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移民留学 > 正文

海归硕士辞去高薪工作穴居:我在思考人生!

在如今这个快节奏的网络社会,刷朋友圈,发微博展示自己的生活,已经成为年轻人生活重要的一环,27岁的刘扬(化名)却完全是一个生活在现代的“古代人”。90后的他,连朋友圈功能都没有开通,也不上微博等社交网站。最近,他又做出了一个让全家人都没想到的决定——在深圳辞去月收入上万元的工作,回到重庆老家独自“穴居”。除了吃饭买菜,他几乎不出门,也不社交。

出于担心,刘扬在重庆的姨妈联系上了记者,希望可以帮忙开导刘扬。刘扬却直接告诉记者,自己并不需要开导:“我只是在思考人生。“

辞去高薪工作

90后小伙回渝思考人生

“他已经这样一个星期了,父母又在外地,他就一个人在重庆呆着,把屋头的人急惨了。”12日,记者在沙坪坝区双碑,见到了刘扬的姨妈吕女士。她一脸焦急,说当天好不容易说服侄儿过来吃饭,希望记者以朋友的身份,好好开导这位从深圳辞职回到重庆的侄儿。

吕女士说,侄儿刘扬2015在美国一所高校取得硕士文凭,毕业后在深圳一家科技公司任职,从事程序设计工作,月薪在1万元以上。上月底,侄儿突然辞职,又突然从广东回到重庆,独自在家“穴居”,说自己要“思考人生”。

约摸半小时后,记者在吕女士家中见到刘扬。他大约1.75米的个子,穿着一身运动风格的套装,还背着个书包,标准的理工科大学生的装扮。不过,刘扬看上去丝毫没有辞职后独自居住的邋遢感,从头到脚都看上去十分整洁,行为举止彬彬有礼。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并不像吕女士所说,是个让父母家人无比担心的荒废生活的年轻人。

得知记者身份后,刘扬并没有丝毫紧张,只是要求记者不要写出自己的真名。对家人所说辞职事实,刘扬点头:“我父母都在外地工作,我就一个人住在沙坪坝家中老房子里,辞职,是我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不社交不工作

时间用来看书和冥想

刘扬告诉记者,此前,自己在深圳月收入在1.5万左右。“美国毕业回来后,我收到了很多家公司的offer,当时没有考虑太多,选择了工资最高的那家公司。”

进入公司后,刘扬同大多数在一线城市的年轻人一样,日夜工作。他说,深圳消费水平比较高,自己住着10平方米左右的单人间,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到八九点,回到出租房间,根本没有时间想别的,倒头便睡。

“在我们这个行业,需要不断地学习和积累,而我觉得,自己是日复一日在机械地重复工作,一年多过去也没什么长进。”渐渐地,刘扬感觉在这个公司越来越多的疲惫和压力,一次,在因失误受到领导批评后,他生出了辞职的想法。

他向父母提出辞职,遭到全家人的反对。但刘扬仍然决定——辞职,回到重庆。回到重庆后,他过上了宛如古代人一般的生活,整日待在家中,没有朋友圈,在重庆没有朋友的他也不出门社交。“不想做饭,就去外面吃一碗面,回到家中继续看书,思考。”

记者翻看刘扬的朋友圈,发现他根本没有开通朋友圈功能,自己不能发朋友圈,也无法看到朋友的朋友圈。刘扬说,自己表达心情的方式,就是定期更换自己的微信头像。“比如我到了一个新的地方,第二天就会换成当地的风景照。”对他而言,这样的方式就足够表达自己的情绪。

平时在家,他基本上会看一下专业书,“有的时候我还会冥想,就是一个人坐在那里,然后进入一个人的世界,摒除情绪的烦恼。”

还剩几千元存款

钱用完后就去打工

“你现在用的钱应该是以前工作存的吧,你还剩多少存款呢?”

“大概也就几千元吧。”

“几千元用完了怎么办呢?”

“那我就找个地方打工,一个月两千元也行,到我想出答案为止。”

听了眼前这位海归的说法,姨妈吕女士惊呆了。刘扬说,现在自己还没有想出要从事什么方面的工作,钱没了,只好去打工,直到自己想出答案。“

“我思考人生,思考的内容,种类都很多,不仅要想以后从事什么工作,也要想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刘扬说,自己未来可能会回广东生活,也可能去北京上海打拼,也可能留在国内考博,做一名大学老师。未来在哪里生活,就业方向,工作还是读书,都是自己这段时间思考的内容。

“想得累的时候,我就喜欢一个人在家做清洁,或者自己写一些英语文章来记录想法,也偶尔和不认识的陌生网友交流。”宛如古代人的日子,刘扬说自己过的并不孤单。

他的声音

以前完全按父母期待生活,现在想改变

记者问刘扬,除了工作的压力和领导的批评,做这个决定的真正原因是什么?顿了顿,刘扬还是给出了答案。

“我从小就在家人的期待下生活,保持优异的成绩,考入好的大学,学最好的专业,找一个高薪的工作。这一切,都是我父母的期待,而不是我的。我认为父母的认知和我们现在的年轻人是有隔阂的,我必须有自己的想法,而不该一味听从父母,迎合他们的期待。这样的生活让我一直过得很累,现在我想改变。”刘扬说,这个道理,他觉得自己明白得太晚。

姨妈吕女士也称,妹妹和妹夫对刘扬从小就十分严格,希望他出人头地,刘扬也一直乖巧听话,从小成绩优异,却没想到他在大学毕业后突然“叛逆”。“我也替他父母跟孩子沟通过,孩子很坚持,完全没有办法改变他。”吕女士称,刘扬父母近日会回到重庆,好好跟儿子谈谈。但刘扬说,他不会改变主意,他会继续思考人生,直到找出自己想要的答案。“我想,想出答案大概还需要三个月左右,甚至更长。”刘扬说。

专家建议》

可当作充电期,不可与世隔绝

资深青少年研究与社会心理学者、生涯规划与职场发展顾问谭刚强称,刘扬人生的突然“刹车”有两种可能:第一,是他找到了自己压力的来源,突然发现一切生活都是父母的安排,让他丧失了真正的自我,当他的自我觉醒时,就会把青春期的主张放在27岁的年龄来实现,这是一种积极的心态。

但刘扬的家人,也要提防第二种情况:刘扬在工作中面对社会的竞争,觉得自己的专业知识素质还不够,就用这样的方式来补充自己,并对社会问题进行逃避。如果这样,那么刘扬需要调整自己的心态,避免进入心理误区,引发心理疾病。

不管是哪种情况,建议父母和家人都不要强硬干预孩子的选择,刘扬现在处于一种对自己未来的探索阶段,父母还是应该选择支持。孩子出现这样的情况,跟父母以前的安排式教育方式有很大关系。如果此时再以强硬态度介入,很容易会引起孩子的叛逆心理。建议父母顺其自然,理性接受,多帮助孩子走出“刹车期”。

而刘扬在思考的同时,要清晰对未来方向的把握,也不要放弃对社会的适应,可以把这段时间当作对自己的充电,补充专业知识,但不要与世隔绝,应该多接触社会,为随时重新回到社会生活和工作做准备。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重庆晚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学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