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从名字能看出关于你的哪些事儿

当查治(Judge,有“法官”义)夫妻的儿子伊戈尔呱呱坠地时,他将来要从事什么职业似乎就已经显而易见了。

不出所料,伊戈尔毕业后进入了法律界,并最终成为英国首席大法官。

我们的名字能否决定自己的命运?

以上故事或许只是巧合,但新近研究已经证实,我们的名字的确会影响到我们的在校表现、职业发展前景、受欢迎的程度。有时,姓氏甚至会揭示出我们拥有的体格和性格。

对此,有人解释说,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在于,我们会在潜意识中与自己的名字拉近距离,人们把这种现象称为“隐藏式自我主义”。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有那么多牙医姓“Dennis”。

与此同时,姓名还会影响别人对我们的看法。英国专栏作家凯蒂•霍普金斯承认,她会把儿童姓氏和名字所代表的社会经济背景联系起来。

她说自己喜欢那些有着“维多利亚时代”的古典名字,或者有拉丁语或希腊语渊源名字的儿童,并希望他们成为她自己孩子的玩伴。

尽管她的说法引起了人们的广泛抗议,但是有大量研究表明,虽然公开承认的人士很少,但实际上有这种习惯的人远远不止这些。

美国西北大学政策研究学院院长戴维•菲戈里奥曾经开展过几项针对姓名影响的研究。

他首先调查了蓝领阶层或非洲裔美国人惯用的名字。例如,穷人喜欢用有“isha”(例如Lakisha)后缀和含单引号的名字(例如Du'Quan)。

然后,他分别比较了取蓝领名字和中产阶级名字的同胞兄弟姐妹的学校表现,发现取蓝领名字的儿童在学校里的表现比取中产阶级名字的兄弟姐妹要差。

“这不仅仅因为蓝领家庭倾向给儿童取蓝领名字,同时还与社会对不同名字的阶层内涵存在的期望差异有关。”菲戈里奥说。

学者还特别研究了牛津大学学生的名字。格里高利•克拉克把该校2008-2013年1.4万名学生的名字与社会人群进行了对比。

他发现,牛津大学学生里叫“Eleanor”的比例是社会平均比例的三倍,其他高比例名字还包括Peter、Simon、Anna和Katherine。而Shane、Shannon、Paige和Jade的比例则较低。

除阶层外,你的名字是否简单易读也会对你的人生际遇产生影响。

有研究者在调查了49位其他种族学生的就学经历后发现,读错学生名字的教师常会被学生戴上“种族攻击”的帽子。受到这种遭遇的学生,常容易产生孤立感和焦虑等一系列情绪问题。

菲戈里奥称,名字对人的影响在毕业后会依然持续。“人们会根据名字评价一个人,这种习惯很难消失。”

研究者把两类不同的简历分别寄给了波士顿和芝加哥的报社,并在报纸求职专栏发布。

其中一类简历上的姓名是典型的白人名字–例如艾米丽•威尔士和格雷格•贝克;另一类简历上的姓名则有明显的非洲裔特色,例如拉吉莎•华盛顿或贾马尔•琼斯。

他们记录了各份求职简历收到的回复,然后发现“艾米丽”和“格雷格”收到的面试邀约数量是“拉吉莎”和“贾马尔”的两倍。

除了上述隐藏式种族歧视和阶层偏见外,你名字的读音也会带来问题。比如,仅仅因为发音不同,“Molly”和“Katie”就会给人带来不同的感受。这是为何?

众所周知,不同字母和单词的读音会给人要么尖锐、要么圆润的感觉。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我们的名字也会产生相似的效应。

在一次实验中,他们向一群受试者提问,读到不同名字时,他们的脑海中会浮现出尖锐或圆润的图像。

研究证实,含有“b”、“u”两个音节的名字听起来较为圆润,比如Leo、Molly、Nathan和Samantha;而含有“k”和“i”两个音节的名字则更为尖锐,比如Tia、Kira和Katie。研究者将其称为“Bouba/Kiki”效应。

研究者还发现,受试者会把发音圆润的名字和女性特质联系起来,发音尖锐的名字则象征着男性特质,这样就在名字和性别概念之间建立了联系。

这一点甚至延伸到了性格印象。人们认为,拥有“圆润”名字的人更能适应环境,更加随和开放、友好风趣;而拥有“尖锐”名字的人则更易怒暴躁。

研究者还发现,人们对某人的看法倾向于趋同化。在32位受试者中,有24人承认他们在实验中受到他人的影响,这是实验的另一大发现。

那些源自祖先当时所从事职业的姓氏,可能也会揭示出我们从祖先那里继承的体格类型。

研究者向200多名姓Tailor(意为“裁缝”)或Smith(源自“铁匠”)的男女询问了他们的年龄、身高体重、以及运动能力。

结果发现,和Smith们比起来,Tailor们身材较矮、体重较轻、强壮程度也不如前者。Smith们自认为更适合做体力工作和参与运动,在体力型运动项目中取胜的比例更高。而Tailor们则更适合要求较轻体重的耐力性项目。

无论父母给我们取什么名字,其实最重要的在于我们如何看待它。

菲戈里奥的研究表明,与取正常男性名字的男孩相比,取女性名字的男孩会遇到更多问题,当课堂里有一个女孩也叫同样的名字时,这个问题就会更加严重。

让你我聊以自慰的是,即便那些出类拔萃的大人物也会受到名字的困扰。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就曾经拿他的中间名“侯赛因”(Hussein,许多足球球员的名字)开玩笑:“给我起中间名的人当初肯定没想到我有朝一日会去竞选总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刘诗雨 来源:译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