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揭秘:红军都去嫖娼不打仗了 谁也想不到列宁这么解决!

——微揭秘:钟海源被活体取肾谁也否定不了

十月政变后,红军往西赶白军的时候,打到一个城市,红军不动了。为什么呢?那城市妓女很多,都嫖娼去了。于是,指挥官一个电报给列宁,问:怎么办?列宁回一个电报,谁也想不到他这么回的:“把妓女统统杀掉!”这个档案现在公开了。

@马老鬼:在著名作家岳南(原武警山东总队新闻干事)安排下终与武警江西总队新闻干事熊相仔和胡学庆重聚一堂。1988年我去江西出差时,他们接待过我,并向我讲述了亲眼目睹枪决钟海源后活体取肾的经过。刑前领导要求不得一枪打死。94医院主刀医生边说边指挥:还活着,赶快进行……钟海源被活体取肾谁也否定不了!

老鬼《李九莲、钟海源案始末》:医院通过部队领导转告行刑的一位副营长,不能一枪打死,要留活体取肾。为了保护好她的肾,游街时,一个头戴白口罩的军人示意押解人员按住她,从后面给钟海源左右肋下各打了一针。那针头又长又粗,金属针管,可能是给大牲畜用的,直扎进她的肾脏……竟然连衣服也不脱,隔着短大衣就捅进去,钟海源嘴被堵住,全身剧烈地颤抖。到了刑场,架到指定地点,副营长故意朝她右背打了一枪,然后由早已等候在那的几个医务人员,把她迅速抬进附近一辆篷布军车,在临时搭起的手术台上活着剖取钟海源的肾,一缕缕鲜血溢满了车厢底版,滴滴嗒嗒溅落在地上。

@假装吹壳子:他们当年是怎么斗地主的?听听贺龙元帅的女儿贺捷生怎么说的:“他(习仲勋)看到极左倾向造成的祸害,血泪斑斑,触目惊心……至于肉刑,更是司空见惯,有用盐水把人淹死在瓮里的,有用滚油从头顶浇下当场把人烫死的,有逼着斗争对象的妻子剖腹自杀的……”——摘自《父亲贺龙和习仲勋在战争岁月》。

@黑白档案:1967年1月11日,蒋介石接受欧洲记者采访时,就毛发动文革评论说:"他为保持权力,除此以外,别无他途,这是他的最后手段"。1971年元旦,蒋在《告全国军民同胞书》中,评论大陆文革是:"将中国大陆变成了东方的疯人院。"

@前史之鉴:十月政变后,红军往西赶白军的时候,打到一个城市,红军不动了。为什么呢?那城市妓女很多,都嫖娼去了。于是,指挥官一个电报给列宁,问:怎么办?列宁回一个电报,谁也想不到他这么回的:“把妓女统统杀掉!”这个档案现在公开了。

@慕容一村:极权社会中,因为文化审查和思想禁锢,人的创造力无处发挥,只能在残忍和卑鄙的领域内畸形地生长。我们很少听说朝鲜有什么文学、艺术或学术大师,甚至找不出一部精彩的电影,可是在残忍方面,朝鲜总是能有别出心裁的发明,比如金三的前女友用机关枪处决,此前还有高官用迫击炮处决,真是21世纪的奇葩。

高会民:1983年,索尔仁尼琴在接受邓普顿奖时说:“超过半世纪以前,我年纪还小的时候,已听过许多老人家解释俄罗斯遭遇大灾难的原因:‘人们忘记神,所以会这样。’若是要我精简地说出是什么主要原因造成那场灾难性的革命,吞噬了六千万同胞的生命,我认为重复这句话更为准确:‘如果不相信有神,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阿波罗网记者吴莉亚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