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工作职业 > 正文

找不到工作的学渣 竟把自己“卖”到非洲!

到了这个时间,大四的焦虑大概到了一个峰值:

面对毕业论文不知所措、拿了offer的忐忑自己的选择、没有offer的忧虑毕业后的未来......

今天我想和你们分享的,是一位学渣密友从校招到转行的工作经历,愿这位曾去往非洲的姑娘,能给你一些勇气和信心。

1.大四,除了被选择我没有选择

我算是我们班跑招聘会跑得最勤的了。

本校的、电科的、财大的.....,只要是有名气公司的宣讲会,我都争取一场不落下;绿地、潍柴动力、中铁......,回想起来,我有幸参与到面试环节的公司也不算少。

但很不幸,用现在的话讲,我那时候就是“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大学四年的不学无术和多门挂科,让我在面试官面前连大声对答的底气都没有;

从大一开始的懒宅,让我既没有学生会、社团的经历,也毫无实习经验,薄薄的简历乏善可陈;

最要紧的,是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我害怕停下来,但却一直走不到前方,只能疲惫地原地踏步,在一些莫名的地方莫名其妙地努力着。

比如每个月只有600块生活费的那时,却舍得花了超过1000块钱,为自己从头到脚置办了一身面试专用的行头,但我却从没花时间去修改过简历和复盘自己的面试表现。

但说来也好笑,我拿到offer的那场面试,穿的却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棉袄。

宣讲会留下简历后我就去食堂吃饭了,等拿起手机一看才发现十几个催我去面试的未接来电,我来不及换衣服就朝面试的礼堂飞奔而去,毕竟从9月到11个月,没有一个offer的自己,早就被磨得没了脾气。

简单的面试过后,可能得益于母校的名声,我顺利拿到了这家央企的offer,如你所知,要去往非洲工作。

我几乎没有犹豫就签下了三方,毕竟这是这3个月、无数的打击后我拿到的第一个offer啊,如果不签,我实在没有底气,还会有别的公司会签我。

“反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嘛,不如就接受现在吧。”我这样想着,大概当时心里还有些许期待。

这是校招3个月后我拿到的第一个offer,也是整个大学时期我拿到的唯一offer。

2.毕业,忐忑比别离更浓烈

毕业前夕宿舍卧谈,那时候几个女孩子对于未来的憧憬或担忧,一下子就坦诚地摆在彼此面前。

“你签了工作,以后就不愁啦。”读研的室友有些羡慕地对我说。

“其实不是。你知道的,要去非洲,我人也不认识啥人,语言还不通。”我忧心忡忡地叹气。

室友们哄然大笑:“语言不通?你可是去做翻译诶!”

可这令我更忧伤了啊——凭我这自我介绍都说不顺的渣法语和零工作经历,根本没有信心能在非洲胜任未知的工作和挑战,我对未来,满是忐忑。

但匆忙赶到的毕业哪里还给我时间犹豫?喝过毕业的酒,在总部短暂的培训过后,我踏上了去非洲的路。

听公司的前辈说,那边连超市都没有。我拖了一个巨大的行李箱,里面装满了洗发水、沐浴露和卫生巾。

大家都要开启新的人生旅途了吧?在法国的同学发了巴黎铁塔的照片。

坐在飞机上昏睡时,我有点后悔:如果大学四年我有好点念书或者考研,或许我现在飞向的,也会是繁华吧?

3.非洲,孤独贯穿始终

在非洲的第一年,用“折磨”这个词概括真的不过分。

在相对封闭的项目部,工作和生活完全揉在了一起,宿舍的隔壁板房就是项目部的办公室,这里没有礼拜天,到达项目部后就开始了连续一个多月无休的工作,每天都坐在不熟的中年大叔对面,改Excel或手忙脚乱地翻译,日子像死水,一丝期盼也没有。

就算有礼拜天又能怎么样?

在这个几乎就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物资极度匮乏,我曾花了80块钱在中国人的超市买了一板娃哈哈,打开来喝觉得味道不对时才发现是我买的是哇哈哈;

到这半年后有一次到政府部门办事,路过乡下集市般的市中心时,望着橱窗里撒满了廉价糖霜的蛋糕,竟然开始不由自主地流口水,那种馋劲儿,大概这辈子都不能忘记。

这个第三世界的国度,没有街可以逛也没有KTV可唱。不敢出门,听说我们这一批大学生来的前夕,隔壁项目部的一个学姐,还因为被黑人性侵了,不得不回国休养;

出门只能要坐项目部的车,有一次回项目部的路上,还恰巧碰上路边都是坦克和扛枪的黑人,吓得我当晚回去就给对象发了条消息“如果哪天我忽然不联系你了,你一定要等我,因为我可能只是出意外了”。

你说可以上网打发时间?刷微博?看电影?不存在的,这里的网速慢得出奇项目部的文件传递有时候都靠硬盘,连更新个ios系统都要27小时的网速,能顺畅地刷个天涯的帖子就算奢侈了。

那时候是真的很崩溃,尽管工作的压力不是很大,但项目部里全是不熟的同事,和国内的亲友隔着7个小时的时差,最开始的一个星期,我说的话可能都不超过10句,下班后就在宿舍的板房里窝着发呆或暴走。

那种对陌生环境的不适应、对未知挑战的恐惧和对家人的思念,几乎抢走而来我所有的睡眠。

除了孤单,肉体上的折磨也够呛。

那里的蚊虫巨大,一咬就是一个包;同项目的姚哥得了疟疾,在非洲破旧的医院里挂着点滴,整个人都黑瘦了一大圈,项目部的医生说,这恐怕会影响他一生。

我也得过蝇蛆病,说来非常恶心,在脚趾头经历过好几天的痛痒之后挤出一只蛆来,我几乎是呆住了,反应过来后觉得恶心又委屈,一个人在宿舍嚎啕大哭。

“天呐!我还有多久才能回国休假?我发誓我再也不会来这鬼地方了!”

4.异国,得到和承受一样多

但等出国一年后,我开始发现这里其实也并不是那么糟糕。

第一年带回家的工资大概是同期毕业同学们的4倍;

熟悉以后的同事有些像亲人,大家在异国的春节围在一起包饺子、烤羊肉串、做游园活动,每一张脸都分外亲切;

那些在我们的羡慕眼光中回国休假回来的同事,还会带来国内好吃的零食和下满电影的硬盘,分享的时刻又心酸又温暖;

看久了以后,这里的黑人小孩都有些可爱。

而且我第二年换了个在利伯维尔的项目,这座靠海的城市气候宜人、天蓝水清,我觉得有点享受。

孤独是贯穿始终的,但我在孤独之外看到了非洲生活的另一面。

经常要陪同领导去开会,我磕磕绊绊的法语似乎在一次次的窘迫中变得越来越顺熘;我也不再像毕业面试时那么怂,管个百十来个劳工和跟政府打些简单的交道都不是问题。

在这里,悄咪咪地讲,我居然还活出了点“富人”的感觉:住过这个城市最高档的酒店、吃过总统儿子开的甜品店、逛得起市中心最高档的商场。

我忽然对未来又无比的底气,大概是因为觉得非洲这一圈都走下来了,人生又还有什么值得恐惧?

5.归来,又从零开始

但最终,我还是选择了两年后回国,一是因为自己的职业规划,如果选择留在原企业,那么可能选择的就是一辈子去非洲直到退休,但这是非洲两年后,我不想要的。

另一方面,当然是因为爱情啊。那个孤独的地方,有爱或许会更容易走下去,但我的爱却是在国内的呀,大概这也是刚出国时感觉特别煎熬的原因之一?

回国的路其实挺不好走的,从落后的非洲回到国内找生活,换行的占了绝大部分比例,我又像是回到大学时候0基础找工作的日子,在你们迷茫的春招,也和你们一样,为了工作焦头烂额。

但说真的,回头去看这些经历时,我所走的每一步就都变成了值得回忆和炫耀的人生历练。

别害怕,前路我们替你走了一些,没那么可怕也没那么乏味,勇敢去接受挑战,但也要在一切都来得及改变的时候,审慎选择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新华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工作职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