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律师要求见余文生再遭拒绝 家属在徐州遭全程监控

2018年3月22日,律师谢阳(左)由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陪同,前往徐州铜山区公安局,要求会见维权律师余文生。(倪玉兰独家提供)

2018年3月22日,江苏徐州铜山区公安局以书面拒绝律师会见余文生的申请。(倪玉兰独家提供)

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维权律师余文生被监视居住已超过2个月。他的两位代理律师由余文生的妻子许艳陪同,周四(3月22日)到江苏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提出会见要求,再度遭到拒绝,许艳与公安一度发生口角。许艳在逗留徐州期间受到当局全程监控,公安更一度试图进入她的酒店查房。

3月22日上午,余文生妻子许艳在江苏徐州铜山区公安局门外与公安发生口角。当时代理律师常伯阳与谢阳正在局内交涉,要求会见余文生。过去2个月已多次进出公安局的许艳,在门外受到公安阻挠,要求出示身份证。双方一度僵持。最后许艳获准进入公安局,而陪同许艳的维权人士北京倪玉兰目睹整个过程。

倪玉兰:我们上午来的时候,他们阻挠我们,不让我们进(公安局),许艳也不能证明她自己就是余文生的家属。很长时间才最后决定先让许艳进去。非常不讲理,还说不准我们乱说话。

倪玉兰表示,她与许艳等一行6人本周踏足徐州以来,当局一直派车全程严密监控。周三晚上,公安到他她们入住的酒店房间要求入内调查,但她们拒绝开门。

倪玉兰:我们拿着身份证,也付了费,然后住进了这个房间。我们没有任何违法行为,所以他(公安)来查房,我们认为他是很不合法的。

目前余文生被徐州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正如外界所预期,周四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再度反对让代表律师会见余文生,理由是余文生涉及的罪行属于危害国家安全范畴,律师会见当事人可能妨碍侦查。代表律师提出变更强制措施也被当局否决。

律师常伯阳认为,余文生已经失去自由2个月,不应继续受到拘禁。

常伯阳:如果仅仅因为在网上发了关于修宪的事,就是调查也都调查清楚了。现在说会见妨碍侦查是没有道理的,我们感觉他们故意滥用职权。

过去2个月,余文生一直与外界失联,常伯阳不排除他受到不人道对待的可能。

常伯阳:从开始抓捕(余文生),很多做法都没有严格按法律执行。人在这里被执行监视居住,他会不会按法律还是让人怀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