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六旬访民北京上访遭拒绝 国家信访局外割腕自杀

中国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期间,各地访民涌向北京上访。各地政府出动警察、信访办及临时雇佣人员拦截遣返访民。3月14日,一老年访民设法到国家信访局登记,但被拒绝。他因绝望割腕自杀,被救护车送进医院。有现场访民说,近日北京的信访局外截访人员云集。

一位年约六十岁的访民拒绝被地方政府方人员遣返,在国家信访局外割腕自杀。(访民提供/记者乔龙)

一位年约六十岁的访民拒绝被地方政府方人员遣返,在国家信访局外割腕自杀。(访民提供/记者乔龙)

一位年约六十岁的访民拒绝被地方政府方人员遣返,在国家信访局外割腕自杀。(访民提供/记者乔龙)

中国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期间,各地访民涌向北京上访。各地政府出动警察、信访办及临时雇佣人员拦截遣返访民。3月14日,一老年访民设法到国家信访局登记,但被拒绝。他因绝望割腕自杀,被救护车送进医院。有现场访民说,近日北京的信访局外截访人员云集。

北京全国政协及人大会议期间,地方政府雇佣的截访者人数比访民还多。3月14日下午两点许,一位六十多岁的访民冲破重重阻碍进入国家信访局,登记上访原因,但再一次遭到工作人员拒绝。他在绝望之下,用一把刀割破自己的手腕。据现场人士称,自杀男子的腕部血流如注。现场值班的警察和保安员上前压住该男子的手腕施救,又致电120急救车。

目击事件的陕西访民吕动力,3月15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讲述现场情况说:

“14日下午两点多,我去国家信访局的时候,看到一个60岁左右的老者。他在国家信访局上访以后出来,感觉上访没有作用;然后就很失望地去了信访局旁边的公共厕所里,用刀把手腕割破,躺在厕所对面的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信访接待室的北门”。

吕动力说,事发后,有值班警察帮助自杀者止血,又将涉事刀具拿走,并在现场拉起警戒线:

“然后打120。医生来了以后,把他拉去医院。是一个老头”。

现场视频和多张图片显示:割腕者坐在灰色大门口。多名警察在现场了解情况。警戒线外有不少访民围观。

过往北京“两会”期间也曾发生同类事件。2009年3月4日,福州的六位年龄分别为60至88岁的老人,不满地方政府强行拆迁和被殴打,向省政府上访不果,在大会堂附近的前门大街路口,服农药试图自杀。2014年3月12日,河北省保定市唐县长古城乡西白尧村村民邸香玉在天安门城楼附近服下安眠药后,被送到北京医院抢救。2016年3月16日,天安门广场东安检口,一位40多岁的女访民喝农药试图自尽。而在去年3月初,一访民在国家信访局外持刀试图自尽。

至于访民为什么选择自尽,沈阳访民刘女士对记者说:

“为什么割腕?上访人没法活。当地截访人员一大群,他不割腕也出不来,他要出来就会被截访的绑架回去,就是被关进监狱。现在根本不依法。以前他们拘留你还给你一个拘留证,现在非法拘禁”。

也曾在北京上访期间,并试图自杀的河南息县访民李莉说:

“我在北京军事博物馆卫生间里喝药,他们说我是扰乱公共秩序,判我两年刑。我现在刚回来。现在(政府方人员)看着我,说(我要是)出了息县,他们就会把我送到拘留所,然后给我定罪”。

3月15日上午,黑龙江一访民到高法旁的该省法院驻京接待处约谈,数分钟后七、八名男子强行将其带走,塞入停在门口一辆挂“黑A”牌照的警车。下午,访民张福英在北京南站被派出所警察扣留,等待遣返原籍。有访民认为,所谓国家信访局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