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周晓辉:川普连续发力 北京无法不紧张

继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3月8日宣布同意与朝鲜最高领导人五月底前会晤,并扣动关税扳机,下令将对除了加拿大和墨西哥外的他国输入到美国的钢铁征收25%、对铝征收10%的关税后,让世界震惊不已的川普又再次发力:为惩罚中共盗窃智慧财产权的行为,对其投资进行限制,将寻求向中国商品征收600亿美元关税,并拟在未来几周正式宣布;将国务卿蒂勒森解职,由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取而代之,中情局副局长哈斯佩尔将接替局长之职;任命CNBC政论名嘴库德洛任白宫新的首席经济顾问,取代刚刚辞职的科恩,而无论是蓬佩奥还是库德洛,都属于鹰派人物,尤其是在针对中共方面。

根据美国媒体报导,现年54岁的蓬佩奥被认为是川普核心圈内之人,在很多政治观点上与川普一致。他一直以来对中共持批评态度,曾在多个场合表示,中共才是美国的真正威胁,认为中共与俄罗斯都在对美国进行渗透。如在今年1月22日接受CBS新闻采访时,蓬佩奥称来自中共的威胁已影响了美国的企业和经济,〝中共实施明显不利于美国的贸易措施〞,并且〝发展军事技术和网路技术能力〞,中情局对中共的网路能力也非常关注,〝我们必须确保决策者了解来自中共的挑战,以使他们做出正确的选择来反击中共威胁〞。

这样的蓬佩奥被任命为掌管外交的国务卿,显然是为了更好地在外交方面与对中共态度强硬的川普保持合拍。是以美国有分析人士指出,这个任命是在宣布〝中共是我们在智慧财产权及经济方面的敌人〞。虽然北京外交部发言人称美国国务卿的更换不会影响,但从蓬佩奥此前的言辞看,这大概只是北京的一厢情愿。

而在北京当局尚未理出头绪如何应对〝川金会〞、如何应对川普的贸易重压以及如何与蓬佩奥打交道之际,川普又提名对中共不公平贸易同样持强硬立场的库德洛为白宫新任首席经济顾问、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支持减税但对川普贸易保护政策有所保留的库德洛,上任后即在14日首度公开露面时表示,〝中共长期以来一直没有遵守规则。我必须说,作为一个不喜欢关税的人士,我想中共该收到强硬回应。〞他并建议美国与盟国组建〝自愿贸易联盟〞,一起反制中共。

值得注意的是,库德洛认为经济表现与社会的道德状况有关,〝如果我们能坚持遵循被我称之为‘首要原则’的信条,那些成为美国立国之本的道德与价值观……这个国家的发展将永无止境。〞在这方面,他与川普亦有契合之处。

可以想见的是,未来库德洛与一向对中共贸易持强硬立场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致命中国》作者之一的纳瓦罗,将共同成为川普的左膀右臂。纳瓦罗近日就曾透露美国对外贸易制裁的走向:〝在贸易实践的许多事情上,中共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角色。〞〝近期没有什么比解决盗窃我们智慧财产权和强制我们技术转让更重要的事情了。〞

无疑,不管是征收高关税,还是任命鹰派人物蓬佩奥、库德洛,乃至未来推出的其他的包括用301条款箝制中共的2025年工业计画举措等,都是川普政府在按照既定的战略推进。

去年12月在川普公布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中俄被描述为对美国构成威胁的〝修正主义大国〞,批评中俄的言论甚至超过川普以往的表态。报告指责中俄〝破坏国际秩序与稳定,忽视邻国主权和法治〞。对此,美国需要采取〝竞争性参与〞,〝在新领域中有效竞争〞。

不仅如此,今年1月20日,在美国国防部公布的《国防战略报告》中也明确提到,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修正主义〞大国的重新崛起是美国的繁荣和安全的〝核心挑战〞。报告称:〝国家之间的战略竞争——而并非恐怖主义——是现在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关注点。〞〝中国是(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中国使用掠夺性的经济手段来恐吓邻国,并且在南中国海对该地区的地貌进行军事化。〞

基于这样的战略判断,没有人否认,川普针对中共的贸易态度将不会软化,除非中共真正的愿意满足美国开出的减少1,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的条件,但这显然是中共不愿也无法做到的。

如果无法做到,那么中共将如何回应川普的〝咄咄逼人〞?对美国实施灾难性报复?比如对中国进口的美国大豆、猪肉等商品征收高关税,增加外资对中国投资的限制措施等。但在目前中国国内经济下行,实体企业不景气,内需不足的情况下,中南海有多大的资本、能力和把握来迎接这场贸易战呢?其后果会如何?身居美国的谢田教授就表示,〝美国对中国的大豆出口有很大的市场,因中国有4亿头猪要喂养,如果现在限制大豆的出口,马上将导致中国猪肉价格上涨、老百姓反弹。所以中共不太愿意也不太敢去实施。〞谢田预估,中美贸易战开战,中共将会在经济上遇到重大挫折、重大打击。

应该也是认识到了国内政治、经济、社会所存在的问题,北京才在不久前先后派了杨洁篪、刘鹤两名政治局委员赴美试图平息贸易战,但二人都无功而返。

笔者推测,北京当局现在正在召集有关人士,日以继夜的寻找应对之策。目前官媒除了继续贬低川普和美国政府外,还在推出一些研究者的文章,提供对策。3月15日,大陆澎湃新闻刊载了人大学者的文章《美国对华负面情绪日益严重,控制竞争成本是中国应对的关键》。文章称如果竞争无法避免,中国(中共)应对要注意三个原则,一是处理好战略上的轻重缓急,优先发展经济;二是正视中美两国的政治制度差异,利用好两国的优势和劣势;三是要控制战略竞争成本。此外,中共还要注意处理好中美关系以外的外交关系,〝团结外部力量〞,减少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第二个原则,即利用好中美两国的优势和劣势。难不成建言中共要继续利用美国的民主制度兴风作浪?显然,大陆学者们也意识到了中共当局无法与美国抗衡,而只能采取守势,但这样的守势至少在短期内是无法有效应对川普政府的强硬政策的。面对此形势,中南海,又如何能不紧张?

──转自《大纪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