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习近平给安倍“上座”韩国特使“下座”

去年12月,自由韩国党代表洪准杓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进行礼节性访问时,安倍坐在藏青底子花朵图案的沙发上,给洪准杓安排了更低且没有图案的沙发。谁都能看出来,安倍坐的是上座。13日,韩国国家情报院长徐薰作为总统文在寅的特使和安倍见面时,两个人坐在同样的沙发上。他也许是意识到了在韩国引发的争议,但这是对总统特使理所当然的礼仪。

在主权国家的礼仪中,替对方国家首脑传话的外交特使享受首脑级礼遇,是国际惯例。作为总统文在寅特使访美的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在白宫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并排而坐,副总统彭斯和国防部长马蒂斯坐在特朗普一侧的旁边。

中国5千年的历史中,1861年才成立了专门负责国家外交的部门。经过两次鸦片战争的惨败之后,中国才设置了名为“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临时交涉机构。此前,中国从未和其他国家在平等的关系中平起平坐过。负责仪式的礼部,只掌管过与提供朝贡的周边国家的关系。

去年5月,作为总统文在寅特使访问中国大陆的李海瓒议员和习近平主席面谈时,中国给他安排了史无前例的座位,变成了习近平坐在桌子的上座,李海瓒坐在下座,出席习近平主持的会议的状况。12日,韩国总统特使郑义溶见到习近平时,也如出一辙。中国并非原本如此。2013年韩国总统特使金武星就坐在和习近平同等的座位上。去年以来,中国给韩国特使安排的座位,就变成了香港特首或地方官员向习近平做汇报时的位子。但去年5月,日本特使坐在和习近平对等的对面的座位上。去年10月,越南和老挝特使也和习近平并排而坐。只有韩国特使坐在下座。

中国专家说:“因为没提出质疑,所以会一直受到这种待遇。”韩国特使在中国的座位稀里煳涂就变成了这样的下座一事,不能简单视之。手握皇帝级权力的习近平,是个心怀“韩半岛历史上是中国一部分”的韩半岛观的人。中国的宣传机关使用了意为周边国家来中国朝贡的“万邦来朝”这一措辞。如果自己不守护自己位置和威信,不会有人替你守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朝鲜日报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