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财经 > 正文

习近平选他当行长 竟是为控制住这一危机

周一上午,习近平签署主席令,任命易纲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此举表明北京将继续进行雄心勃勃——也有一些人说是急需——的金融改革,以控制债务规模并保持经济增长。

据两名了解相关决定的人士称,曾在美国接受教育的经济专家易纲,将接替担任央行行长一职逾15年的周小川。易纲是周小川的门生和副手,选择他几乎可以保证中国政策的连续性。

随着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巩固权力并推行他的经济议程,领导层的变化遵循着一个更大的套路。最近几个月,北京在应对债务问题,强迫负债累累的私营企业在出售资产、偿还部分贷款上变得更为直接。

央行行长将发挥重要作用,努力确保流向经济的信贷金额适量。周小川是中国大陆从中央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重要设计师,这一尚未完成的过渡具有重大意义,但易纲可能不会有前任那么大的影响力。

这是因为易纲有一个经济和政治背景同等深厚的上司:长期担任习近平经济顾问的刘鹤。刘鹤已于10月加入政治局。外界普遍预计刘鹤会在周一被任命为中国的四名副总理之一,专门负责管理金融领域和产业政策。

这个职位不是新设立的,但在过去五年中担任该职务的马凯长期是中央规划者,他似乎把时间主要花在了和国有企业有关的问题上。

长期担任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经济顾问的刘鹤(中)将是易纲的上司。

日本投资银行瑞穗证券(Mizuho Securities)驻香港办公室的经济学家沈建光说,在金融政策上,“有一点非常清楚,刘鹤将扮演比马凯更重要的角色。”

世界其他国家将密切关注中国大陆的事态发展。中国大陆连续利用经济规划和对国有企业的持续支持已促使各国领导人采取反击。特朗普总统针对钢铁和铝新制定的关税,在一定程度上针对的就是中国大陆的保护主义政策。

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周日在阿根廷举行的20国集团(Group of20)财长会议开幕前表示,中国大陆在进一步开放市场的道路上倒退了,支持增加产业补贴和进一步巩固国有企业。

“中国大陆选择的方向,真的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不一样,”马尔帕斯说。

他还指出,“令人不安”的是习主席废除了任期限制,这使他可以不受限制地无限期统治,而存在已久的美中经济对话也陷入了停滞。

在寻求延长领导期限时,习近平还加强了中央对中国主要政策杠杆的控制。

为了加强监管,中共政府刚刚批准了银行和保险监管机构的合并方案。这两个机构将把部分政策制定职责转交给央行。

去年夏天,习近平为了协调各金融监管成立了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外界普遍预计刘鹤将领导该委员会。新成立的这个委员会虽然规模小,但有权解决中国人民银行与各大银行、保险和证券监管机构之间的分歧。

2013年,习近平还任命刘鹤为党内有权有势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官方新闻媒体当时报道,几个月后,刘鹤任命易纲为他在该小组的副手之一。

两人的迅速崛起再次表明,习近平如果想提拔某个他认为特别能干、特别忠诚或两者兼具的人,他是不会理会官僚传统的。去年10月,尽管只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这一部级单位的副主任,但刘鹤一夜之间连升几级,直接进入政治局。

同样,易纲也不符合登上高层金融职位的传统路径,比如管理一家大型国有银行或掌舵一个较小的监管机构。(周小川在执掌央行之前两类工作都做过。)

易纲是在中国人民银行一步步爬上来的,自1997年以来,他一直在该机构任职。即将退休的现任央行行长近来派易纲参加了各大国际会议,给了他可观的曝光度。此外还鼓励他在重要的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的问题。

易纲还是少有的有着多年国外生活经历,却能进入最高层的官员之一。他在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获得了经济学博士学位,后在印第安纳大学印第安纳波利斯分校(Indiana University in Indianapolis)执教八年,教授经济学。刘鹤则分别在塞顿霍尔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和哈佛大学(Harvard)就读。

在过去几年,随着中国人民银行不再扮演仅仅是授权银行调整存贷款利率的角色,执掌这一机构变得更富技术性。央行反而越来越依赖于债券及其他证券的开放市场交易来影响利率,就像美联储在美国的做法一样。

易纲在货币政策方面有着广泛的学术背景,此外近年来他也监管着很多交易。但他在管理央行方面还是会面临巨大挑战,其中包括转变政治优先事项。

通过央行及其他机构,中国大陆紧紧地控制着人民币的流通和币值。也就是说,限制中国大陆公民及国内外企业能转至境外的货币金额。

中国大陆还一直将其银行体系作为经济油门,在政府想要增长的时候发放大量贷款,在债务看起来要失控的时候收紧贷款。该体系在全球经济困境时保证了中国大陆的稳定。但随着中国大陆的经济成熟起来,裂痕也开始显现。

此前刺激经济的努力导致企业债务出现惊人上涨。该体系一直为臃肿、低效的国有企业提供支持,经济学家们表示,这样的国企正在拖慢中国大陆的发展。

周小川温文尔雅,会讲英语,时不时地与世界领导人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这样的场合上侃侃而谈。他在努力改变中国大陆对债务的依赖,以及对货币的管控。在他的管理下,央行多少放松了中国大陆对人民币币值的牢牢把控。此外,他支持那些允许资金更容易出境的计划。

他还曾发声批评(虽然婉转)中国大陆的一些经济政策——在一个重视共识的国家,这是很罕见的。“近年来,不良贷款有所上升,侵蚀银行业资本金和风险抵御能力”,他在11月4日发布在央行网站上的一则声明中说。

但中国大陆经济政策的方向最终是上面给出的,所以刘鹤和易纲将听命于主席的指示。强调稳定和发展是国家议程,意味着他们很可能会更多地把重心放在中国大陆的优先事项上,而不是全球市场。

在发生资本外逃后,中国大陆在过去两年里收紧了对资金外流的限制,以稳定人民币币值。这个做法削弱了周小川放松管制的努力。

眼下,债务问题是重中之重。央行需要提供足够的信贷保证经济运行,但又不能放贷太多,以免债务持续增加,最终导致通货膨胀。

易纲最早一篇为经济学期刊撰写的知名文章,是1990年发表在《中国经济评论》(China Economic Review)上,标题枯燥却非常有价值的《通货膨胀和价格不稳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实证研究》(Inflation and Price Instability: An Empirical Stud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当时他还是印第安纳大学的一名副教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纽约时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