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生态 > 正文

中国推土式发展一带一路不理湄公河下游国死活

湄公河的上游,在中国称之为澜沧江,图为云南西双版纳与缅甸边界的澜沧江码头。法广/香港

最新一期外交家月刊封面故事报道,中国强势在湄公河推动一带一路“推动机”式的发展,已经对这条生态多元化仅次于亚马逊河的水道,造成灾难性的影响。报道指,这条沿经6个国家的河流,在中国发展宏图大计的眼中,其生态环保的人类资产,已经不值一文。一带一路只着眼于贸易、基建以及沿江的水坝发电项目。

泰国北部的清孔,当地居民视湄公河为生活不可或缺的元素,它提供食水、农林、土壤以及文化。但中国视湄公河(湄公河上游在中国被称为澜沧江)为未来经济发展的一条一帆风顺的快速航线。

报道指,2017年在云南大理举行的澜沧江湄公河合作(以下简称澜湄合作)第三次外长会议,中国对未来澜湄合作信心满满,胸有成竹。报道引述中国外长王毅在会上强调,澜湄合作不做高大上的“清谈馆”,要做接地气的“推土机”。

王毅的推土机论,报道指出,正好说明了澜湄下游很多人的忧虑,当中包括东盟有些外交官员。在大理的会议之后,中国的官员还坚持在联合声明中要用上“推土机”的字眼。

中国显然对澜湄合作发展满怀信心,因为东盟其中两个国家老挝和柬埔寨,已经因为中国的经援、投资和许下的承诺,搭上了澜湄发展的列车。但对未来水源能否平均分配,却引起部分国家的担忧,泰国是其中之一,越南尤其如此,因为上游的水坝和气候变化将对越南三角洲一带更容易受到旱灾的威胁。

正借中国快速地在澜湄进行一带一路的发展时,最新的研究报告却警告湄公河将面对史无前例的过度开发和不受控制的水坝建设。

报道引述世界野生动物基金(WWF)的大湄公河水源专家Marc Goichot说:“20年前,湄公河是世界最后一个大型健康的热带系统,但今天湄公河三角洲已经在陆沉和面积收缩之中。更多淡水动物的品种,诸如河豚等,已经濒临灭种,同时也对经济发展造成严重的限制。”WWF已经呼吁各国对湄公河采取另外一种经济发展方式。

报道又引述联合国教科文阻组织和斯德哥尔摩学院的联合报告指出,“湄公河中的沉淀物资和营养成分,已经因为中国在澜沧江兴建水坝而缩减了70%。”

但中国一带一路的设计师们似乎对此毫不理会。报道指,中国对主宰宝贵的水源分配已经是驾轻就熟,在今年1月金边举行的澜湄合作6国会议上,实已表露无遗。

澜湄合作会议,是由中国在2016年提出和定案,是对早已成立多年的湄公河委员会的另起炉灶,这个委员会在1995年原本由柬埔寨、老挝、泰国和越南4个国家成立。当时中国和缅甸还只是观察员身份出席会议。

报道引述泰国朱拉隆功大学安全与国际研究院主任Thitinan Pongsudhirak在一次传媒会议上说:“澜湄合作会议,足可显示中国只愿意遵守它自己所订立的游戏规则,它在上游建造水坝对下游国家造成威胁,是制造一个既成事实,它然后再成立一个管理组织。”

报道又引述泰国宣大学的国际关系专家Paul Chambers说:“成立澜湄合作会议,中国是寻求将早前的4国湄公河委员会边缘化。北京目的是贯穿东南亚所有的大陆腹地,将该区视作它的战略控制周边范围,这是典型的地缘霸权主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法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生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