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夏小强:习近平清除“绊脚石”孙政才内情

3月底以来,中共重庆市委机关报《重庆日报》连续刊文,严厉批评已落马的孙政才、薄熙来和王立军。文章中称,孙政才以〝中国最年轻的政治人物〞自居,薄熙来则在重庆搞〝独立王国〞,藉以赚取人气、邀约民心。

中共重庆市委机关报在头版发文,同时点名薄熙来和孙政才。(Getty Images/大纪元合成)

中共《重庆日报》连续三天发表“评论员”文章,表示要“彻底肃清孙政才恶劣影响和薄熙来、王立军流毒”。

在4月4日,重庆市公、检、法,同时以〝党组〞发表评论文章,宣称重庆市政法系统将继续进一步〝肃清孙政才恶劣影响和薄熙来、王立军流毒〞,要〝追根溯源、澄清谬误〞等。其中,重庆市公安局在文章中称,孙政才、薄熙来之流被查处,有效清除了党内政治隐患,清除了法治道路上的绊脚石。

重庆市在中共两会后继续高调批判孙政才薄熙来王立军,有些不同寻常。当然,重庆作为江泽民集团针对习近平政变夺权的基地,薄熙来落马之后由孙政才接手,在孙落马之前,重庆一直被江派掌控运作,对抗习近平。

中共两会后,习近平班底人马全面上位,以习近平为核心、王岐山为副手的政治团队开始进入运行。习近平亲信陈敏尔在重庆继续高调清除薄熙来王立军余毒,有给全国各地做出示范的味道。为什么在习近平从表面看已经大权在握的时候,还在继续高调清除所谓〝薄王余毒〞?高调声称清除孙政才这个〝绊脚石〞?这恰恰透露出了中共高层的残酷政治内情。

政治是一个极为危险的职业。特别是在共产极权政权中,政权的最高当权者将会面对政敌的不断挑战。

挑战者要想夺取权力,必须要做三件事情:第一,必须除掉在位者;第二,必须控制政府机关和军队;第三,需要成立一个支持者联盟。除掉一名在位者,则有三种方法:一是该领导者死掉;二是收买在位者的核心同盟成员;三是现存的政治体制被外部力量压垮。

江泽民集团在这5年中,一直在用这三种方法在做着这三件事情:对习近平进行政变暗杀、江泽民人马试图继续控制军队——徐才厚对郭伯雄说让习近平干五年滚蛋、利用包括金融政变在内的多种方式发动政变逼习下台等等。

夺取权力和如何维持统治是完全不同技术含量的事情。从习近平角度来讲,这5年来所做的与江泽民集团针锋相对。习近平用反腐打虎方式,不断清除江泽民集团在党、政、军中的势力,如今在〝两会〞后重庆高调批孙、薄、王,正是习近平还要继续全面清除江泽民势力的信号。

一个组织或者政权,成功的领导人应对风险的方式,是紧紧依靠一个忠诚的政治联盟。如今的中共政治体制和官场中,在已经没有了共同的信仰和意识形态之后,统治的关键在于给予统治核心成员的利益回报。因此,习近平反腐拿下江泽民集团成员的同时,不断安排自己阵营的人马上位。

为什么保持经济和金融秩序稳定,成为习近平当局施政的首要任务?因为财政危机是政敌发出进攻的绝佳时机。可以看看历史上的例子。

1917年2月,克伦斯基的革命者之所以能占领冬宫,是因为军队没有阻止他们。军队没有阻止他们是因为沙皇拨给军队的钱不够。沙皇在第一次大战期间砍掉了俄国主要收入来源之一,伏特加税。沙皇认为禁止伏特加买卖将会改善俄国军队在战场上的表现,提升战斗力。伏特加在俄国大众,特别是军队中极为受欢迎,消费量巨大,占俄国政府年收入的三分之一。砍掉伏特加税后,沙皇的收入锐减,但战争开销持续增长,结果就是他的军队拒绝镇压罢工群众和示威者。最终苏维埃在俄国夺取政权。路易十六在法国大革命中的遭遇也与此类似。

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这几年来严厉整顿金融秩序,在金融界大力反腐,以消除江派制造经济危机的隐患的原因。

习近平在反腐打虎的过程中不断集权,迄今为止,外界无法知道习近平未来将要怎样做,因此也产生一些猜测。其实,这种情况也很正常。因为任何一个政权的在位统治者,如果想要做出重大改变以及制度变革,都不会提前释放消息,包括对政敌和支持自己的同盟。对于支持自己的同盟来讲,一旦意识到在位者的改变措施,将会改变目前他们获得利益的稳定状态时,很有可能就会选择背叛。对于政敌来讲,提前知道将要可能被清除的消息,就会本能拼死反击。古今中外历史上很多成功的政变就是这种情况。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