心解决高岗的问题。1953年12月19日,陈云“受毛泽东委派,离开北京到高岗南下去过的上海、杭州、广州、武汉等地,代表中央向有关方面负责人打招呼,通报高岗利用阴谋手段反对刘少奇、分裂党的问题,要他们不要上高岗的当。毛泽东还特别要陈云转告在杭州休养的林彪:‘如果林彪不改变意见,我与他分离,等他改了再与他联合。’陈云向林彪转达了毛泽东的话,并向他介绍了高岗利用四野旗帜,在全国财经会议上煽动各大区负责人攻击中财委的种种问题。林彪表示同意不再支持高岗。”[《陈云年谱》(修订本),293-294页]。

据《陈云传》,当陈云向林彪介绍了高岗利用四野旗帜,在全国财经会议上煽动各大区负责人攻击中财委的种种问题后,林彪答复说:“这件事主席和你(指陈云)比我了解,我同意。”林彪又问陈云:“想不想当党的副主席?”陈云说:“我不配,不要当。”林彪说:“那末除刘少奇外不要再提别人了。”林彪还说:“高岗可能自杀。”陈云立刻回上海把他同林彪谈话的情况报告毛泽东。毛泽东问陈云:“难道副主席只要刘少奇一个?不要恩来?”陈云说:“我当时理解林彪说除刘少奇外不要再提别人的意思,是林彪自己不想当中央副主席。”[陈云:《我对林彪的揭发》,1971年10月8日。转引自《陈云传》(下),886-887页]。

据赵家梁记载:林彪对陈云说,反对少奇的不只是高岗一个,还有许多人,应该给主席讲清楚。高岗在东北做了大量工作,这时我们应该为他分担一部分责任。他最后表示,同意不再支持高岗(赵家梁等著:《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岗在北京》,第187页)

关于陈云与林彪的见面,林彪也有陈述。1962年春天,林彪召见高岗的夫人李力群谈到与陈云谈话时说:“54年元旦,陈云到杭州见我,说高岗有野心,想把刘少奇推倒,在外边进行阴谋活动。陈云还说:主席要退到二线,问大家由谁来主持中央工作,高岗提出多设几个副主席,轮流主持中央,高岗跟你说过这件事吗?”李力群说,“林彪听陈云说完,没有搭他的话,忽然问陈云:‘你想不想当副主席?’陈云连忙说:‘我不配。’林彪说:‘那就谁也别当,就算了。’”(《忆高岗同志》87-88页)

在这次与李力群的谈话中,林彪在问了高岗自杀前后的情况后“惋惜地说:高岗死的太可惜了,他可是有功之臣啊。老实说,在东北战场,没有高岗的配合,我打不了胜仗。罗荣桓同志身体不好去苏联治病,东北局改组后,后方一切工作都是高岗来干。他还在下面发动群众搞土改,打土匪,支援前线等等,这是真实情况。我林彪绝不能昧着良心说高岗是野心家、阴谋家,用反党等罪名置他于死地。”

林彪还说:“党内对刘少奇有意见的人,不是高岗一个人,在东北,我林彪也是一个。意见最多的是王鹤寿、何凯丰、陈云、李富春、陈正人。到北京后,首先是毛主席对刘少奇有意见,对刘少奇不满,从生活作风到工作方面都不满,甚至怀疑刘少奇的历史。这怎么能都推到高岗身上呢?即便对刘少奇有意见,都是政治局委员、副主席,为什么不能提出呢?难道对刘少奇有意见就是反党,就是搞阴谋、有野心?我们共产党没有这个规矩啊!我林彪不能昧着良心说话。”

高饶事件之后,林彪在1955年4月中共七届五中全会上被补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又在1958年八大二次会议上增选为中央副主席。显然,毛泽东兑现了“等他改了再与他联合”的承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徐庆全的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