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二大爷:气质女王输给了苍井空

——奈何美人总相轻

比如我们亲爱的德艺双馨的苍老师,说过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我脱光衣服躺在镜头前,是为了生存。而你衣冠楚楚的站在镜头前,却只是为了私欲和欺骗。”这坦荡的境界,就跟那些其实也是靠皮肉发家但又偏要说自己是气质女王的货色完全不一样。

虽然说勾心斗角、蛾眉见妒是吃瓜群众喜闻乐见的优良传统,但是这个火候的拿捏非常重要。小则倾人,大则倾国。因为美人相轻,为革命的事业带来惨重损失的例子实在太多,不可不防。

当年在延安时期,大批如蓝萍同志一样,投奔革命怀抱的文艺女青年最终都如愿以偿,睡上了领导的炕头。但是有些人互相都看不顺眼,玩起了甄嬛传,导致交恶甚深。这就包括叶群和严慰冰同志。

建政后严慰冰为了打击叶群,从1960年开始,多次散布匿名信,说叶群“是国民党将领的女儿,生活作风有问题,早已不是处女”等等,这个情况到文革前夕达到高潮。林副统帅不堪其扰,亲笔写了一个证明自己老婆婚前是处女、儿子女儿是亲生的材料,复印后在会上广泛散发,要求政治局正式通过,以证清白。

这个惊世骇俗的桥段震惊与会者,最终导致严慰冰一家人全部入狱。

你看,本来吐吐口水翻翻白眼就好了,你非要深挖。两个小角色的不痛快,黑了一段艰辛探索的历史。

其实女性靠身体吃饭、争宠发家本来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大家一个圈子的,相互体谅就好嘛。比如南北朝时候,北齐亡国后,胡太后和皇后穆黄花就没有互相嫌弃,而是结伴自力更生,在长安城的烟花巷里开门迎客,还说出“为后何如为妓乐”这样金句来,一时传为佳话。

再比如我们亲爱的德艺双馨的苍老师,说过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我脱光衣服躺在镜头前,是为了生存。而你衣冠楚楚的站在镜头前,却只是为了私欲和欺骗。”这坦荡的境界,就跟那些其实也是靠皮肉发家但又偏要说自己是气质女王的货色完全不一样。

但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在革命的事业上选好龙套是多么的重要。虽然说平时看起来龙套放在哪都无关紧要——前天可以演香港记者,昨天演杂志主编,今天演电视台长,但是演员基本素质的欠缺,发力过猛,不注重演员的自我修养,轻轻松松毁了一部大戏。好好的中外和谐的本子,活生生就弄成了城乡结合部的重金属画风。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深信有些女王还是会怀念在三亚海天盛筵上走走台就好了,那才是属于花瓶的舞台,也不会有人深扒你的恩主历史。说不定真的有传说中的非洲神秘国度的王子,看上这样的王妃。

我其实不同意吃瓜群众动不动就用婊这个字来附议女性,确实显得不那么尊重。但实事求是的说,也没有什么更准确的说法。我只能说,我允许你“代婊”。

2018-3-15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