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冯小刚曾代言的国产手机品牌出事 负债百亿大裁员

事发90多天过去了,前日,金立官方微博正式发布一则《关于金立工业园目前的一些情况说明》,印证了金立手机确实深陷债务危机,且将准备裁员自救。根据公开报道显示,金立手机自去年底出现资金链断裂问题,债务超过百亿元。

今年1月10日,一则“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执保冻结刘立荣持有该公司41.4%的股份”的消息正好印证了该传闻。紧接着在1月16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冻结刘立荣持有的41.4%金立集团股权,时间均为3年。由此,这3个月以来,有关金立手机债务危机的传言甚嚣尘上。

直到4月2日晚,金立官方微博正式发布一则《关于金立工业园目前的一些情况说明》,印证了金立手机的确存在债务危机,有裁员的准备。根据公开报道显示,金立手机自去年底出现资金链断裂问题,债务超过百亿元。

《情况说明》中透露,上周五(3月31日)正式发文,对金立工业园的部分员工通过协商解除劳动合同,还将采取“N+1”的方式进行补偿,分期支付,最长8个月内支付完毕。同时,金立集团方面表示,自发生危机以来,前期我们采取了引资保生产方案,现在将采用裁员降费用的方式。为保证生产线正常运转,金立工业园不仅保留了约50%的员工继续生产,同时还有ODM厂商协助生产金立手机,为金立在国内与海外的订单供货。

走访

园区员工正常上班

有同行想来“挖人”

金立工业园位于东莞大岭山,被称为“亚洲最大的单体智能终端生产基地”,其占地258亩,员工最多时可以容纳1.2万人。但在昨日下午5点左右,南都记者走访金立工业园看到,园区内频繁有私家车出入,门口只有三五个穿着工服休息的员工。同时,只可见三五个员工结伴,稀稀疏疏地从工作间走出,回到居住区域。

“我们厂一直没有停工,但也不忙,一天工作个7、8小时。”这位来金立工作一年的员工称,“今天我们都没有上班,在休息。关于裁员的事情,我们这些基层员工并未收到具体通知。”

尽管如此,有部分东莞手机企业已闻风而动,前来园区门口打探消息。一位负责招人的企业管理层告诉南都记者,现在东莞手机企业都非常缺人。今天是第一次过来,看看情况,希望能找到有意向跳槽的技术研发人员,普工也行。

金立手机产品

金立手机推新品

但市场反响平淡

东莞作为华为、OPPO、金立等智能手机生产的大本营,其代理门店遍布各个镇街,随处可见。但不同于OPPO、华为等手机品牌,有着金立手机标识的代理门店在东莞难觅踪影。

南都记者走访莞城西城楼、大岭山凯东中央街等手机通讯器件聚集的街道看到,一条街道可以看到两三家OPPO、VIVO、大地通讯的门店,但不见金立。就连莞城西城楼附近唯一一家金立手机代理门店,也在上个月转让,变为一家正在装修的饮品店。

“金立手机并不是说不好卖,相比其他手机,金立手机电池的续航能力没话说。”大岭山一大地通讯内的销售员介绍,“我们曾尝试不充电,金立手机M7可以坚持半个月。在市场上,金立手机还是颇受欢迎,一个星期也能卖个10台左右。但是,金立手机的广告量和知名度还是不如OPPO、VIVO。”

南都记者查阅金立手机官方微博看到,从去年开始,其宣传亮点也在于“拍照”,并发起多次拍照活动。去年以来,金立手机相继推出了金立M7双芯片全面屏、金立S11四摄全面屏,主打机身薄、新一代美颜等特性。“以金立近期发布的几款全面屏新机来看,功能定位重复,差异不大。在向年轻时尚的品牌定位转型上,很难拼得过O PPO和vivo。”此前,旭日大数据研究总监李春丽接受南都采访时曾表示。

从金立手机在全国的市场份额变化上看,金立手机的市场份额和销量并未出现大幅缩水,但也没有明显的增幅。根据赛诺数据统计,去年12月,金立手机的市场份额为3.3%,份额缩小0.1%,销量为1060万台,销量变化缩小27万台,位居全国前十名内。但相较9月、10月的市场份额有了明显的缩小。销量方面,除了10月份出现回升,其他3个月份都呈下降趋势。

同时,根据第三方数据机构GfK数据显示,2017年金立手机国内销量排名第七,售出1494万部手机。但是,这与2017年初刘立荣的国内目标销量保底3000万台,挑战3800万台相差甚远。

现状

资金链危机

牵涉至少5家供应商

一方面是业绩没有明显的增长,另外是如流水般花出去的亿元营销费用,两者支出和回报不成正比,成了金立手机资金链危机的导火索。

截至目前,南都记者梳理发现,金立手机出现资金链危机,至少牵涉5家供应商,分别是欧菲科技、深天马A、维科精华、深圳华强,还有东方亮彩。

2月7日,欧菲科技回复深圳交易所询函表示,东莞市金铭电子有限公司及东莞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金立通讯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立”)旗下子公司)欠账6.26亿元,已经申请查封金立在微众银行股权、刘立荣持有的金立股权等。

而深天马A表示,2017年度拟计提坏账准备18,563.85万元(未经审计),主要为个别客户未能按照与公司约定的付款日履行付款义务。金立手机则一直都是其手机显示屏的主要客户。

另外,在今年1月26日,维科精华公告称,由于子公司维科电池第一大客户金立拖欠应收货款8409.99万元;深圳华强在日前披露的2017年年报里也表示,“因收回有困难,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市湘海电子有限公司及湘海电子(香港)有限公司对客户东莞市金铭电子有限公司以及东莞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该两家公司均为金立的子公司)的应收账款计提减值准备6442.58万元。”

同时,广东江粉磁材股份有限公司在2月底发布的《关于2017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里提及,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市东方亮彩精密技术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的客户东莞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及东莞市金铭电子有限公司近期出现资金链紧张,公司大幅减少对其产品的生产及发货,基于谨慎性原则对东方亮彩存货计提跌价准备6,384.00万元。

在今年3月初,金立集团回应供应商问题时表示道,目前金立集团与其供应商欧菲科技的合作一切正常。

营销和投资费用超限

现已补救

关于债务问题,刘立荣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金立资金链问题爆发的主要原因是2016年和2017年营销费用与投资费用投入超限。2016——2017年金立营销费用投入60多亿元,近三年对外投资费用30多亿元,两项费用接近100亿元,对金立资金链造成很大影响,导致货款周转困难,在拖欠货款后被供货商申请资产保全。”

从金立近两年来的营销上看,在明星代言人方面,2016年至2017年先后邀请冯小刚、余文乐、徐帆、薛之谦、刘涛、柯洁等担任品牌代言人;还邀请《人民的名义》中达康书记的扮演者吴刚担任“首席安全体验官”。冯小刚、余文乐还专门为其拍摄电影级广告《手机芯战》。而在综艺方面,金立在近两年曾冠名的节目达12个。

然而,在债务危机爆发后,金立集团也开始了一系列的补救措施。此前,集团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金立集团处于重组阶段,手机还将继续生产。同时,刘立荣也公开表示,金立将分三个步骤来解决资金链问题:“首先,引入合作伙伴,确保生产与销售;第二,引入战略投资者,补充资金,增加公信力;第三,出售资产偿债,获取债权人支持。”

目前,金立工业园还在正常生产。在《情况说明》中,金立集团表示:“公司董事会和经营班子对金立的重组充满信心,金立在全球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等部门的很多小伙伴们仍在岗位一线坚守着。恳请各位给我们多一点时间度过这个难关。”

而在该《情况说明》发布后,其金立集团副总裁还在跑步。随后他在微博中发布了最近动态,写道:“马拉松都可以跑下来的人,没有什么难关是度不过去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南方都市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