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从红二代马列教授到退党义工的心路历程

我叫唐丽娟,曾是黑龙江行政干部学院哲学教研室哲学副教授。我出身于红二代家庭,父亲是市长,我要将我的经历讲给所有的人:是中共将人变成魔鬼,而法轮大法教人向善,提升道德,这就是我做三退义工的原因。我想说,希望曾经像我一样被中共欺骗的好人,不要被中共迷惑。尽早退出中共及相关组织,向中共说“不”。

唐丽娟女士参与了“三亿退党大潮与共产主义终极目的”研讨会,会中讲述自己一路走来的过程,

她希望像她一样曾被中共欺骗的人,能够尽早退出共产党。(李莎/大纪元)

我叫唐丽娟,曾是黑龙江行政干部学院哲学教研室哲学副教授。我出身于红二代家庭,父亲是市长,丈夫是国家公务员,唯一的儿子在大连化工设计院工作,可谓家庭幸福和谐。

可是在法轮功被迫害后,我的家庭陷入了灾难之中。儿子在迫害中失去了生命,丈夫产生怨恨与我离婚,我本人被关进监狱3年半。一个幸福的家庭顿时家破人亡,这一切见证了中共的邪恶。特别在是《九评共产党》发表13年之际,《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新书发表,使我更加认清产共产党的本性。

儿子的变化让我也开始转变

1997年,读大学的儿子放寒假回家,我看到他的变化很大:原来生活费都是我给他,现在他不仅不要我的钱,还给父母买些礼物。原来是他在大学里打工、搞卫生挣钱养活自己。我只有这一个孩子,不免有些娇惯,对他照顾不周时,也会和我发脾气。现在他在大学里是班级的生活委员,对同学照顾得都很周到。特别农村来的生活很困难,他把他的衣服和生活用品都送给他们,直到毕业工作后,互相来往还很密切。上班以后他和同事相处得很好,他电脑打字速度超常快,同事都喜欢他也都愿意找他帮忙,他不厌其烦有求必应,不论分内分外。所以经常受到领导和同事的赞扬。

我看到他变得仁义、善良、乖巧、孝顺,心里也很欣慰。经过询问,我知道他是修炼法轮功的结果。

儿子的变化,让我产生了修炼法轮功的想法。特别是书中提到真善忍的原则,是我当时很接受的,我想这样做人多好啊。儿子帮我找到炼功点,于是我就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修炼后我彻底改变了。首先,母亲发现了我的变化,她说我变得温和、勤快,遇事也不计较了。记得有一年发年终奖金,没有发给我。要好的同事让我找校长,我说:我总请假去外地照顾有病的母亲,不给我也很正常。同事说你怎么炼功炼傻了,全校员工都有啊。我没有去争,自己直接把矛盾化解了。

原来我和丈夫也是矛盾重重,怨他有私蓄,怨他不管家,一大堆的怨。学了法轮功,和先生的关系也融洽了,心里平和了,没有了计较,没有了怨恨。

迫害导致我家破人亡

1999年7月,中共开始对法轮功实行惨无人道迫害,我儿子是其中的一个。他六次被非法抓捕、关押,经过四个劳教所的酷刑迫害,受尽各种酷刑。电击、撞墙、蹲小号、野蛮灌食、肋骨被打断了,不知昏死过多少次。

2003年冬天,我去辽宁葫芦岛劳教所,看儿子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看到他被铁铐拷在冰冷的硬板床上,鼻子插着灌食的管子,下身插着排尿的导尿管,处于生命垂危状态。我的心都碎了。在被勒索5000块钱后,劳教所同意他保外就医。

2004年圣诞节那天,我儿子由于尿毒症在痛苦中去世了。那时,他只有27岁。

一个和他关在同一劳教所的人说,警察让他写保证时,他写了江泽民的罪状,警察酷刑折磨打他,他绝食抗议,后来给他灌一些啤酒和不明药物。长期关押绝食,野蛮灌食内脏严重损坏。

儿子走了以后,他的爸爸因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加之对中共存在恐惧心理,他把失去儿子的痛苦、怨恨都转嫁到我的身上,提出与我离婚。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这样,我在失去了儿子之后,又失去了丈夫,我陷入家破人亡的绝境。

抛弃马列主义、无神论

绝境中,我在法轮功中看到了生存的希望。我反思自己——教马列31年,讲的大部分马列的基础理论。几十年一贯制不变,强调的是唯物论批判的是唯心论,一个是主观唯心一个是客观唯心。主观唯心不承认的思想是物质,客观唯心不承认有上帝的存在,认为是虚幻的,物质第一性的,是指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强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如果证明是错了那就用辩证法也叫诡辩论来辩解。左右逢源,一贯正确。它的唯物史观社会发展的理论,核心就是阶级斗争,填鸭式的灌输洗脑,鬼话说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

在邪党看来,实践是个变数。比如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浩劫,而党却说“没有经验”。死了那么多人不了了之,什么责任都不负。它的唯物史观讲人民创造历史,人是猴子变的,发展到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怎么发展呢?答案是:阶级斗争是社会发展的动力。中共一直沿用列宁给阶级下的定义,且几十年不变。占有生产资料就是统治阶级、领导阶级。否则,就是被统治、被领导。政权、物质财富都是斗争得来的。认为人类历史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就是与天斗,与人斗。一次运动接一次运动,杀死8000万无辜。

过去我们经常说的一句话:“马列主义上刺刀对人不对己。”它既揭示了马列主义的可怕,又揭示了马列主义将好人变成坏人,人与人之间的敌对关系。在这一理论下,没有祥和,没有理解,没有关爱,没有人情,有的只是斗、打、杀。它把物质和精神二者割裂后,为己所用,想怎么杀人就怎么杀。辩证法就是诡辩论,对立统一是为它的政权政策的变数立论的。比如它讲民主集中制,讲民主说人民当家作主,但人民争取权利的时候,它就强调集中。唯物史观中,阶级斗争是核心,为它的战天斗地立论。

马列理论体系不允许人有思维,有思想,只能照本宣科,不得越雷池一步。比如:八十年代讲到生产力生产关系上层建筑的关系,必然涉及到经济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要想解放生产力必须进行政治改革。

有一次,我发表我的想法:不能从专制体制解放出来,谈不上改革等。校教育长警告我:“你要注意了,要和中央保持一致。”其实,他知道共产邪党的理论是邪说。但是作为党的工具,是不能有思想的。

认清中共本质选择做一个理智健全的人

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后,我便开始讲起了法轮功受迫害以及如何认清中共本质的事实真相。上告无门我就自己做资料。不久,我在深圳被非法抓捕。他们将我非法关押在广州女子监狱三年半。我经历了炼狱般的苦难,受尽了各种酷刑折磨。

他们把我一个人单独关在一个小房间里。小房间很恐怖,不让睡觉,十几个人轮班看管。有时打瞌睡,就被它们用笔尖往腿的肉上扎,隔着一层裤子最后腿肉一个个小红点化脓和裤子粘在一起。

近20天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裤子湿了硬蹋干了,不给洗漱,不让吃饭,承认是罪犯才给吃。当你绝食不吃时就灌食。不让购买日用品,不给洗漱,人体散发着臭味,然后发动全监室人骂你、侮辱你,罚站一站六、七个小时,薅耳朵,打头。

一次,劳动车间丢了把剪刀,警察把所有人全身扒个精光检查,广州女子监狱外表冠冕堂皇、文明。实际上,监狱是人间地狱,把人折磨得跟鬼一样。

共产党对法轮功学员的面目更加狰狞。犯人先吃饭,挑走肉和青菜,我们吃她们剩下的盘底。这些盘底折摞在一起,有的嚼剩下的菜梗都在里面,不吃没的吃,为了活命含着眼泪往下咽,在小房子里长期让你坐一个烂了的小塑料凳子,屁股坐烂了和裤子粘在一起,上面坐一排普犯拿纸和笔,记录我们的一言一行,然后向狱警汇报,狱警每天轮番过来教训。

一次犯人拿一摞子厚书往我身上砸,书落在地上逼迫我把书捡起来,交给她们,再接着打。身体上的疼痛和被人侮辱,心灵上的痛苦,让人精神崩溃。

警察专揭伤疤说:你儿子死了,你不转化你也得死;你不能说你儿子是共产党迫害死的。它不仅破坏人的身体,更摧毁人的精神,用更残忍的手段强迫你转化。失去了儿子的我,亲戚朋友离得远远的,我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我感到是那么的无助。这是一般人难以承受和想像的。

我出生于五十年代,上中学的时候,赶上文化大革命,停课闹革命。六十年代,上山下乡,我又下了乡。后来当上了工农兵大学生,学的是哲学专业。那时候的大学都不正规,而我学的净是马列理论。虽然我在党校教授哲学31年,但是也没有什么含金量,可以说是混出来的。因为我满脑子都被灌的邪党的理论,我又被迫把这些东西宣讲给在党校上学的人,都是要提拔当邪党所谓干部的人。现在想起来真是可怕极了。

在邪党的社会里,该学知识的年龄却搞打砸抢;该成家的时候上山下乡;该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家破人亡,中共坑害了多少人哪!

经历的太多,我想我不能在中共治下像动物一样活着,我逃离了生我养我的故土。现在我生活在一个信仰自由的国度,不仅是一位退党义工,更重要的是一个理智健全的人。

我要将我的经历讲给所有的人:是中共将人变成魔鬼,而法轮大法教人向善,提升道德,这就是我做三退义工的原因。我想说,希望曾经像我一样被中共欺骗的好人,不要被中共迷惑。尽早退出中共及相关组织,向中共说“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