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林辉:受蒋介石赞赏的“苗王”被逼自杀背后

朱焕章先生一九三五年在成都华西大学的毕业照。(网络图片)

位于贵州、云南、四川交界的乌蒙山区,有个叫石门坎的偏远地方,一百多年前,一群苗族人为躲避种族仇杀,来到这里避难,并在此繁衍生息。曾经,这里是落后、愚昧、贫穷、绝望的代名词,但因为一个英国人的到来,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此产生了闻名天下的“石门文化”,又被誉为“西南苗族最高文化区”、“苗族文化复兴圣地”、“西方人士的海外天国”、“东西文化交融的传奇部落”。

为何有这许多的赞誉?先讲一个在当地流传很广的故事。抗战时期,有个飞越驼峰的美军飞机被日军击落在石门坎地区,飞行员被当地一个苗族人救起。让美军飞行员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苗族人居然可以用英文与之交流,其后更是将其送到了中国军队的驻地。

是什么原因让偏远山区的普通苗民可以讲流利的英文?这还得从一个英国人说起。

改变石门坎的英国人伯格理

1904年,一个来自英国的基督教传教士伯格理来到了石门坎。他的到来彻底改变了石门坎的命运:他帮助苗族人发明了文字,即今天还在流行的“大花苗文”;苗文的发明,使乌蒙山区的苗族从此有了文字符号记载的历史;而他用这种文字翻译了《圣经》,在这里传播基督教的仁爱思想和文明理念;他办光华学校,教苗家人读书认字;他建足球场、游泳池,举办运动会,改变了苗族人的生活方式;他还办起了平民医院、麻疯病院,解决山区百姓看病的问题;他亦建了孤儿院,收留无家可归的孤儿……

在伯格理的努力下,基督教会在云南、四川、贵州等地区的几十个县共办了120多所学校,使成千上万的苗族人接受了教育,先后培养了一大批学生,包括后来成为博士的学者。

抗战结束后,国民政府曾做了一个调查,结果显示,当时的汉人每10万人中有2.19个大学生,而乌蒙山区的苗族人每10万个有中10个大学生,其平均教育水平远远高于汉族。

令人叹息的是,1915年石门坎发生了伤寒病,很多人都被感染,而柏格理在救助得病的学生的过程中,也不幸感染。为了拯救学生,他将仅有的盘尼西林都用在学生身上,自己不治而亡,年仅51岁。

在柏格理病重住院期间,许多苗族人都前来探望他,对他依依不舍。在他离世后,许多人自发为其守墓,一些人表示死后要将自己葬在其旁边,继续守护他们的恩人。

在文革“破四旧”的狂涛中,柏格理的墓也没能幸免,他的墓被挖,尸骨被撒的到处都是。不过,据说,当晚,就有人冒险将其尸骨偷偷收起。这应该是那些依旧对其感念不已的苗家人所为。据说,今天在其重修的墓地旁边还有着一百多座苗族人的坟墓。

婉拒蒋介石的苗族才俊朱焕章

深受柏格理精神影响的苗家人中,有一个叫朱焕章的人。1903年他出生在贵州省威宁县一个叫三道坡的山村的朱姓人家中,在婴儿时期因父亲去世,随母亲改嫁来到一个叫金家湾的村子里,继父也姓朱。他三岁时,继父去世,母亲再度改嫁,但他留下与继祖父母生活。

1914年十一岁时,朱焕章才上学,因成绩好,很快跳级到三年级,而要读三年级则要去离家有一天路程远的石门坎。于是,他在1915年进入了柏格理在石门坎创办的光华小学读书。大概在此期间,他信仰了基督教。1919年他以优异成绩毕业。期间,他的继祖父母相继去世,朱焕章由母亲和继父的堂弟朱南洪供养。

小学毕业后,朱焕章在一位英国人的资助下,到通宣道中学读书,四年后毕业。成绩优秀的他得以留校工作,但内心早已受到柏格理仁爱思想影响的朱焕章,在半年后回到了石门坎,在私立光华小学任教。

在从事小学教师几年后,1929年,朱焕章又被资助上了成都华西大学深造,头两年在预科,后四年就读于教育系。在刻苦学习的同时,他还编纂了《西南边区平民千字课》,又名《苗民夜课读本》一至四册,由成都墨源石印社代印发行,免费供给苗家人学习。这套书于民国二十四年(1935五年)六月再版发行。

1935年,朱焕章大学毕业,获得学士学位。在毕业典礼上,他被全体同学推荐,代表大家做演讲。时任中华民国大总统的蒋介石和夫人宋美龄也出席了那场典礼,他们对朱焕章才华横溢的演说深表赞赏。

蒋介石随即单独召见了朱焕章,有意推荐他到中华民国政府重庆总统行辕工作,但是被其婉拒。朱焕章表示:“我的老师柏格理告诉我们,每个苗族人受到高等教育都要回到石门坎,为苗族人服务。”他的回答让蒋介石更加器重这位青年才俊,遂送给他一些牲畜和农作物的良种,让他带回石门坎,继续建设家乡。

回到石门坎以后,朱焕章创办了当地的第一所中学“西南边疆私立石门坎初级中学”,并担任校长,学校从1943年开始招生。朱焕章将这所学校比作清泉,其教学目的是“树边黎,臻大同”。在穿草鞋、穿麻布、食糠皮、吃野菜的情况下,他一直坚持办学到1952年被中共接管,从未中断,为苗族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

1946年,朱焕章当选为“国大”代表,到南京参加会议。会议结束以后,蒋介石再次单独召见他,希望他出任中华民国政府教育部民族教育司司长,但再次遭到朱焕章的婉拒,因为他忘不了自己的家乡。

用全身心为苗族人奉献的朱焕章,也赢得了苗族人的敬重,苗族信徒称呼他为“苗王”,他还被破格任命为牧师,担任石门坎联区的联区长。

中共治下走上自杀之路

1949年中共掌权后,先后发起了一个个运动,消灭宗教,消灭知识分子。

1952年l月在贵阳举行的中学教师思想改造运动中,朱焕章写到他“一九三七年加入国民党,一九四四年任威宁县党部执行委员兼石门坎区党部第一书记,一九四七任宪政实施促进委员、西南边疆教育委员会委员”。这引起了中共的警觉。

1954年,朱焕章被调往贵阳,担任贵州省教育厅民族教育科副科长。1955年,在机关“肃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运动中,他被要求交代“立法委员”和“国大代表”的问题,以及要检举所谓的上级,不愿违背良知、依旧保有传统气节的朱焕章于当年底在贵阳黔灵山选择了自杀。死后,他被葬在黔灵山。2008年,当地政府要开发黔灵山,其墓地才被迁葬石门坎。

朱焕章离世后,厄运并没有消失。据朱焕章的女儿朱玉华回忆,文革期间,学校里关于批判其父亲是“帝国主义走狗、间谍”的大字报满天飞,也因为父亲的原因,她的一个考取了艺术学校的妹妹毕业后无法被安置工作,直到1981年父亲被“平反”后才有了着落。

结语

曾经教育水平高于汉族人的石门坎地区,在中共的摧残下,1949年后再没有出现一个本科生。1989年的调查显示,当地儿童失学率达到88%,10个人共用一床棉被,因贫困接受救济的家庭达到98%,其中文盲为80&……而曾经的学校、医院、游泳池、孤儿院都只剩下残垣断壁。毋庸置疑,残害了无数汉族人的中共,也是残害苗族人的元凶。如果没有中共,朱焕章们的教育兴国梦何至于中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