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中南海版的“红衣女”和山寨版的王沪宁

王沪宁和“红衣记者”张慧君

打印四个月前上任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是当今中国的“文宣沙皇”。十九大之后,这位为连续三任执政党最高领导人充当谋士的“红色秀才”最终不得不从后台走向前台,成为极度不得人心的红色宣传机器操作者。王沪宁在主管宣传以后,立即组织了对党的领袖的个人崇拜的政治宣传,也为恢复最高领导人职务终身制进行了尽心竭力的论证和鼓吹。就在他小心翼翼地向新主人表达政治忠诚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事件却使这位“文宣沙皇”陷入窘境。

今年人大政协两会的宣传无疑是王沪宁分管的工作,在王参与设计的“部长通道”环节,一位长期被两会宣传官员照顾有加的“红衣记者”按照标准的官方口径对部长提问,她的提问夸张做作,肢体语言粗俗不堪;在她一旁的一位“蓝衣记者”显然感到不满,以翻白眼等丰富的面部表情和扭身转头等大幅度的肢体动作表达了对这位“红衣女”的不屑。这两个女人有趣的表演通过直播方式传向世界,迅速压过了其他两会话题,成为最令网民兴奋的两会新闻。

网上一片兴奋刷屏!“红、蓝女事件”之所以抢镜,绝不单单是因为发现了一个浅薄、沦落的女子而兴奋,而是因为那位率性的蓝衣女对红衣女所表达的蔑视,形象地表达了中国普通民众对中共造谣机器的鄙视、对霸道的中国执政党的愤怒、和对中国政治生态的无奈。王沪宁和他背后资金雄厚、人力充足的宣传机器为十九大和两会做了大量的意识形态灌输工作,但是在这两个年轻女人的表演面前显得那么苍白、那么不堪一击,“文宣沙皇”王沪宁该是何等难堪?

“红、蓝女事件”和随后网民们揭露出来的有关红衣女子的信息也无一不再提醒着王沪宁,在他领导之下的共产党的宣传机器是何等的腐败、何等的下流。近些天来,网上关于为政府代言的“红衣女”背景的种种故事不胫而走,从她令人作呕的网上自我宣传,到她被政府宣传部门长期青睐的各种资料,再到她身后所代表的那些用中国纳税人的钱豢养的虚假外媒等等,所有这些都揭示,中国的集权政府正是靠着这么一个腐败透顶的宣传机器在维护。作为这个腐败机器的头目,王沪宁又该做何感想?

我想这次的“红、蓝女事件”对王沪宁的仕途发展也极富有寓意。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王沪宁,曾经就读和授业于上海复旦大学,据说他曾经下过气力研究和宣传西方的民主制度,也曾算是中国改革运动的一位拥护者。当时,对中国陈旧的政治制度和僵化的意识形态,王沪宁的立场与这次事件中那位翻白眼的“蓝衣女”近似,是不以为然和鄙视的。

经过二十多年体制内的薰陶,如今官场上的王沪宁则变成了一个维护旧制度的既得利益者和专门制造陈腐词汇的无良御用文人,他在人们中的形象已经变得与搔首弄姿的“红衣女”并无二致。从某种意义上讲,“红衣女”只不过是山寨版的王沪宁,而王沪宁则是中南海版的“红衣女”。从翻白眼的“蓝衣女”变成谄媚的“红衣女”,这正是王沪宁和所有那些向集权制度出卖灵魂的中国文人们的晋身之路。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